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煙囪之島:我們與石化共存的兩萬個日子

 

 

第 4 章  六輕二十年之環境難民

 

一九八六年七月,經濟部宣布六輕開放民營,台塑爭取多年的輕油裂解廠終於有果。然而在預定建廠的宜蘭、桃園,卻遭遇環保團體以及當地民眾的頑強抵抗,直到一九九一年,政府提供多項優惠措施,讓六輕到雲林離島工業區落腳,才總算塵埃落定。

 

聽到六輕要來,寂寥已久的西海岸偏鄉無不歡欣鼓舞,在麥寮有鑼鼓隊舞龍舞獅,千人上街熱鬧相迎;在和六輕只隔著一條濁水溪的彰化縣大城鄉台西村,即使不屬於雲林縣,都可以感受到那股經濟發展的躍動,村民開始炒地皮,建設公司來了,在台西村蓋起少見的三層樓房,打算要租給六輕的員工。

 

 

樓房蓋好後,六輕的員工的確來看,爬上頂樓,往南望去,發覺隔著濁水溪就是六輕,連忙說不要了。堤防邊原本一戶賣三百八十萬,最後沒人要,屋主連水管都懶得接了,門框、窗戶也沒裝,裸露的門戶如同洞黑的眼睛,睜大了眼張望。轉眼六輕營運二十年後,「海景第一排」成了廢墟,台西村因為《南風》報導攝影集而為人所知,以「癌症村」的悲情樣貌進入人們視野。

 

與台西村同病相憐的是另一個在雲林的台西鄉。台西鄉在麥寮鄉下頭,離六輕並不能說是最近,卻是在工廠的下風處,冬天空汙季吹強勁的東北季風,能將汙染吹遠一點,便吹到了台西鄉。年輕人流失出去,葬儀社進來,癌症像感冒一樣在這裡是家常便飯。這個曾因海產富饒被稱為「海豐堡」的沿海鄉村,一度成為全國癌症死亡率最高的鄉鎮。

 

二○一五年八月,受害人組成「台西鄉六輕汙染傷害聯合求償自救會」,向雲林地方法院遞狀,控告台塑、南亞、台化、台塑石化、麥寮汽電等五家六輕園區主要公司。在法庭上台塑律師團卻主張,原告必須指出,六輕是「哪一根煙囪」排放了「哪種有害物質」,原告又在「何時何地」吸入「濃度多少」的汙染物,危害他們健康。

 

公害案件的被害人與加害人間,存在懸殊的知識落差。專業複雜的科學、醫學及技術門檻,台西鄉民難以有力舉證。

 

同為六輕鄰近鄉鎮,原告卻都來自台西,而沒有麥寮人。多年來六輕造成地方分裂,雲林台西鄉文蛤、牡蠣,彰化台西村西瓜等農產被汙染破壞,但六輕的回饋金,大部分給了麥寮居民。

 

離六輕最近的麥寮,在多年來六輕敦親睦鄰發放回饋金後,已經沒有多少異議的聲音。

 

六輕的回饋金,讓麥寮鄉的財源已經富可敵縣。麥寮鄉就沒有汙染?麥寮鄉民就不會得癌症嗎?

 

麥寮曾爆發全國關注的許厝國小遷校事件,麥寮鄉出身的議員林深與許厝國小家長一起質疑臺大公衛學院詹長權的許厝國小學童流行病學研究,主張六輕汙染不影響學童上學健康,並反對遷校。然而在幾年前,二○一○年六輕發生七次大火,當時林深還是帶頭抗議的民代。回饋金灑下,議員、鄉長雨露均霑,模糊加害和被害的界線,加害者成了施恩者,扭轉原來的負面形象。承認六輕有汙染,等於是給家鄉和自己身體貼上汙染和癌症的標籤,不承認汙染又會被說是「拿人手短」。這是不住在煙囪下的外人難以理解的兩難課題。

 

資源還是汙染源?雲林麥寮的難題

 

一九九八年正式投產的六輕,在二○一八年營運屆滿二十週年。六輕所在地的麥寮居民對六輕的態度則幾度大幅轉變,從早期熱烈歡迎,到二○一○年六輕大火時圍廠抗爭,再到近年「廠鄉一家親」密切互動。這條「富可敵縣」之路,麥寮究竟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二○一七年中秋節前夕,六輕廠區入口的「小白宮」廣場鑼鼓震天,鞭炮聲大作,台塑麥寮管理部副總經理陳文仰率領六輕主管,列隊恭迎跨海來臺的大陸湄州媽祖。舉香祭拜祈福後,陳文仰對在場的記者強調:「麥寮、六輕都會更順利,尤其六輕在媽祖庇護之下將來會更好,絕對不可能再發生工安事故。」

 

湄州媽祖車隊隨後轉往麥寮信仰重鎮拱範宮,晚間進入在拱範宮停車場舉辦的三立電視臺「超級夜總會」現場。這場由台塑集團贊助三百萬元的中秋聯歡晚會,主持人澎恰恰、許效舜在臺上賣力演出,臺下民眾舉手點歌時也相當配合地盛讚:「六輕來麥寮後,大家都過得很好。」

 

二○一七年十月,我們走進拱範宮附近的麥寮鄉公所,過去常常帶頭抗議六輕的鄉公所,現在的氣氛大不相同。民進黨籍的鄉長許忠富用筆電秀出製作精美的PPT笑著強調,他上任至今一年多,提出的各項計畫已成功爭取到台塑集團總共約十三億元的贊助支持。

 

「麥寮已經富可敵縣」,前雲林縣政府建設處長蘇孔志的形容,一語道出過去二十年麥寮鄉財政從窮轉富的巨大變化。

 

 

麥寮預算超過八成來自六輕

 

一九九四年六輕開始興建時,曾經帶來大量工作機會,受到麥寮居民熱烈歡迎。二十多年之後,麥寮已因六輕而產生巨大改變。

 

冬天的夜晚,雲林沿海鄉鎮人車稀落,寥寥無幾的店家早已拉上鐵門。麥寮街頭映入眼簾的卻是都市的熟悉景象,便利商店密集,連鎖大型藥妝店、各式小吃飲料店林立,人來人往相當熱鬧。

 

離開麥寮市區,驅車開上台六十一線西濱快速道路,先感受到東北季風的強勁,隨後看到一支支成排的巨大煙囪不斷燃燒、衝向天空,煙囪口冒出的白煙在夜色竟如此清晰。愈往北開,工廠的亮光在漆黑海岸線中更為明顯,西邊的壯觀冒煙景象彷彿一座魔幻城市。

 

與六輕濃煙一樣直線上升的,還有麥寮的預算與人口。

 

光從稅收來看,六輕對麥寮鄉的財政貢獻,在一九九九年僅占約八%,到二○○八年已成長到七一%。若以民國一○五年度為例,六輕就貢獻給麥寮鄉地價稅八千五百萬元(超過九成比例),以及房屋稅二.一五億元。再加上約三.四億元的敦親睦鄰專款(電費補助)預算等,六輕繳納的金額已超過麥寮鄉公所年度總預算七.七億元的八成以上。

 

同樣是在六輕周遭的鄰海鄉鎮,麥寮鄉的房屋稅是台西鄉的四十九倍,地價稅則是二十五倍,財政實力差距立見高下。也因為如此,麥寮鄉每年光是社福支出就破億元,令其他鄉鎮羨慕不已。

 

「雲林縣應該只有麥寮人口在正成長……,麥寮是第四大,在斗六、虎尾、西螺之後,再一年以後就超越西螺了,絕對是第三。」許忠富驕傲地說。

 

攤開鄉公所數據,麥寮鄉在六輕設廠前原本約三.二萬人口,二○○八年開始成長,至今已有四.五萬人。反觀原本也是三萬多人口的台西鄉,過去二十年人口流失、快速凋零,現在只剩不到二.四萬人。這也難怪前台西鄉長趙瑞和感嘆:「他們(麥寮鄉)有人、有錢、有地,我們(台西鄉)沒人、沒錢、沒公用地……連新鄉公所前面要蓋個公園都沒什麼錢。」

 

前雲林縣副縣長丁彥哲接受我們訪問時指出,麥寮鄉的學童教科書和營養午餐全都由六輕支付;許多人因為台塑提供的福利,把戶籍遷到麥寮,到麥寮買房子。「麥寮沿海新房子蓋最多,六輕投資之後,看起來是有點帶動繁榮,但是也帶動價格。斗六市一般市區的透天厝三十坪,大概六百萬至八百萬,麥寮也差不多,甚至更高。」

 

根據資料,過去二十年,雲林沿海四鄉鎮只有麥寮鄉人口呈現正成長。據瞭解,麥寮鄉戶籍人口增加多來自鄰近區域,主因是回饋金加倍。

 

六輕大火後,鋪天蓋地的「敦親睦鄰」

 

近年六輕與麥寮的關係看似水乳交融,但僅僅在八、九年前,六輕與麥寮的關係仍高度緊張。

 

對麥寮人來說,二○一○、二○一一年過得非常不平靜。那段期間,六輕廠區工安問題連環爆,大小火警不斷發生,上千位在地居民圍廠抗議,要求六輕全面停工並解決工安問題。

 

當時正值六輕五期擴建環評與國光石化設廠的敏感時期,雲林縣長蘇治芬怒嗆中央,強烈反對六輕五期擴建,並北上在行政院外下跪,要求政府比照美國成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對六輕進行工安總體檢。麥寮地方領袖也一致將炮口對準六輕,在地民意沸騰,對於六輕的不信任達到頂點。

 

根據二○一○年進行的民意調查,對於當時六輕回饋地方的措施和做法,感到滿意的只有二成,有高達六成五不滿意;同意「六輕對社區、經濟發展、就業和所得有所貢獻」只有三成;有高達八成居民認為六輕的回饋無法彌補其所帶來的損失;近五成認為六輕的回饋是「非常不利」或「利不及弊」。

 

麥寮出身的東海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許甘霖分析,這顯示有不少居民認為,六輕帶來的損失是回饋金無法彌補的,但也可以解釋成「不滿意,就是要更多」。

 

在社會壓力下,台塑六輕的態度也出現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開始進行各式各樣的「敦親睦鄰」。

 

原本六輕「回饋」麥寮鄉每「戶」每個月二百九十三元的電費補助,大火之後,一下子提高到每「人」每個月六百元。只要設籍在麥寮,每人一年可領七千二百元,這筆經費全部由六輕提供的「敦親睦鄰」項目(二○一七年全鄉約為三.四億元)專款專用。

 

除了俗稱的「回饋金」之外,台塑集團並提供麥寮鄉弱勢家庭早餐、學校營養午餐、學童課業輔導、交通車;急難救助金(生活補助金十萬元以下、喪葬補助費五.五萬元以下);低收入戶年節禮品、獨居老人關懷計畫、老人共食食堂;農漁民的農業技術輔導;以及麥寮鄉每村每年二百萬元的經費和清潔人力。

 

台塑集團的長庚醫院雲林分院,每年提供麥寮、台西鄉民免費健康檢查,再加上大火前就有的生育補助、獎助學金、社團經費和垃圾處理等,六輕「敦親睦鄰」的範圍可說是從出生到死亡,學生到農夫,從吃飯到燒垃圾通通包。

 

除了這些固定補助外,台塑六輕在地方上花錢出力的還有修建學校、鋪路造林、各種硬體建設、大小活動贊助、廠鄉促進會志工等,不勝枚舉。台塑集團宣稱,至今已投入超過一百億元的敦親睦鄰經費。

 

二○一三年,台塑集團更放下身段與拱範宮、麥寮鄉公所合作,首度盛大舉辦「廠鄉一家親」活動,由台塑企業總裁王文淵親自出馬,率領一級主管在台塑麥寮管理處(俗稱「小白宮」)廣場迎接開山媽祖鑾駕,著古服、遵古禮為媽祖賀壽,象徵六輕與麥寮的互動關係進入嶄新階段。到了二○一七年的「廠鄉一家親,萬人迓媽祖」活動,參加人數超過二萬人,達到四年前的兩倍。

 

而六輕與麥寮地方領袖的關係也更加密切,例如拱範宮現任主委張克中,就是六輕的包商。二○一七年張克中與王文淵共同召開記者會時,還曾同時以主委身分感謝六輕贊助拱範宮修繕經費三千萬元,並以包商身分肯定六輕對於工安與環保的重視。

 

從抗爭到合作,鄉長:是我收買台塑

 

大火之後,不只台塑六輕的態度變了,連帶頭抗爭者的態度也逆轉。

 

當年六輕連環大火時,擔任拱範宮主委的許忠富率眾圍廠抗議。在當時的新聞影像片段中,許忠富拿起麥克風對著群眾大喊:「台塑主管要跟我們講,未來要是還有爆炸,我們是要抗爭、還是走遠一點、還是把它圍起來。」其後許忠富連續兩次參選麥寮鄉長,第二次順利當選後,一改過去鄉公所與六輕的緊張關係,想從對立轉成合作。

 

許忠富說,他上任麥寮鄉長後花了非常大的力氣,想與台塑六輕接觸,前後奔走一年左右,對方才願意搭理。他跟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說,六輕既然在麥寮創造國家的經濟利益、就業機會,麥寮鄉如果沒有同步發展,六輕就沒有存在的價值, 「發展取代對立、建設取代抗爭。」最後,王文淵才同意他的看法,願意與麥寮鄉共同發展。

 

「這三年,(六輕)確定有要讓我們使用,差不多十三億。」許忠富毫不避諱,細數幾個麥寮鄉預定大型建設的場館,六輕談好各要捐贈多少錢,如社教園區、生命館、紀念館、生活美學館、婦幼館、音樂廳等,除此之外,六輕還大力支持老人共餐、農業輔導等項目。

 

被問到如何看待自己從過去圍廠抗議到現在與六輕大談合作,許忠富這樣說,「以前都覺得對台塑好就是被他收買嘛,但我說,是我收買六輕,不是六輕收買我……我如果沒有交出一個漂亮的成績單,大家會對我有誤解,但是我有交出來。」

 

針對六輕與雲林在地關係的變化,台塑安全衛生環保中心(簡稱安衛環中心)副總經理理吳宗進接受我們採訪時表示,歷年來台塑用於地方回饋跟贊助公益的金額已達到一百一十二億元。他強調,以前居民罵,台塑就花錢,後來台塑改變做法,認為「唯有改善當地人民生活,才能真正共存共榮」。

 

吳宗進說,建立信任關係最重要,為了農漁業技術輔導,他與許忠富常常見面,「我大概要花三分之一的時間做這部分,我們春節三天都泡湯了,當地春節有活動,我要去辦展售會,幫輔導戶賣產品。」

 

「我們就是一直做一直做,只要我們有這個誠意,我們一定會得到鄉民的認同。」吳宗進和台塑安全衛生環保中心經理蔡建樑等人指出,台塑對於農漁業輔導戶已做到二十四小時都有專人服務,在台塑高層王瑞瑜的指示下,台塑的輔導戶數還會擴大,挑戰也會更大。

 

承認到否認的心理機轉,重汙染是一種汙辱

 

跟許忠富一樣從抗爭者變成合作者的,還有原本國民黨籍、現為無黨籍的雲林縣議員林深。

 

二○一○年七月六輕廠區連環爆時,林深曾和臺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一起上公視談話性節目《有話好說》,討論六輕造成的環境汙染和居民罹癌風險。

 

當時,節目主持人問林深,若可以選擇的話,麥寮鄉親會不會接受六輕?林深回答:「我們寧可選擇健康的身體,絕對不可能再去選擇六輕重工業來設廠……我們寧願不要回饋金……若現在做民調,應該百分之九十都反對六輕設廠,沒人支持擴廠。」

 

數年之後,麥寮爆發全國關注的許厝國小遷校事件,林深與許厝國小家長一起質疑詹長權的研究,主張六輕汙染不影響學童上學健康,並反對遷校。結果,原本已經遷離分校的許厝國小師生,在二○一七年九月開學時又都回到分校上課。

 

林深在服務處受訪時指出,王永慶時代台塑六輕並未落實對麥寮的承諾,「麥寮鄉子弟一定要錄用到百分之二十以上,總裁(指王文淵)願意有心要改善,我們也要給他們機會,優先錄用後來都有落實。」這是他改變態度的重要原因。

對於許厝國小爭議,林深認為:「到現在測不到汙染點,你說要反對(六輕)也沒這個道理。政府單位應該要強力監督、輔導,不是只說我們是重汙染地方,這樣生活在這裡的人怎麼辦?汙辱了我們的人格。」

 

地方上盛傳林深可以「保證」進入六輕工作,林深對此表示,他從擔任麥寮鄉公所秘書到縣議員任內,已經推薦了兩百多個麥寮子弟進入六輕工作,但他也強調,「筆試沒過什麼都不必說,我的推薦不是百分之百,最後還是由台塑決定。」

 

許厝國小事件後,詹長權成為許厝國小家長眼中的不受歡迎人物,林深在地方上支持度卻翻倍提升。長期關注六輕汙染與在地居民的《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主編吳松霖認為,許厝國小家長們選擇擁抱林深的心情相當無奈,「因為他們覺得被誣衊(犧牲小孩的健康而不遷校),很多環保團體會說他們沒有能力為他們的小孩做決定。」

 

 

 

林雨佑,臺師大大傳所畢業。三一八學運時踏入新聞圈,文字、攝影雙棲。曾因採訪社運抗爭現場被警察無故逮捕,社運圈俗稱「跳跳哥」,現為《報導者》記者。

 

何榮幸,入行二十九年,在這個年代仍然以記者為志業。臺大社會系畢業,曾任臺灣新聞記者協會第一屆會長,多次獲得卓越新聞獎、SOPA亞洲卓越新聞獎、曾虛白新聞獎、吳舜文新聞獎、金鼎獎等獎項,先後在臺大新聞所、社會系任教。《報導者》創辦人兼總編輯,現為「報導者文化基金會」執行長、臺大社會系兼任副教授。著有《媒體突圍》、《學運世代》,合著《我的小革命》、策劃《黑夜中尋找星星》等書。

 

書名:煙囪之島:我們與石化共存的兩萬個日子

作者:房慧真、何榮幸、林雨佑、蔣宜婷

出版社:春山

出版時間:2019年4月

讀冊博客來金石堂誠品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