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黨槓四黨……南韓國會爆走癱瘓中!

Wednesday, May 8, 2019

 

 

自由韓國黨並不罷休,除了派人破壞國會的傳真機,阻撓議員連署的簽字名單送交,更高喊著「守護憲法」,集體佔領國會內委員會議會室,要阻撓快軌案表決,最終仍不敵其他朝野4黨的防禦,最後,快軌案成功獲得指定。圖片來源:作者截自 FACT TV

 

想必各位閱聽眾近來或多或少、都有看到南韓國會衝突的新聞。台韓可謂「同病相憐」,國會議場內的杯葛衝突時時刻刻登場,議員撕破臉、吵架推擠、黨團對峙甚至上演全武行的場面,經常登上國際媒體版面。而這次南韓國會大亂,是繼2011年底、保守派強行通過韓美FTA後,最嚴重的對立局面。

 

關鍵在進步派的執政黨共同民主黨,與正未來黨、民主和平黨及正義黨等3個規模較小的在野黨,聯手通過將3項法案送入「快軌程序」立法。3大法案包含《檢警搜查權調整法案》、《高級公職人員犯罪搜查處設立法》、與《(國會議員)準聯立型比例代表制選舉法》。

 

前2項法案,是文在寅總統在競選時就提出的政見,主要是考量南韓檢方權責過大,近來又屢傳檢調遭外力干預,對諸多爭議案件在最初搜查階段都敷衍放水,重創司法公正性,文總統與執政黨遂開始打出「司法改革」口號,主張將經濟金融以外案子的搜查權,移轉至警方,以防止檢調「過分肥大」的問題。

 

「高階公務員不正行為搜查處」則相當於廉政公署,是要調查前現職的政府人員的不法問題,進步派認為,透過調整檢警權力與設立公職人員搜查處,就能有效杜絕司法受干預,並確保案件都能被公正被調查。

 

至於準聯立型比例代表制選舉法的其中一項重點,是要將國會的席次分配,從原本的253席區域國會議員加上47席比例代表,調整成225:75,同時將投票年齡降為18歲。

 

事實上,執政黨的共同民主黨,反對這項法案,在野4黨卻認為現行國會議員選舉制度,只會讓共同民主黨與保守派最大在野黨自由韓國黨過分肥大,不僅多元意見容易被忽略,深化對立,也卻無助於法案議題的討論,而積極提案並要求通過。

 

最後,共同民主黨為讓其他在野黨也能一起支持檢警調整與設立蒐查處,而向在野3小黨讓步,決定一起推動國會議員選舉改制,並將3大法案納進「快軌程序」立法。

 

與台灣一樣,法案在國會要通過,得經過各黨團協商,先在國會各領域的常任委員會多次討論修正,最後送交全體國會議員表決,通常相當耗時。

 

而在南韓,針對重大或具急迫性的法案,為提高立法效率,並減低各黨衝突,只要過半國會議員同意,或是法案所屬的各領域常任委員會中,過半議員簽字,就能提請將法案納入「快軌程序」。在提請後,只要獲得常任委員會3/5議員同意,該法案就正式確立進入快軌程序。

 

這就彷彿讓法案搭上急速列車一樣,一旦法案被指定進入「快軌程序」,那麼法案在各階段審查,都會有時間限制,短則180天,長則330天,也就是說,最晚都要在11個月內審完,一到期限,就得直接上呈全體國會議員表決。

 

只是,最大在野黨─保守派的自由韓國黨,對3大法案都持反對態度,也不斷阻擋列入快軌程序中,而成為衝突的引爆點。自由韓國黨指責,朝野各黨在未與韓國黨協商的情況下,就逕行將法案納入快軌程序,形同議會民主制的崩潰。

 

但事實上,自由韓國黨在國會內,一直不願針對3大法案參與朝野協商,而自己反對設立蒐查處、調整檢警權力與國會選舉制的理由,也都未說明清楚,就不斷阻撓快軌程序的進行,也因此引來其他朝野4黨批評,韓國黨只為自身利益著想,並懼怕過往執政時,有更多介入司法的弊端,被揭發出來。

 

在共同民主黨、正未來黨、和平民主黨與正義黨等朝野4黨,協議將3大法案納入快軌程序期間,出現了插曲。

 

第3大在野黨正未來黨,在議員總會中,以12票贊成對11票反對,通過將加入參與快軌程序。只是在國會司法改革特別委員會中,正未來黨議員吳晨煥表達反對,正未來黨院內代表(國會黨團幹事長),因而強制拔除吳晨煥議員在委員會中的資格,改由黨內其他議員遞補上,以便讓快軌程序順利提出。

 

吳晨煥議員在委員會中的資格被拔除,最後必須經由共同民主黨籍的國會議長文喜相簽字通過,自由韓國黨見狀,動員國會議員佔領文議長辦公室,阻擋不成,又前往新遞補上的正未來黨議員蔡利培辦公室中,封鎖大門囚禁在室內,不讓議員出門參與快軌的簽字,直到議員報警處理,才結束鬧劇。

 

面對正未來黨強行「辭補任」常任委員會的議員,自由韓國黨抨擊程序不正義,但事實上,早在18年前,韓國黨的前身─大國黨,也曾出現旗下保健福祉委員會所屬議員,對健保財政整合問題,與黨中央意見不一致,而遭強行撤換,如今卻反嗆他黨的「辭補任」為非法。

 

自由韓國黨並不罷休,除了派人破壞國會的傳真機,阻撓議員連署的簽字名單送交,更高喊著「守護憲法」,集體佔領國會內委員會議會室,要阻撓快軌案表決,最終仍不敵其他朝野4黨的防禦,最後,快軌案成功獲得指定。

 

阻擋與衝突過程,透過電視新聞網路直播發酵,開始有人在總統府青瓦台請願頁面上,要求解散自由韓國黨,至今已有180萬人參與連署,儘管青瓦台並無權以此為依據,真的宣告解散,確可見到社會上對自由韓國黨的不滿,正水漲船高。

 

但自由韓國黨並未理會這樣民憤,聲稱這樣的聯署並不具任何意義;而黨魁黃教安反其道而行,決定走向場外抗爭,開始每週在光化門廣場舉行大規模集會,號召保守派支持者一同阻擋「左派暴政」。

 

阻擋快軌案失敗的自由韓國黨,宣告中斷所有議事協商,持續場外抗爭,使南韓國會在衝突混亂過後,現在又幾告癱瘓,

 

繼3年前因崔順實干政案而丟失政權後,自由韓國黨如今繼續與朝野4黨對槓,彷彿找尋到一個宣洩出口,試圖走向極端、凝聚深色支持者,藉此重振士氣,但南韓民眾會不會買單?距離國會選舉還剩11個月,國會的大亂鬥,應已讓不少人心裡有底。

 

 

 

作者為定居首爾的駐韓獨立記者,《韓半島新聞平台》創辦人,長年採訪與評論南北韓時事,希望注入具有台灣觀點和現場觀察的韓半島新聞。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