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宇韶/平凡的邪惡,才是韓國瑜真正的問題

Friday, March 29, 2019

 

高雄市長韓國瑜與國台辦主任劉結一會面,並表示九二共識是兩岸定海神針。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韓國瑜中國行的爭議不斷,多數人都認為此行的時機、身份、交流性質與路線安排多有問題,與其說經濟一百分或是賣農產品,不如說是透過北京的政治訂單替其對台政策進行背書。質疑者認為習近平年初才剛提「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九二共識箇中「各自表述」意義全被剷平,韓國瑜就以港澳作為起手勢,並高調與兩地中聯辦主任見面,這樣的安排早已超越城市交流的規格。

 

這些論述這幾天在台灣輿論已掀起批判的浪潮,甚至喚起藍營人士的反省與告誡之聲,這可在資深媒體人蔡詩萍與科技人杜紫宸的臉書發文中得到解釋。

 

然而,從韓國瑜訪中過程的媒體操作、議題設定與乍看隨性的發言內容中,我看到了更嚴重的後遺症,我稱之為「平凡的邪惡」。

 

兩岸關係沒有政治零分的可能

 

由於中國的政治威權與計畫經濟的本質,使得兩岸關係中從來不存在什麼「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的內涵,在統戰的操作下只有「以民逼官、以商圍政、以通促統」的邏輯。這種政治主宰經濟社會的現象,更在習近平取消國家主席任期、推動國進民退經濟模式以及落實社會評分制度達到最高潮,作用在對台政策上包括政治滲透、外交打壓、軍事恫嚇以及經濟緊縮等各項銳實力中。

 

而面對這些客觀現實,韓國瑜必然絕口不提,一句「人進貨出發大財」的口號就把中共政權的性質予以「中性化」。這種潛藏或壓抑的政治動機,其實可在本次的中國行中看出不少斧鑿痕跡。

 

就媒體操作的策略來看,韓國瑜刻意製造出媒體「臨場」或「在場」的氛圍,其目的就是為了透過「假透明」掩飾其「不透明」的事實。韓國瑜必然宣稱會見中聯辦主任是「公開行程」,也讓大家看到握手或會談的照片,但實際談話的內容無人可知,因為記者根本無法參與他們的閉門會議。面對輿論質疑,韓國瑜若不是以「交朋友」之類的模糊字眼帶過,再不然就是反客為主以教訓的口吻怒斥旁人「無聊」、「無限上綱」或「酸言酸語」,在曖昧與喧賓奪主態度中,真相反而被轉移,責任也被輕易轉嫁。

 

除非到了非得表態的必要時刻,韓國瑜當然不會承認自己是再幫北京的「一國兩制」背書,然而從他不經意顯露的詞彙或語境中,其實還是可以進行某些解碼。

 

韓國瑜隨性的言行背後

 

事實上,韓國瑜的策略就是把國民黨政客過去不能或不敢碰觸的政治禁忌或紅線,在特定媒體護航,以及韓粉的集體催眠或言語霸凌的「主場優勢」中,透過個人話術遂行某種潛移默化(政治社會化)的過程,或者進行群眾集體意識的底線測試;時間拉長、頻率變高或是方式逐次加溫後便會出現「理所當然」與「習以為常」的結果,台灣社會最終失去批判與反省的意識,此時韓國瑜真正的政治動機與目標才會顯現。

 

深入觀察,我們可以透過其語彙,解讀背後的政治符號與心理暗示,並將這些看似散亂的元素重新編碼、拼湊出基本輪廓。

 

「台獨是梅毒」(明示其邪惡病態的本質),高雄是「歪嘴雞不能撿米吃」(誰要高雄又老又窮所以有米吃該偷笑了),見中台辦主任只是「交朋友、賣水果」(其實是人家下政治訂單才有水果賣),見了澳門特首宣稱「我也可以選特首」(將來真的有類似行徑不要覺得奇怪,而且我早說過),見國台辦主任時說九二共識是定海神針(不敢正面說是那個九二共識,更不提傳統「一中各表」的內容),認同中華民國(只片面認同1949年以前的歷史,絕口不提當下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存在事實),自得意滿說地說「我是孫悟空,民進黨酸他是豬八戒賣不出人參果」(只有我來去自如,但是不敢明說孫悟空的緊箍咒以及什麼是如來佛的手掌心)。

 

經由這樣的編碼詮釋後,各位還會認為這些乍看隨性的言行,只是韓國瑜的臨場反應或是個性慣用語嗎?至少我不會「理所當然」或「毫無保留」地這樣認為。

 

 

本文原題〈平凡的邪惡,才是韓國瑜真正的問題〉,圖文經鳴人堂授權轉載。

 

作者為政大東亞所碩博士。現任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致理科大及東吳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媒體專欄作家,復興電台兩岸櫥窗節目主持人。

推薦閱讀: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