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仲嵐/從平成走向令和,日本職棒新紀元的觀賽看點

Saturday, May 4, 2019

日本即將在5月1日更改年號成「令和」。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日本即將在5月1日更改年號成「令和」,實施將近31年的年號平成將走入歷史。隨著新天皇即將上任,改年號對於日本人來說,有著邁入新時代的意義,對日本職棒來說,也有迎新送舊的期待與傷感。包括令和「第一發」全壘打與「第一勝」,早先便為日本媒體熱烈討論的話題。
 
當年從昭和改元平成時,第一勝與第一轟分別是由傳統勁旅讀賣巨人隊桑田真澄與原辰德留名,這次「令和首日」的5月1日,正巧也都是中央聯盟的比賽先開打(下午兩點),有日本記者對筆者笑說:「搞不好都是洋將拿走,國際化一下。」面對新世代,從傳統走向國際,似乎是這個世代的趨勢所在。
 
球場新風景
 
為了新時代的看球需求,日本職棒球團已陸續展開新作為。以東北樂天金鷲隊來說,從這一季季賽開打後,前往東北仙台球場,立刻就可以看到「現金X」的告示,以後去球場看球,第一件事就是不必帶現金,任何交易都需使用電子錢包來支付,包括信用卡,或是採樂天旗下的電子支付等。樂天計畫在迎接新年號的此刻,達成「完全電子支付」的目標。
 
過去已有不少球場可以使用電子支付,不過球場全面改採電子支付,樂天可謂是創舉。除了母企業本來就是科技業外,樂天官方也認為,希望在改元的這一年,可以做出劃時代的創舉,該球團公關指出,「十年後,當全球場都是電子化支付時,大家就會想到我們樂天球團是『先驅者』」。
 
少了傳統紙鈔支付,最明顯地感受是改善「算錯錢」的問題,不過未來,或許仙台球場裡再也無法看到啤酒女孩,用手高舉對折千元紙鈔的風景,這幕平成特有的球場景致,在未來也將成為老球迷津津樂道的回憶。
 
再者,許多老一輩對於電子支付仍不太熟悉,雖然球團動用60名工作人員在現場提供教學服務,但許多老一輩光是為了儲值就折騰不已,萬一訊號微弱,電子交易更備受考驗。至今仍是現金主義的日本,職棒的電子支付還有待適應。
 
網路與串流


除了電子支付外,平成年代日本職棒在科技上最大的改變,莫過於網路直播賽事的技術獲得大幅改進。平成年代在棒球轉播上,也從傳統類比電視轉為高畫質數位電視,然而,不同於美國職棒大聯盟更早就開始經營網路電視與統合球團的轉播權,日本職棒的網路電視轉播的統合過程就花上不少時間。
 
傳統日本職棒的數位電視轉播,向來被各大電視台給壟斷。筆者猶記得當年在電視台上班,採訪養樂多燕子隊後,要跟球團要購買比賽畫面,但球團官方苦著臉表示無法幫忙,因為畫面版權都在富士電視台手上,基本上日本的電視台都是不對外販賣的。因此,日職網路電視的發展,當初也在中央聯盟球團的訊號洽談上相對辛苦。
 
而日職太平洋聯盟,早於2000年代後期逐漸統合,並開始自己的「Pacific TV」串流服務,不過中央聯盟的版權分屬仍是各據山頭,包括讀賣巨人、阪神虎與廣島鯉魚等老球團的在地電視台權利尤其龐大。直到2016年起,英資企業的DAZN落腳日本後,隔年開始轉播中央聯盟橫濱海灣星與廣島鯉魚隊的比賽。2018年起,DAZN的數位高畫質轉播統合除了讀賣巨人隊的11隻球團。
 
直到2019年,日本的スカパー!放送系統終於達成12隻球隊比賽都轉播的里程碑。尤其是讀賣巨人隊,原先在版權上就相當嚴謹,只給單一網路電視,最後跟其他球團統合在一個服務下,被不少日本記者視為是「奇蹟」。這樣一來,消費者就不用為了看不同球隊的賽事,而各別申請不同的線上服務。不過,讀賣巨人也在自己的網路轉播下更下力道,包括賽前練習、球團活動等的轉播都可透過網路收看。進入令和年代後,透過網路除了比賽實況,還有賽事以外的畫面與球迷互動,這些都是日職網路轉播持續拓展的領域。
 
地域全球化


在平成年代,日職除一方面面臨球員出走美國大聯盟,另方面也在美職的刺激下,加速自己在地化的腳步。日職目前12隻球團,都有各自負責的拓展領域,除了自己的主場城市外,周遭衛星城市的經營更是刻不容緩。看回中華職棒,總算在這幾年開始加強屬地主義與城市行銷,屬地主義縱然是不可逆的「傳統」,但日本職棒在這幾年,更逐漸將自己的屬地文化,推向日本本土以外的地區。
 
最明顯的例子,是今年樂天金鷲隊來台灣與Lamigo進行賽,這也是樂天金鷲隊自2004年創隊以來,第一次與台灣球團有正式的棒球交流。有隨隊前來的日本記者友人說,樂天母企業對在台灣推廣信用卡相當有企圖心,因此要求棒球隊以全陣容來台饗宴球迷。雖此次交流被日本記者揶揄為「信用卡推銷團」,但事實上有個相當宏偉的目標。樂天棒球公園球場長川田義則對筆者說:「日本東北以外,在台灣增加樂天隊的球迷,也是我們未來的目標」。
 
川田義則坦言,這幾年發現,東北地區的棒球迷再過不久會達到飽和,因此開發新的球迷市場,也是他們未來的計畫。「來到台灣,發現這邊的市場與球迷加油的生命力都很好,Lamigo這樣的方式對我們來說也種學習」,川田說。
 
樂天金鷲隊總教練平石洋介,在當時第一場交流賽結束後,看著被選為MVP的宋家豪,跟著LamiGirls一起在投手丘載歌載舞,忍不住跟日本記者們說,「你們先看他跳啦!家豪看起來很快樂捏!」引起記者們發笑。不過平石隨後正色道:「即使是在台灣多加一位球迷也好,能夠靠這樣(交流)喜歡上樂天的棒球,那比什麼都還重要。」
 
在令和時代,日本職棒球團不再僅限於傳統的屬地主義,而是需向外拓展,除了行銷球團外,更是擔當起地方觀光的行銷大任。
 
有樂天球團人士表示,台灣人在三一一大地震發生至今,還是很踴躍到東北當地觀光,讓他們很感動。而王柏融所屬的日本火腿鬥士也是,球團除了看上王柏融身手,更希望藉由王柏融的表現吸引台灣球迷前往北海道觀光兼看球,透過職棒球團,將地方行銷到國際。
 
高度娛樂化


最後,走入令和時代,日本職棒觀賽的高度娛樂性也是大勢所趨,這樣的改變,出現在球場的演進上。
 
過去的昭和時代,許多職棒球團都是向當地政府租借球場,直到廣島鯉魚的新主場馬自達球場開幕後,新世代的「Ball Park」概念才從美國慢慢傳進日本本土。廣島鯉魚球場有別以往的主題性,吸引不少廣島以外的球迷前往朝聖。
 
根據日本《夕刊富士》引用慶應大學理工學部鈴木秀男的職業棒球滿足度調查,廣島鯉魚的球場環境與服務已經升上12球團首位。然而,廣島在向外拓展球迷之餘,至今依舊堅持主場比賽的票卷要在球場門口販售,因此在2月底時爆發5萬名球迷在馬自達球場搶票的大混戰。
 
近來,日本火腿鬥士也公布了自己新的開闔式主場,將於2023年開幕,在日本球界成為討論焦點。不同於過去主場札幌巨蛋的4萬2千人,新球場將球迷人數縮減為3萬5千人,其中有3千位無座席,作為球迷在球場內泡溫泉、隨意遊玩的位置。
 
火腿球團更為了減少座位間的壓迫感,每一列最多只有12個座位。跟樂天金鷲的主場一樣,令和時代到球場觀戰,球賽本身也只是棒球樂園的附屬項目之一;高娛樂化時代,球場的體驗也必須與時俱進。
 
在2020年,日本東京也將迎接改元後的奧運盛會,養樂多燕子隊過去長年租借的明治神宮球場,也將開始進行「新明治神宮球場」的建設,預計於2027年完成。日本記者也向筆者透露,有「東京廚房」之稱的築地市場,在遷移到對岸的豐洲之後,讀賣集團也在打聽築地用地的使用狀況。也許在將來,隅田川旁也可能會有新球場,「Ball Park」會成為令和時代的職棒的時代風格。
 
迎接新的時代,同時也有上個世代的球員會慢慢脫下球衣。根據統計,2019年的914位日職球員中,有730人是平成年代(1989-2019)出生,而昭和年代(1926-1989)出生的球員為184人。平成年代的球員佔比達79.9%,昭和年代出生的球員在未來將逐漸凋零,「平成怪物」的松阪大輔滿39歲,而新一代的怪物也將誕生。新時代的到來,有感傷,有別離,在未來,平成年代的日本職棒也將成為球迷間的共同回憶。

 

 

本文原題〈從平成走向令和,日本職棒新紀元的觀賽看點〉,圖文經鳴人堂授權轉載。

 

作者為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日本研究畢業,輔仁大學日文系畢,曾在福岡大學交換一年。對於體育運動,尤其是棒球與足球狂熱,業餘研究日本運動社會學與運動史。歷經BBC中文網特約記者,台灣壹電視日英文編譯,並有一個樂團The Seven Joy。

推薦閱讀: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