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進步價值團結我們:台灣人參加波士頓同志大遊行

Wednesday, June 12, 2019

 

六月份是美國的驕傲月(Pride Month),每個週末各大城市都會舉行盛大的同志遊行。在美國的東北部,這也是風和日暖的時節,沒有盛夏的溽暑,也沒有初春時的陰晴多變,非常適合男女老少出遊,一同踩街。

 

台灣人最早組團參加美國同志遊行是在紐約,那不只是台美人聚集的重鎮,也是當初石牆事件的震源地。麻薩諸塞是美國最早承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州,在2004年的州最高法院提出歷史性的判決,遠早於2015年聯邦最高法院的介入。也因此,台灣人組團參與波士頓的同志大遊行,別具特別意義。

 

這是第二次台灣人以共同名義,參加這場頌揚真愛、包容與自我表達的嘉年華會。在2018年,約有四十、五十人參加;在今年六月八日,受到台灣同婚合法化的激勵,參與規模更是突破一百人。在TAIWAN彩色英文字母的人體舉牌員前導下,參與者高舉代表台灣的圖案(島嶼、黑熊)或獨立鯨魚旗,手上拿的海報強調台灣是亞洲第一,成為遊行過程中顯目的隊伍。在馬路兩旁圍觀的人士,不時傳出「哇,那是台灣」,有些較知情的人還會提到台灣最近才完成婚姻平權。

 

今年六月八日,受到台灣同婚合法化的激勵,在TAIWAN彩色英文字母的人體舉牌員之前導下,參與者高舉代表台灣的圖案(島嶼、黑熊)或獨立鯨魚旗,成為遊行過程中顯目的隊伍。圖片來源:Boston Taiwanese for Equality

 

波士頓是新英格蘭六州的政治經濟中心,就如同其他美國大城市一樣,經常有大型的活動,例如感恩節遊行、聖派翠克節遊行、波士頓馬拉松等。由於同志運動長期的努力,同志遊行已經高度主流化,與這些帶來大量觀光人潮的活動一樣,成為城市行銷與宣傳的亮點。

 

光是今年遊行報名隊伍的名單就長達40頁,參與團體包羅萬象,包括政治人物(州長、聯邦參議員)、教會、學校、社區、醫院、倡議團體等。企業團體也非常廣泛,波士頓在地的生技產業,踴躍參與自然不在話下,其他公司行號還包括了連鎖超市、銀行、高科技業(如Lyft)、軍火業(Raytheon公司),甚至連進步派人士向來抨擊的沃爾瑪(Walmart)也有員工參與。


台灣隊就是夾在美國銀行與戴爾電腦之間,在整個遊行陣仗中算是很顯眼,原因在於這是非常少數用族群身份參與的隊伍之一。其他兩個名單上可以找的例子,就是英國與愛爾蘭,不過那兩個團體都是由母國領事館發起。而這兩年的台灣隊,則是完全依賴民間人士的自發動員,沒有動用外館的人力與物力。

 

主事者以「波士頓台灣人支持平權」(Boston Taiwanese for Equality)的名義參與,這個臉書社團還發動了網絡群募,在半天之內就獲得了美金一千元,用來支應報名費,還印製精美的卡片,在現場廣為發放與分享。「讓世界看得見台灣」,顯然是大部分參與者的心聲,無論他們的身分是剛來的留學生,亦或是已經定居、成家立業的移民。然而,除了提高國際能見度以外,組團參與這場盛會仍是有其他的政治效應。

 

主事者是「波士頓台灣人支持平權」(Boston Taiwanese for Equality)的名義參與,這個臉書社團還發動了網絡群募,在半天之內就獲得了美金一千元,用來支應報名費,還印製精美的卡片,在現場廣為發放與分享。圖片來源:Boston Taiwanese for Equality

 

首先,美國亞裔向來被視為某一種「模範少數」(model minority),他們不像黑人積極爭取民權與正義,彷彿他們只是安安靜靜的努力賺錢、用功唸書。過往的海外台獨運動前輩四處奔波,積極遊說國會議員,且向行政當局施壓,其成果有目共睹;不過,這些努力通常是針對美國的對台政策,而較少跨進主流政治的議程,參與美國內政議題的討論。

 

在美國的政治版圖,麻州向來是自由派主導的深藍州。與當地政治人物交往,呈現台灣也是屬於進步陣營的一環,與美國自由派享有聲息相通的價值信仰,也是重要的一環。尤其是當前川普政府與中國的關係緊張,對中鷹派取得上風,台灣從中開始獲得若干美國政府的協助與承認。


然而,台灣也要避免只是因為美國反中風潮,而獲得暫時性的優勢。要更加深化美台友誼的方式,即是著眼於共同的人權與民主價值。就這一點而言,台灣年輕人深信相愛即是人權,並且願意站出來表達這個信念,即是軟實力外交的具體展現。

 

其次,就政黨立場而言,國內與國外的台灣人都是呈現藍綠分歧,對於中國要採取何種態度也有根深柢固的不同見解。但是許多民意調查都顯示,越年輕的台灣人就是越支持婚姻平權的訴求,原因在他們周遭都可以找到同志身分的朋友,早就司空見慣了。一般而言,二十幾歲的台灣受訪者有八成是支持同性婚姻,而這個紮實的進步價值共識,是有可能凝聚更壯大的台灣認同。


在今年的波士頓同志遊行中,參與的年輕台灣人有藍有綠。有些人的政治立場偏向國民黨;也有堅定的獨派,拒絕拿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也許更多的是沒有既定立場的人士。不過,這並沒有造成彼此的分歧。能夠凝聚這一群海外台灣人,讓彼此協力合作的,已經不再來自某些號稱「台灣之光」的運動選手,而是共同堅信的政治理念。而且,我認為,順著這條進步價值齊步前進,這些遊行參與者會遲早抵達共同的終點,那就是一個自由而獨立的台灣。

 

 

 

作者為六年級前段班的中年大叔,目前育有一女一子。從小在繁華的西門町長大,看盡台北西區的沒落與重生,結果當教授的薪水在台北買不起房子。現在是靠研究與教學為生,任職於台大社會系。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