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慶祝,不要謾罵」—跨性別女性運動員所面對的歧視和挑戰

Thursday, March 7, 2019

 網壇傳奇Martina Navratilova。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曾經得過18座大滿貫賽冠軍的網壇傳奇Martina Navratilova向來直言不諱,但是她二月時在《星期日泰晤士報》(Sunday Times)的言論卻激起了極大爭議,在文章中她這樣寫:「一個男人可以決定成為女性,根據不管什麼運動組織規定注射荷爾蒙激素,贏得所有大小獎項,也許還賺了一小筆錢,然後反悔,如果想要的話,還能生育下一代。」

 

「那真是太瘋狂了,而且是作弊。我很樂意與跨性別者(transgender)女性對話,不管以什麼樣的形式,但是我可不想要和她對決。那並不公平。」Navratilova寫道。

 

這不是Navratilova第一次說出這種爭議言論,去年12月她就在推特上說過類似的話,她說在那之後自己做了更深入的研究,結果更加強了她的信念。

 

Navratilova的意見固然引起很多批評,但其實說出了許多人心裡的擔憂:生理男性的跨性別女性可以利用先天的生理優勢在運動場上擊敗順性別女性(cis woman,出生性別、生理性別與心理性別都為女性),而他們似乎也不乏證明,去年夏天,兩位跨性別的女高中生連續第二年在康乃狄克州田徑大賽上橫掃對手,包辦了55米短跑的前兩名,而今年一月,美國舉重協會(USA Powerlifting)依循國際舉重總會的政策,禁止跨性別女性和使用睾酮或其他雄激素的跨性別男性參賽。

 

但是Navratilova的批評是正確的嗎?

 

根據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目前的規定,跨性別者不需要接受變性外科手術,但跨性別女性必須宣告性別為女性,四年內不可改變,且在參賽前12個月內,必須維持血清中的睪固酮含量低於10奈米莫耳濃度(跨性別男性則無此規定)。

 

而根據科學家實驗顯示,當跨性別女性的睪固酮比例降低到與女性相近時,將會導致肌肉質量、骨頭密度和血液中的紅血球比例下降,雌激素則會導致增加脂肪,這些改變會很快地造成運動員速度、肌力和耐力下降。

 

2015年時,來自奧勒岡州的醫學物理師、本身也是跨性別女性的Joanna Harper曾經以自身經驗投書,說自己在接受荷爾蒙療法後,在短短三週內就發現自己的跑步速度變得緩慢,和近似年齡的一般女性差不多,而Harper在蒐集更多資料後,將研究發表在運動文化和認同期刊上頭。

 

但是Harper也說,她的研究成果只限於長跑,在諸如籃球、柔道或短跑等運動項目上,跨性別女性還是因為會因為先天因素而享有一些優勢。

 

但這樣就是不公平嗎?來自加拿大的跨性別女性Rachel McKinnon並不認同,她在去年的國際自行車世界錦標賽(UCI Masters Track Cycling World Championship)的35至44歲組別中奪得金牌,但也因此受到許多攻擊,她說自己收到超過10萬則的惡意推特訊息,還有充滿仇恨的信件和電子郵件。

 

在自行車競賽中,車手在上坡段會希望自己越輕越好,但力量越大越好,而跨性別女性往往擁有較大的骨架,所以未必佔有優勢。

 

「在身高佔很大因素的運動,如籃球、排球和划船中,我們允許非常高的女性和矮個子女性同場競技,而且認為這樣是公平的,所以我們認同生理特徵帶來的競爭優勢。」McKinnon說,至於像是拳擊、舉重或柔道等運動,則因為體重而分級競賽,所以運動員可以與體型相近的對手較勁。

 

至於跨性別女性可能會橫掃各項女子運動,排擠其他順性別女性運動員的表現空間,這似乎也只是一種聳人聽聞的想像而已。

 

「沒有證據顯示,在跨性別女性參與之後,順性別女性的參與率會下降,所以我們不要因為害怕跨性別女性之人的意見而制訂政策。這就是『恐跨性別』(transphobia)的定義。」McKinnon說:「當你讓運動場所更具包容性時,參與率應該會上升。」

 

「沒有人應該被拒於參與運動的權利之外。運動對健康有很多好處,它能讓人更團結,帶給人們幸福的感覺,還有在團隊中找到與其他人的連結。」跨性別女性賽車手Charlie Martin說:「在跨性別者社群中,遠離運動是很常見的,所以試著造成這樣的隔閡是很讓人難過的。」

 

「跨性別者已經參與運動數十年來,只有少數人達到最高層級,更少數的人能夠贏得勝利,所以當我們可以達到那樣成就時,一起慶祝,而不要謾罵。」McKinnon說。

 

但回到Martina Navratilova的爭議言論,有個比較特別的角度,就是她本身也是女同性戀者,她在2014年與交往多年的女友結婚,並且對於捍衛同志權利不遺餘力,她與跨性別女網傳奇Renee Richards有多年友誼,也支持跨性別田徑好手Caster Semenya爭取自己的權利,甚至因此獲得《運動同盟》(Athlete Ally)邀請成為大使及諮詢委員,結果因為這次的爭議言論而丟掉這兩項頭銜。

 

Navratilova並不是人們傳統印象中恐同的保守派,甚至她的推特不乏對Trump總統的批評、對氣候變遷的擔憂和主張限制槍枝權利。

 

那麼為什麼Navratilova會說出這樣對跨性別者不友善的言論呢?或許這是另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作者本業和運動無關,因為在波士頓讀書而體會到運動如何成為一種文化,從林書豪身上發現到運動員背後的故事,大部份時候比球賽本身更有趣,所以努力想寫出不同於一般的運動故事。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