初選結束,階段性路線革命開始

Monday, July 22, 2019

 

中國國民黨終於完成了總統黨內初選,確定由剛就職高雄市長半年的韓國瑜出馬。而民進黨經歷了三個月纏鬥,也確定提名蔡英文總統爭取連任。暫且不論國民黨或民進黨是否會分裂出其他候選人,但就此時此刻而言,兩黨都產生了各自不符其傳統黨性的候選人,實際上是兩黨路線革命的盤整。

民進黨確定提名蔡英文總統。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國民黨過去努力形塑在台灣社會的形象,就是高級、菁英、字正腔圓的北京話(背後代表的是省籍),以及建制派和體制派。民進黨則自黨外以來,強調的就是抗爭反體制,產生的候選人基本上台灣話流利(背後代表的也是省籍)、白手起家的中產階級、原生家庭是中下階層出身。

 

因此,自總統民選以來,我們不會看到民進黨群眾或文宣,是去教育中國國民黨這樣子做體制內不行、那樣子做沒水準等。因為為什麼這樣子做是可以的,或什麼才是水準?這套標準長期都是中國移民世代樹立的。相反的,國民黨不會以庶民自居,不會以插科打諢為喜,一定強調自己的語言優勢、體制經驗。兩黨的標籤長期以來都不曾改變。

 

但是明年的總統大選,兩黨卻走到各自不同於歷史的十字路口。韓國瑜象徵的除了省籍以外,其他都不是中國國民黨傳統所好,更不用說他去年贏得的高雄市長職務,在國民黨眼中實在是不值一提的職務。而民進黨的蔡英文總統,象徵的是民進黨為了解決馬英九危機而推出的類似候選人,但是歷史弔詭的發展,反而讓民進黨和國民黨在光譜象限上出現了相反的位置。

韓國瑜不是中國國民黨傳統所好。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然而,這兩個不符合傳統黨性的候選人,其實也是經歷了兩黨內傳統黨性者的挑戰反撲,包含郭台銘、朱立倫和賴清德,惟均落敗,朱立倫更是大嘆自己時運不濟,網紅世代距離他太遙遠。總之,暫且不論有無扣除體制本身表態的問題,但結果論而言,兩黨走向在2020年之前都朝著不符合原先預期的方向發展中。

 

美國曾經有一本很有名的經典政治學著作《美國反智的傳統》。裡面談美國人怎麼看待知識分子,怎麼看待政治菁英,作者很重要的論點是,美國人民並沒有永遠的欣賞菁英,而是隨時起伏不定。

 

同樣的,台灣也走向了起伏不定的十字路口:反智勢力在台灣不可思議的達到巔峰。或許有人認為,這股潮流是藉著國外獨裁政權所起,但重點是那個養分是什麼?其實就是馬英九八年+蔡英文總統四年,讓人民對於「政治正確」、「XX改革」這類問題已經感到厭倦,寧可相信一個怎麼看都不可思議,但似乎距離感生活較沒有那麼遙遠的候選人。

 

最近,Archie Brown《強勢領導的迷思》,內文有一段話是這麼說的:「人民會把票投給激發正確情感的候選人,而不是提出最佳政見的候選人。」馬英九、蔡英文兩位總統幾乎有一模一樣的博士學者特質,會強調自己要多談政見以及指出問題的解方,但他們往往忽略了,解方背後的溫度。

 

因此,很多事情都慢慢被顛覆,讓台灣未來一步步朝向反智者所喜的方向前進。過去強調政績、政見,似乎在當下的歷史階段已經失敗。例如高雄市長提不出自己高雄市政績,總統初選不曾有亮點政見,但是靠著死忠粉絲加上語不驚人死不休就足以致勝。而有高雄市進步經驗、經濟發展數據、台商回流等,反倒一步步在選戰遭遇挫折。

 

2020年的總統大選,不只是反智與否的對決,若加上親中反中因素,選舉結果將影響台灣甚鉅。民進黨要戒慎恐懼,勿對人民失溫,尤其是中老年人問題何解?文青詞彙真能打動?若低估這些問題,反智傳統的反噬,台灣未來將會不堪設想!

 

 

 

作者為台灣大學碩士生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