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真是最強藍血人嗎?(下)

Monday, June 10, 2019

 

 

或許韓國瑜代表的,就是國民黨基層對於馬英九時代「溫吞」形象的反彈。支持者從2014年佔領立法院事件之後,感覺吃了一股無法發洩的悶虧,直到韓國瑜爆破性的登場,才彷彿找到救世主一般地興奮。圖片來源:華視新聞Youtube

 

不久之後,民進黨持續對柯文哲施壓,韓國瑜藉故辭職去參選國民黨黨主席,柯文哲只好忍痛放手(本來甚至要韓當副市長)。之後又發生吳音寧事件,各方媒體圍攻北農光明頂,透過攻擊吳音寧,也成就了「賣菜郎」的光環。

 

但為什麼國民黨支持者這麼興奮?

 

問題在於,過去國民黨長期壟斷權力,政壇也大多是外省人的政治菁英;而民進黨因為出身社會運動,表面上草根性比較強。所以九〇年代的台灣社會普遍有一種刻板印象,就是「民進黨支持者都是中下階層,國民黨比較偏白領階級」。民進黨籍民意代表如果在國會言行過激,就可以給他們貼上「沒水準」及「暴力政黨」的標籤。

 

當然,民進黨的草莽形象只是為了對抗威權。隨著政治的開放,民進黨也開始改變經營策略,減少衝突形象。以新潮流為例,民進黨在九〇年代後開始培養新世代人才,包含後野百合的一批知識青年,諸如林佳龍、鄭文燦、鄭麗君及陳其邁等等,都是這個世代的人,是承接美麗島世代的接班梯隊。他們共同特色都是非常斯文,沒有上一輩的「草莽」氣質。

 

當然,國民黨也有自己的青年人才培訓庫,例如青年團等等,徐巧芯就是青年團總團長出身。過去馬英九時代為了跟民進黨一較高下,大量啟用了「辯論圈」出身的年輕人。例如第二屆的團長,國民黨最年輕的中常委(青年團團長為當然中常委)黃執中,他就是學生辯論圈內的傳奇人物。黃執中本人也曾指出,國民黨論述能力比不上民進黨,所以要培養有論辯能力的年輕人加入。

 

政黨兩次輪替之間,藍綠兩黨發展軌跡剛好相反。民進黨想要擺脫草根形象,所以接班梯隊都比較偏向菁英型態;而國民黨也力求轉型,不再依賴馬英九時代的貴族形象,所以希望能找到「戰力強」的年輕人加入,直白來說就是要找會吵架的人來助陣。

 

沒想到歷史非常諷刺,國民黨新一代的連勝文或蔣萬安還沒有能力接棒,異軍突起的韓國瑜就填補了這個空缺。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斯文形象的陳其邁,對上「草莽」的韓國瑜,反而屈居下風。藍營支持者樂見韓國瑜「妙語如珠」,完全擺脫馬英九時代的菁英包袱,於是就出現了兩黨間刻板印象的巨大翻轉。

 

或許韓國瑜代表的,就是國民黨基層對於馬英九時代「溫吞」形象的反彈。支持者從2014年佔領立法院事件之後,感覺吃了一股無法發洩的悶虧,直到韓國瑜爆破性的登場,才彷彿找到救世主一般地興奮。如同那位參加韓國瑜造勢大會上的大叔,高喊:「這(國旗)!這多久沒看到了?…‥我們的國家都不見啦!我們的國家快不見了!」

 

每個人都有自身的認同,當混亂或被否定,就會產生焦慮。國旗大叔的語言不能用字面上來解釋,因為親中的國民黨,也很可能走向統一,讓中華民國「消失不見」。所以與其說韓國瑜擅長庶民語言,不如說是藍營與保守派面對民進黨完全執政,產生認同焦慮,並藉由韓國瑜帶來集體的「復仇感」比較恰當。簡單說,就是復仇者聯盟。如果同樣一套庶民語言,讓朱立倫或王金平說出來,效果肯定是不一樣的。

 

所以韓國瑜並不是懂得催眠術,而是國民黨支持者剛好需要這樣的領導人。

 

題外話,靠著時勢崛起,而非本身的能力,就必須要有強大的後勤部隊。柯文哲在第一次參選的時候,泛進步陣營全力支持,柯文哲也充分授權給幕僚操作,所以包裝得非常漂亮,讓他可以不斷失言又保持進步形象。但近日柯文哲在六四貼文之後說:「那是幕僚叫我寫的。」出現這種矛盾,柯文哲可能要跟後勤部隊多多加強溝通。

 

回到韓國瑜,他的聲勢雖然來得又快又強,他又不願踩下煞車,首當其衝就是要直接跟藍營候選人對撞,王金平不再參加初選就是顯例。郭台銘、朱立倫以及其他山頭(馬英九、王金平與吳敦義等)各自代表藍營不同的社群觀點,比方郭台銘就代表廣大的經濟選民。

 

過去韓國瑜喊出「經濟一百,政治零分」,但觀察他身為高雄市長的作為,表現出來的卻是高度的政治展演性格,市民所期待的經濟奇蹟,大概只反映在房價上漲。而郭台銘參選之後,這些選民又找到更可靠(但不見得更實際)的寄託對象,與其相信發大財的夢想,不如直接初選支持「白手起家」的台灣首富。

 

郭台銘參選之後,這些選民又找到更可靠(但不見得更實際)的寄託對象,與其相信發大財的夢想,不如直接初選支持「白手起家」的台灣首富。圖片來源:華視新聞Youtube

 

火車頭已經衝了出去,後勤部隊呢?韓國瑜當選市長之後,潘恆旭和王淺秋算是重要的後勤幕僚,但他沒有遵照潘恆旭「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的建議。以中華文化的觀點來看,韓陣營過度自信,認定自己會是朱元璋,但在沒有廣結善緣之下,很有可能會變成陳友諒。

 

而且筆者認為,其中「高築牆」最為重要,就是說韓國瑜目前的本陣是在高雄市,但他的基礎還很薄弱,尤其是議會方面還沒有完全磨合。在會期最後一天,跟民進黨議員在口角中結束,更是下下之策。如果韓國瑜想要在高雄埋鍋造飯、長期抗戰,那麼跟在野黨議員拉扯抗衡是有必要的。韓國瑜想要在八月之後問鼎總統寶座,勢必全台到處跑行程,如果沒有先安撫議會,那今年市政的不確定性就會變很高。

 

地方議員都是靠市府的各種補助及資本門預算(工程款)在吃穿。如果韓國瑜無法親自統籌議員的大小需求,在地方的影響力很快就會流失,議員和里長配合意願會越來越低。就像去年選前宜蘭、台南及高雄只有代理首長坐鎮,最終導致選情拉不上來一樣。

 

目前韓國瑜在高雄的民調已經拉起了警報,連登革熱疫情都恰好大爆發(順帶一提,2015年台南登革熱疫情大爆發的時候,也恰好是賴清德拒絕進議會之際,當然這時間點可能是巧合),韓國瑜如果不再趕快回防高雄,展現執政魄力,很有可能初選通過之後,本陣會最早出現動亂。最後韓國瑜的空氣票,很有可能就會回到柯文哲的手上。

 

由上所述,韓國瑜會是國民黨最強的人選嗎?變數應該還是非常大。本文的彩蛋是,朱立倫大概會是國民黨最穩定的候選人,他能保持一定穩健的中美關係(畢竟美國人曾經很保護他),而朱立倫的身家背景也早就在歷次選戰中被檢視得差不多了。加上十幾年的地方首長經驗,有相當的後勤資源,與地方派系還有媒體的關係也都保持良好,就不會像是郭台銘或者韓國瑜一樣充滿不確定因素。

 

蔡英文最強的就是政策面的部分,而且近來也在補強對外公關的部分,如果年底要短兵相接,大概只有朱立倫能保持理性,進行政策攻防,又能保持各派系平衡吧。

 

 

 

 

作者為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生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