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週年不僅是中國的事情,其實,也是台灣的事情

Monday, June 3, 2019

30年前,中國爆發了舉世關注的學生運動和民主運動(六四天安門事件),最後以舉世震驚的悲劇收尾。圖片來源: 達志影像/美聯社

 

30年前,中國爆發了舉世關注的學生運動和民主運動(六四天安門事件),最後以舉世震驚的悲劇收尾。這件事,不僅僅影響和改變了中國,也影響和改變了世界,並因此而成為世界當代史上的一件大事。

 

30年過去了,全世界都沒有遺忘八九民運和六四鎮壓──除了發生地中國以外。我們這些這場運動的當事人,當然更不會忘記。為此,我們華人民主書院和香港支聯會一起,從5月17日到20日,在台北召開了連續三天的大規模的紀念六四30週年的國際研討會。

 

會議非常成功,但是,除了成功之外,還有一些因素,值得提出來思考:

 

第一,這場國際研討會,堪稱這次六四30週年紀念,全球各國各種關於六四問題的會議中,規模最大的。不僅有十幾位當初那場運動的組織者和參與者,更有國際知名的西方學者,大批民運人士集結在台北,引起了國際媒體的極大關注。據主辦方統計,三天的會議,前來採訪的西方媒體超過50家。有趣的是,會議在台灣召開,台灣媒體眾多,但是儘管有地利之便,前來採訪的,不超過10家。

 

媒體的冷淡有各種因素,包括一些中共的同路媒體,恐怕早就得到北京的指令,不得予以報導。但是台灣民眾對這個會議,甚至對六四問題的冷漠,才是關鍵。而這種冷漠,難道不值得深思嗎?

 

台灣進步力量多年來追求的目標,就是台灣被國際社會接納和看到。你如果希望被國際社會看到,但是對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的問題,一點也不關注,這難道不是自相矛盾嗎?一方面要走入世界,另一方面,對世界上的事情冷漠,走向世界的路要怎麼走下去呢?當然,有人說這是中國的事情,跟台灣無關。但是,如果台灣人只關心跟自己有關的事情,又有什麼資格要求國際社會關心台灣的事情呢?

 

第二.這次會議,籌備已經一年,原來是準備在香港召開的,畢竟香港是唯一屬於中國的領土卻可以公開悼念六四的地方。過去的10週年,15週年,20週年,25週年,香港都承辦了大規模的六四研討會。然而今天,這樣的會議只能改到台灣來召開了。原因已經不僅僅是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無法進入香港,更嚴重的是,在今天的香港,召開這樣的會議,已經存在一定的風險了。這件事,其實也很值得深思。

 

這件事可以說是一個標誌性的事件,它鮮活地證明了,香港,在1997年回歸以後,經過21年的溫水煮青蛙式的滲透和影響,已經徹底淪陷。不要說一國兩制已經成了一個笑話,就連民主人士的人身安全都成了問題。中共對香港有組織、有計劃、有耐心地進行全面控制,到今天已經讓全世界看到了成果。

 

我的問題是:連一個敏感的國際會議都無法在香港召開了,香港已經徹底淪陷。那麼接下來,中共的下一個目標是誰呢?其實大家都知道答案:台灣。然而,台灣人對香港發生的事情,令人驚訝地,也是沒有太大的興趣。這是令人不可思議的麻木。

 

要知道,今天中共在香港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操練,都是嘗試,而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拿下台灣做準備。按理說,仔細關注香港發生的一切,早一點開始防範,也正是台灣人要做的事情。但是台灣人依舊冷漠。兩軍對壘,一方虎視眈眈,慢慢開始佈局;而另一方選擇鴕鳥戰術,假裝危險還離得很遠。這樣的對峙持續下去,台灣會有勝算嗎?

 

六四30週年,不僅是中國的事情,其實,也是台灣的事情。我的這個結論或許突兀,但是懇請台灣的讀者深思。

 

 

 

作者是1989年北京學生運動領導人之一,哈佛大學歷史系博士,現為華府智庫「對話中國」創辦人兼所長,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合作研究員。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