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六四才能正確認識媒體統戰的可怕

Thursday, June 6, 2019

 

今年正逢六四30周年,最近有許多六四的紀念活動,主軸多圍繞在台灣民主與中國暴政的對照,或說台灣的民主是中國改革的力量。但台灣民主受到中國強權威脅的現狀,也是紀念六四時不能忽略的面向。本文認為,在有關六四的各種論述中,缺乏正視該事件對台灣當代民主的潛在影響,反而只著重在紀念三十年前的悲劇,彷彿眼前國內政治的喧囂與六四的紀念是兩條平行線。

 

今年正逢六四30周年,最近有許多六四的紀念活動,主軸多圍繞在台灣民主與中國暴政的對照。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中共建國以來就有統治正當性不足的問題,更因文化大革命的災難使其政權面臨道德危機。原本1989年的那場學運是中國政治轉型的機會,但由於共產黨的危機感而做了屠殺示威者的決定,更加深其統治正當性危機。那麼,六四發生之後的這三十年來,中共做了哪些事情來鞏固其統治呢?主要以下列三種方式。

 

第一是藉由經濟改革讓人民賺到錢,使人民感佩中共的領導有方。第二,透過民族主義的宣揚與愛國教育,使人民對中共的統治產生心理依賴,以維持政權穩定。第三,標榜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洗腦人民相信華人社會不適合西方式民主,因此任何鼓吹民主者都是受到外國勢力指使要來阻礙中國順利發展的陰謀。但是,偏偏台灣擁有舉世皆知的民主成就,恰恰成為揭穿中共謊言的最佳例證,因此每當其面臨統治危機時,台灣的民主就如芒刺在背。

 

中共基於維護其統治正當性,有充分的動機要破壞與顛覆台灣的民主發展。從民主機制的內部去顛覆民主,企圖將台灣的政治轉為被其操縱的傀儡,讓台灣民主成為國際上的笑話。

 

民主的意義就是多數決,民主的政治操作就是數人頭。因此中共利用村里宮廟和教育單位等組織戰來操縱台灣人,收買人心,培養在台代理人當選各級代表,而台灣政府對此卻毫無警覺,讓中共在台灣的基層堂而皇之地展開金錢攻勢(給錢的就是爸媽)。

 

除了組織滲透外,媒體的洗腦是中共的另一項重點。台灣媒體受到紅色滲透的狀況是舉世第一,而其濫用新聞自由當作神主牌的惡行卻無往不利,連「報告國台辦主任,我買了中時」這句話都無法讓這社會認真討論究竟該媒體是否還有做為媒體的資格。

 

於是,這些年來紅色力量對媒體的控制也就變本加厲,賣力吹捧特定政治人物、成立媒體的護衛隊……,這種罔顧新聞專業的奇特做法,還真難找出其他民主國家也有相同的例子。根據6月5日NCC公布的去年九合一大選競選期間電視新聞報導觀察的統計結果,十一個電視台中報導最多的候選人為高雄市長韓國瑜,其中,中視、中天對韓國瑜的報導則數和秒數皆超過5成。這些數字證明旺中確實塑造了電視中的韓流現象。

 

根據6月5日NCC公布的去年九合一大選競選期間電視新聞報導觀察的統計結果,十一個電視台中報導最多的候選人為高雄市長韓國瑜,其中,中視、中天對韓國瑜的報導則數和秒數皆超過5成。圖片來源: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FB

 

選民在乎什麼並不是憑空而來,主要是受媒體的影響,媒體具備議題設定的效果,決定閱聽人對議題重要性的認知,這點早就被許多傳播研究證實。而主流媒體對政治人物形象塑造以及議題設定的影響,並不因進入網路與社群媒體時代有太多的變化,因為畢竟會多方蒐集網路資訊再加以判斷的是少數人,而被偏頗資訊餵養的人仍佔大多數。

 

「打台灣不如買台灣,買台灣不如騙台灣」,這句話充分說明中共對台的戰術,如上所述,買台灣就是以金錢攻勢滲透到村里宮廟和教育單位,這是組織戰。騙台灣就是媒體與網路的資訊混合戰。這些戰術的結合運用,其戰略目標就是維護中共統治的正當性,使台灣民主混亂崩潰,讓中國人看台灣民主的笑話,進而相信習近平才是賢明君王。

 

由於中共對六四資訊封鎖之嚴密,當今中國大多數人已沒有六四的相關記憶,因此六四之於台灣的意義甚至比在中國的意義更深。在紀念六四30週年的此刻,我們該認知到台灣民主是面臨專制政體滲透的最前線,我們若繼續對中共的組織戰沒有警覺,若繼續對中共傳聲筒的媒體沒有任何法律手段去管制,那麼我們確信自己還能維持台灣的民主嗎?要說台灣的民主是華人社會的驕傲,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而現實卻是,我們正在倒退走。

 

 

 

作者國中時綽號為費雯,大學念台大經濟系,研究所念新聞,於日本京都大學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曾任公共電視研究員,現在在傳播學院教書。關注各國影視產業發展,也喜愛追劇以及考察各種庶民史,相信數位時代中仍存在著具支配力的媒體,因此需要公民持續監督。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