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魄力,只剩傲慢的幹話

Sunday, June 23, 2019

 

香港人為了反對逃犯條例修正案,為了爭取司法與政治自主權,而在酷熱的六月天接連百萬與兩百萬人上街頭抗議,以血淚展現正義感、勇氣與決心,贏得當國際社會和媒體的關注和聲援。與此同時,臺灣的首都市長柯文哲以類似「不需要對中國惡言相向」、「不會因為一點小風小浪改變立場」、「統戰在中國很正常,在台灣被污名化」做為回應。

 

一個具有強大正當性的行動,在他眼中竟是如此不堪,似乎顯得有些時空錯置,完全無法放在民主精神和時代脈絡加以理解。但明眼人應該不難看出,柯文哲的反應是「摸蛤兼洗褲」:一方面延續對中國從不失言、勤於對中國輸誠的立場;另一方面持續攻擊設定的總統大選競爭對手蔡英文總統。以「恭喜皇上」和「同情賴清德被做掉」揶揄民進黨初選結果,而對習近平又說「他在北京當皇帝關我什麼事」。

柯文哲持續攻擊蔡英文,揶揄民進黨初選結果。卻認為統戰在中國很正常,在臺灣被污名化。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柯文哲說統戰在中國很正常,在臺灣被污名化。他難道不知道統戰指的是「統一聯合戰線」,透過滲透、情報活動甚至暴力手段,聯合盟友打擊敵人,藉此奪取政權?他宣揚中國官方的統戰基調「兩岸一家親」,毫不避諱地派副市長參加以統戰為目的的海峽論壇。每當蔡英文總統對於台灣主權和中國迫害人權發表談話,柯總是不忘和中國站在統一聯合戰線,以蔡總統為敵人發動攻擊。

 

柯文哲這些反應自然不能視為失言,事實上他不只對中國從不失言。包括「臺灣的女人不化妝會嚇死人」、「從來沒餵過小孩牛奶和換過尿布,我太太很認命」、在議會拍桌罵「操」、政見發表會上趾高氣昂地指責「你們臺灣人」,諸如此類嚴格來說都不是說錯話,而是典型洩露心機或潛意識的「佛洛伊德說溜嘴」(the Freudian slip of tongue)。

 

如果在不經意的情況下說錯話,表現出自己隱藏的另一面,一般人會否認,自我道德要求稍高的人,甚至還會誠懇的道歉與改正。但傲慢如柯文哲的人則不會,依然我行我素,標榜自己素樸直言的性格。

 

事實上柯文哲顯露的是一種犬儒的性格(cynical personality),自覺是最理智、最清醒、最看清楚現實的人。但那樣的理解無助於改變行為,好像自己站在一個無庸置疑、完全置身事外的位置。柯文哲在理智上不見得不知道自己做了不當的發言,但是在行為層次上依然如故、我行我素。

 

柯文哲從來都不是政治素人,「素人」原本也只是用來掩飾他工於心機與算計的性格,淋漓盡致地實現他所標榜的科學理性和效率。而現在「素人」這個假面的剩餘價值早已被榨乾,他已不再需要偽裝。

 

他的魄力只在於上任第一週,拆忠孝東路公車道和飆罵信義分局長「再有愛國同心會打人,我就叫你走人」。魄力變成破例,讓大巨蛋的問題一再讓步,變成「不能老是為難人家」;讓當年競選期間信誓旦旦要查到底的「五大弊案」,變成「無大弊案」。

 

柯文哲和中國站在統一戰線,把民進黨政府視為仇敵,持續激化對立——「抹紅」真的如他所說的是民進黨的專長嗎?這樣早已被國際媒體認證完全向中國傾斜的柯文哲,和他主政下五星旗四處飄揚的台北市還需要抹紅嗎?對他而言,有沒有進步的核心價值和誠信、對於臺灣主權有無堅持都無所謂,能贏得選舉最重要。然後呢?

 

近日網路出現一股「柯粉懺悔」或「柯粉轉柯黑」的行動號召,許多人包括筆者本人都為2014年票投柯文哲表示後悔。有人不禁假想,如果當年沒有MG 149案,如果當年不是連勝文,如果當年民進黨沒有暗助或明助,柯文哲還會是現在的柯文哲嗎?如果!

 

後藤新平在1898年對於台灣人民族性三大特質的評論「愛錢、怕死、愛面子」似乎還適用於今日的臺灣人。得過且過、沒有核心價值、生存利益大過一切,這樣的民族性和外來統治政權一個接一個的歷史經驗不無關聯。

 

國民黨帶來的中華民國體制也很「接地氣」,從反共抗俄、漢賊不兩立、虛構的九二共識、到化獨漸統都還有一定的市場。這樣的民族性也說明了,為什麼會出現柯韓等政治領袖發跡和崛起的潮流。

 

特別對於一些從小生長在五光十色臺北市的中年和青年族群,他們對於臺灣主權沒什麼堅持,討厭民進黨,又覺得投國民黨丟臉,就變成柯文哲最強大的支持力量。再加上最近一些所謂的「老綠男」和「獨派人士」對於蔡英文的攻擊遠強過對於中國的攻擊,甚至有不少地方電台,也已被收編到柯文哲認為很正常的統戰網絡,種種條件都構成柯文哲估算2020這一局勝負的籌碼。

 

他說過的「如果是小英出線,他就不選2020」,顯然也只是一句幹話,現在包括他自己還有誰真的在乎?

 

 

威廉.道布森(William J. Dobson)在2012年出版的《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中,預言中國不會走向集中營和警察國家型態,顯然有失精準。但是讀者從該書可以看到,當前的獨裁者和極權主義國家,越來越脫離北韓那種彷彿超脫現實演變、又老又笨重的型態,而是會挪用媒體和民主程序、寄生在全球化體系的型態,會隨著政經局勢調整和演化。

 

韓國瑜和柯文哲,一熱一冷,荒腔走板的狂熱容易吸引媒體和社會關注,柯文哲冷冷的傲慢、幹話和算計不易察覺,如同平凡的邪惡更令人感到毛骨悚然。臺灣人面對2020不確定的局勢,在乎誰贏誰輸之外,也關乎臺灣的民主體制和價值會走到哪裡。

 

一個認為香港人爭民主——都已經有人被逮捕和犧牲生命!——只是「小風小浪」,對於四處收買和操控媒體、散佈假消息、介入各國政局、甚至連學術和教育都進行滲透的統戰,會認為「很正常」的柯文哲,如果宣布參選總統,如果勝選,會讓台灣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體制和生活走到哪裡,就沒什麼「如果」了!

 

 


作者為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