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毀/遮掩歷史:談政治檔案的徵集

Tuesday, April 23, 2019

圖片來源:總統府flickr

 

近來有關促轉會向國安局調用相關檔案的議題,不禁引發一個疑問,政治檔案的徵集,若從1991年行政院宣布要展開官方版的二二八調查以來,已經將近30個年頭,從檔案局自籌備處成立以來也19年了,怎麼還會有政治檔案散落於各個機關呢?到底政治檔案是在還是不在?是還被棄置在陰暗庫房中無人聞問還是真得已成碎紙「灰飛煙滅」?

 

有關政治檔案被「銷毀」最著名莫過於雷震四百萬字回憶錄遭焚燬的案例,1988年4月14日,雷震夫人宋英以監察委員身份提案要求重新調查雷震案,並歸還雷震在獄中遭扣留的文物。4月30日,國防部長鄭為元在立法院接受立委黃煌雄詢問雷震手稿被扣的情況時回答:「有關雷震獄中回憶錄手稿及中國民主黨組黨文件的下落,目前保存良好,如要取回,應依軍監規定辦理。」然而,在前一天29日,軍人監獄就開會以手稿內容多為「攻訐三民主義、詆毀政府、國父與先總統蔣公、為匪張目等。嚴重歪曲荒謬」,應依相關規定「予以沒入並廢棄之」,並於隔(30)日焚燬,與鄭為元回答「目前保存良好」恰好是同一天。

 

又如1993年6月9日,國防部廢止「台灣仁愛教育實驗所」組織規程,並函送立法院備查,7月12日立法院召開審查會,曾經被關押於仁教所的立委張俊宏、盧修一就質問國防部相關檔案的下落,沒想到出席的國防部次長羅文山表示,有關仁教所的2,250份檔案資料,已於7月5日被全數銷毀(另一個說法是5月就送水銷)。這宛如雷震回憶錄銷毀案翻版,6月9日才廢止仁教所的組織規程,不到一個月後就把檔案通通銷毀,心態自是可議。曾經被關在仁教所的現任總統府秘書長陳菊,當時是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就批評軍方銷毀檔案是「一手遮天」,是在「消滅歷史」:

 

「當年幾乎所有的政治犯,出獄前都會在仁教所待上一、兩年,那些檔案記錄著民主化過程中多少人受到的扭曲與迫害,他們應該被平反、還其公道的,可是當年的迫害者卻一手遮天,不聲不響地把當年史料,屬民主化過程中一部分重要資料焚燬,這是消滅歷史、遮掩罪行的不負責任行為!可能是大家關心的程度不夠,國民黨才敢再次湮滅罪行、消滅歷史。」

 

的確有不少政治檔案在過往機關保守心態下已銷毀,但有更多的其實並未銷毀,而是主其事者不願意正視這些資料,導致檔案未能出土。

 

1990年代初期展開二二八事件的調查時,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取得官方檔案,然而,當時只能透過行政院以行政指導的方式要求各機關將檔案交出來,但徵集狀況並不理想,當時調查小組總主筆賴澤涵教授就回憶,他將名單開給行政院秘書處,由其行文至各機關,但有些機關「只是拿些資料應付應付」,「沒有什麼二二八的相關資料」,而最重要的警備總部檔案,取得過程歷經波折,直到他威脅要辭去總主筆,警總才交出2箱「顯然是經過挑選」、「文件不連續」的檔案資料,可見得當時徵集檔案之艱辛。而到了2000年,檔案局籌備處展開228檔案徵集計畫時,才一年時間,就徵集到57,195件檔案,而直到2018年初檔案局啟動第六波政治檔案徵集工作,仍在部分機關發現228事件相關檔案。檔案沒有被銷毀,只是還沒找到。

 

1994年,立法院法制委員會到國防部軍管區司令部考察,要求查看政治檔案的保存情況,接著國防委員會邀請國防部長對軍法檔案之保管與開放進行專案報告,對於在野黨立委關心的政治檔案下落,當時的軍管區副司令湯元晉表示,凡是保存超過20年以上的檔案即予銷毀,因此,立委關心的雷震案、彭明敏案、陳玉璽案均已銷毀,至於陳文成案則是不知去向。

 

值得一提的是,時任立委的陳水扁抨擊國防部,就連「特約茶室」的資料都可以成為「國軍檔案」,「難道雷震案、彭明敏案等重要文件竟比不上特約茶室的設置嗎?」雷震案的檔案真如國防部所宣稱的「被銷毀」了嗎?2001年2月26日,雷震的子女雷德寧、雷德全到總統府拜會總統陳水扁,陳總統當場指示國防部組成專案小組全面清查雷震案相關檔案,國防部於三個月後公布清查結果,總計發現檔案14卷共1500頁,並於同年6月移轉國史館保管。

 

也不過就是7年前,國防部才對外宣稱檔案已銷毀,怎麼7年後檔案又「死後復生」?同一年,彭明敏案的檔案也出土移轉至檔案局。2009年調查局安康接待所檔案被踢爆棄置於該所則是另一個檔案「死後復生」的案例。這些檔案顯然並非被銷毀,而是主事者看待這些檔案的態度會影響到這些檔案何時可以出土。如同陳菊所言,外界「關心程度」如何,左右了這些檔案的命運,過去可能是被銷毀,如今則可能是藏在庫房深處或是繼續保密。檔案局去年初啟動的第六波政治檔案徵集工作,之所以成果豐碩,相當程度也來自於《促轉條例》的立法,給了各機關正視相關檔案重要性的壓力。

 

回到這一次事件爭議的主角國安局,根據國家檔案資訊網上顯示,歷年來該局移轉至檔案局的政治檔案僅有40多案,這數量當然是令人高度質疑。過往國安局要督導及協調的情治機關包含調查局、國防部情報局、總政治作戰部、憲兵司令部、警備總部、台灣省警務處、外交部情報司等機關,是最高的情治機關,在部份機關可能已將檔案銷毀的情況下,國安局檔案之重要性可想而知。

 

而如今這些檔案曝光之後,外界也才發現原來國安局將這批檔案核定為「國家機密永久保密」,理由是根據《國家機密保護法》第12條「涉及國家安全情報來源或管道之國家機密,應永久保密」,立委段宜康就質疑威權統治時期對國內的政治偵防也能適用這一條規定嗎?若能適用,那轉型正義所追求的還原歷史真相、釐清加害體制不就不用做了嗎?在外界的批判聲下,總統府發了新聞稿,表示蔡總統「非常關切」此事,已指示秘書長陳菊、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李大維,依據《國家機密保護法》及《促轉條例》,督導國安局逐案重新檢視檔案機密等級與保密期限,在兼顧轉型正義及國家安全的前提下,依法予以適當處理。 就不知道蔡總統的「關切」,國安局買不買單了。

 

但除了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等檔案外,國安局到底還藏有多少未解密的政治檔案,這恐怕才是外界更應該關心的問題。蔡總統曾說過要把散落在各機關內的政治檔案,「不管上面覆蓋多厚的灰塵,我們都會竭盡所能把這些檔案翻出來,每一個卷宗都不會放過」,要讓過去被掩蓋的歷史重見天日。也曾強調政府會將「過去散布在各機關,所有關於二二八事件,以及白色恐怖時期的自白、筆錄、跟監、判決、公文書,都清查出來」。「各機關應主動整理檔案並推動檔案降、解密,讓檔案徵集及應用可以更順利。」

 

盼望蔡總統能確實要求國安局履行上述妳所說的每一個承諾。而負責督導國安局檢討的秘書長陳菊,也希望妳能記得26年前對軍方銷毀檔案的批判,莫讓國安局「遮掩歷史」。

 

 

 

作者為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博士生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