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之珠能否繼續璀璨?中美印太博弈中的香港

Monday, March 18, 2019

 

一艘貨輪在霧中的維多利亞港中航行。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近年美國提出的印太戰略,顯然地將過往的亞太戰略進一步擴增至印度洋一帶海域,更進取地進行地緣政治的佈局,抗衡中國這個冒起大國的「中國模式」輸出戰略。在美國整個印太戰略中,日本、韓國、印度等大國當然處於重要的戰略地位,不過,台灣、香港這些面積和人口較小的地方,卻因處於重要的亞洲咽喉位置,歷史因素和地緣政治格局均令香港、台灣成為兩個重要的分界/連接點。雖然中、美兩大國的博弈為區域政治局勢和經濟環境構成不少不穩定的影響,但危中有機,不穩定因素也為香港與台灣區域定位帶來契機,成為各方兵家必爭之地,創造更多新的出路和變局。

 

先從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Kurt Tong)在凱洛格─香港科技大學行政人員工商管理碩士課程校友會的《香港在印太經濟的角色》演講說起,該演講內容包羅萬有,基本就是代表美國政府對香港的整盤政策和戰略思考。內容先由1843年建立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和1844年美國跟滿清政府簽訂的《望廈條約》說起,闡述遠源流長的港美關係,話鋒一轉就談到唐偉康過往在參與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的經驗,提到美國期望香港在整個印太戰略可以繼續遵守開放(Open)、自由(Free)、透明(Transparent)和公平(Fair)四大原則,並在印太地區扮演重要的經濟角色。

 

唐偉康提到,香港在過往一直遵從自由市場原則,並維持一些包括法治在內的重要價值,在過往25年也被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評定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之餘,亦在市場經濟、民間互動來往、保護知識產權、打擊跨境犯罪等範疇有良好表現,與美國政府緊密合作。同時,唐偉康也強調美國在港企業聘請超過十萬僱員,在港進行不少重要投資,現時有八千名港生在美留學,當就為美國對港所作出的特殊待遇,包括執法、出口管制、簽證政策以及跨境投資這些法例最主要涵蓋的範圍。

 

演講中,唐偉康亦談及美國不少觀察家均擔心近來香港發生的事件,反映香港的「高度自治」的持續性受到挑戰,包括在2018年首次取締香港民族黨和首次不批簽證予外國記者,2016年立法會選舉第一次以政見理因取消這樣多候選人,令人感覺北京政府正在介入更多香港政府的管制決定。

 

唐偉康也首次明確表態指出,自治空間收窄與言論自由萎縮將無可避免地影響香港經濟前景,也將會影響城市的創意和創新。同時,唐偉康也提出對互聯網安全及資訊自由、上市公司財務報告準則和司法獨立的三大隱憂,矛頭直指中港融合的趨勢將會對以上問題產生負面影響,危害整體營商環境及美國對香港一國兩制實行的信心。

 

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唐偉康(Kurt Tong)。圖片來源:美國駐港澳總領事網站(PD)。

 

在今月初,唐偉康接受港媒訪問,提到美國國會的轄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按《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而發出報告評論將會更嚴厲,而他亦認為港府考慮修訂《逃犯條例》及北京政府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均反映北京更積極參與港府的決策,傷害一國兩制的運作。兩次表態,正是反映美國對於香港目前的一國兩制存有極大擔憂,亦反映美國正有不少官員和政治人物考慮收緊《美國—香港政策法》的可能。

 

在去年11月美國國會發表的報告,直指北京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建議國會指示商務部全盤審視《美國─香港政策法》,並檢討將香港視為獨立關稅區的政策,在香港惹來不少反響,部分商界更出現極大憂慮,認為假如美國政府真的對香港獨立關稅區政策作出調整,並將香港視為跟中國完全看齊的地方,將對香港構成不可逆轉的損害,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和全球重要經濟體的地位也不會復再。

 

唐偉康近日一反上任後低調、少言的常態,在不同地方發表演講和接受訪問,直接指出《美國─香港政策法》的檢討問題,發言與美國政府、國會表態一脈相承,絕非無的放矢,反映美國確實已檢討對港政策,以及要求北京確守一國兩制界線的重要態度。

 

過往美國處理印太戰略時,並未將香港放置到其雷達當中,而唐偉康的發言某程度反映美國對香港戰略定位和地域意義的思考,希望確保這個對中橋頭堡城市,令其不致於被融合成一個普通中國城市,亦在抗衡中國提出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策略。

 

中國發展粵港澳大灣區,整份綱要都指向香港如何透過本身的國際地位和特殊經貿地位,大力發展本身並不擅長的「創新及科技事業」,透過香港與其他貿易區的自由貿易協議開拓市場。而香港現時對外貿易關係和進出口政策,關鍵都在中國與香港政府也不願承認的《美國─香港政策法》這條法例。

 

現時不少國家對香港的貿易、簽證和出口管制政策,都是建基於《中英聯合聲明》中方所作出的保證及參考《美國─香港政策法》的相關措施,而當美國政府真的改變《美國─香港政策法》的條文,亦將令其他國家有機會逐步啟動檢討對港待遇和政策,造成國際間的連鎖效應,這將廢掉香港的「武功」,大灣區規劃也難以順利落實和推動。

 

中方與港府一直不肯承認《美國─香港政策法》,就是因為當中具有美國國會作出年度報告,評價一國兩制的實行情況,而中國政府也一直視之為美國干預中國內政,介入香港政治狀況的一種行為。北京與港府都知道《美國─香港政策法》對香港影響深遠,自己也一直依靠這法例得到不少商貿裨益,但礙於面子卻只能充當義和團裝作刀槍不入,大聲疾呼政策法修訂沒大礙,但商界的憂慮已誠實憂心這次衝擊對經濟構成的威脅。

 

而印太的大國博弈中,香港雖然夾在兩個大國之間看似無法決定自身命運,猶如賭枱籌碼一樣,但一國兩制的高度自治已成枱面討論議題,而中、美之間也提出香港在區域應有的角色和地位,這些都只會進一步豐富香港的區域和國際地位意涵,對香港未來創造更多空間發揮。而最大的阻礙,則是到底港府會否自毀長城,堅決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抹去一國兩制的灰色地帶而已。

 

 

 

作者為香港智庫「立言香港」召集人,反國教運動時擔任學民思潮發言人,並於雨傘運動時為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和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成員。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