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海危機到戰鷹繞著寶島飛

Tuesday, February 19, 2019

 

先前大家歡喜準備過年時,中共解放軍統戰部門在除夕前發布賀歲影片 《我的戰鷹繞著寶島飛,稍來故鄉的思念輕聲喚你歸》,不僅展示解放軍多款戰機,更使用了大量的台灣影片,包括台北101與中共空降兵徽章。幼稚可笑的歌詞很多人一笑置之,除了國防部正式回應,網友也改編回擊──「你的小鳥別繞寶島飛,天弓讓你燒成灰爹娘哭無淚」。

 

共軍空降兵部隊官方微博發布「我的戰鷹繞著寶島飛」歌曲,台北101大樓等台灣景物入鏡。圖片來源:截圖自官方微博「我們的天空」

 

回想起中國在1996年台灣首度總統直選前宣布發射導彈試射,全國上下從一年前就開始人心惶惶,股匯房市進入雲霄飛車狀態,一股移民潮也悄悄浮現。而現在這樣一件例行中國戰機威脅台灣的小插曲,幾天就落幕在農曆新年的歡樂祥和氣氛之中了。

 

台海危機是在我離開台灣的前一年,台灣向來是路透社訓練外國記者進入中國的前哨站,當時的老闆是年紀和我相仿的英國人,再過不久他應該會續調中國,而我也準備外調新加坡,我們以為台灣沒什麼可以引起國際注意的大新聞。

 

但中國對台灣一人一票第一次選總統如坐針氈,用盡想得出來的言語羞辱李登輝要把他掃進歷史的垃圾堆,更宣稱要舉行可以飛越台灣海峽的導彈試射來警告台獨勢力。如今的中國雖然一樣口出惡言但相較之下稍稍自制,知道文攻武嚇只會引起更多台灣人的反感。

 

台灣難得處於世界新聞眼,外電人手非常有限,兩岸情勢發展要跟上,股匯市大跌要發即時,除此之外接電話接到手軟。因為外電供稿給世界各大媒體,沒法派人到台灣的就以客戶同業身份打電話來問消息,來到台灣的外國記者則是進進出出辦公室借用這個那個,是客戶還得提供他們一些採訪對象,好不熱鬧。

 

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美國電台打電話來問台灣的狀況:超市裡的食物有沒有被搶光?街上是不是風聲鶴唳?我答道商店裡物資充沛,餐廳外還有排隊吃飯的人龍。雖然覺得好笑,當時的感覺除了幾分擔心─畢竟那應該是我這輩子覺得離戰爭最近的時候─ 更是覺得恥辱。因為台灣這麼小被人排擠沒辦法,沒人承認只是想好好過自己的日子也不行,黑道大哥不爽就要把我們在眾人眼前吊起來打。

 

國防部偵測到中國第一次發射導彈發新聞稿在半夜,一位在中廣值夜班的同業打電話叫醒我,我再叫醒老闆讓他跟倫敦編輯台發頭條,然後飛車進辦公室。我開車在漆黑空曠的建國高架上,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顫抖,不是擔心害怕,是憤怒。那些導彈不是拿來自衛的,是真真實實要拿來殺死成千上萬無辜的台灣人,只是因為我們要一人一票選總統。當時寫了什麼新聞怎麼寫已經不記得了,但是摸黑在建國高架上開車時的憤怒卻永遠忘不了。

 

1995年7月第一次中國導彈試射後,美國極具象徵意義派出航空母艦經過台灣海峽。第二次試射在大選前幾天,美國這回派出兩艘航空母艦部署在台灣海峽,展現了介入台灣中國事務的立場,至此台灣不懼導彈威脅完成歷史性的選舉。雖然那些針對台灣部署的導彈如今還在,而且應該是更多了,台灣卻已經踏上永遠不會回頭,中國用再多的飛彈也追不上的民主道路。

 

1996年台海危機,美國派出獨立號航空母艦經過台灣海峽。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台海危機之後英國老闆前往馬來西亞我派駐新加坡,有一回他出差我們約在古色古香的萊佛士酒店,喝著像是咳嗽糖漿的新加坡司令,不過是兩年功夫,我們對台海危機已經覺得遙遠。如今說起1996年的事有如講古,我們怎能要求年輕一代對數十年前的事有感?

 

住在北京的那些年,因為參與路透社基金會培訓工作,不乏和年輕中國記者與新聞所研究生接觸的機會,他們會翻牆上網常看外媒,並不是不知道中國以外的世界怎麼看六四或是達賴喇嘛,但那是在他們還是嬰兒甚至出生之前的過往雲煙,看過聽過便罷。

 

當時培訓的記者每個人都有最新的 iPhone iMac,而我還沒買智慧型手機,只能在家用筆電翻牆。當日子和在其他西方城市無異甚至更好,我說的無異是指物質舒適度,加上如果對政治冷感,好像不難想像不在意或是不想知道以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沒犯法何必擔心政府掌控?我又不是劉曉波也不是維權律師,政府不會找我麻煩,再看看人一樣多歷史一樣久的印度,又髒又老又窮!如果是這種心態那一黨專政不是問題,而這樣的想法在台灣也已經不是異數,更糟糕的是政治人物推波助瀾,要大家把頭埋在沙堆裡有的吃就好。柯文哲的現在好好的管他以前做什麼,韓國瑜的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朱立倫的大家少談政治,執政黨也不乏學舌只要拼經濟其他免談的人物,這和中國用經濟鴉片餵養舒適圈裡新一代的方式,似乎沒有什麼兩樣。

 

我常想中國人也許不在乎因為有些東西他們原來就沒有,但我在乎而且不願意我已經有的東西被拿走。我要的不只是聽人安排安穩過日子,我要的還有更多舒適生活以外的東西。

 

前老闆最近派駐香港,我們見面把酒話當年,笑談怎麼也想不到1996年代表國民黨選總統的老李竟然是個大台獨,還有他去美國演講造成的風波把我們忙得人仰馬翻!

 

台灣總統李登輝六月訪美並在母校康乃爾大學發表演講。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1995年美國參眾兩院在五月以壓到性多數決議,要求政府允許台灣總統李登輝六月訪美並在母校康乃爾大學發表演講,中華民國在台灣定調總統訪美,這的確是台海導彈危機的導火線,但又何嘗不是台灣在國際間宣誓自主並得到支持的一大步?

 

不論時空背景如何變化,歷史總是或多或少一再重演。離台灣總統大選不到一年,美國聯邦參議員克魯茲上週表示他已聯署致函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敦促她邀請台灣總統蔡英文訪問華府並到國會發表演說。

 

會不會獲邀很難讓人樂觀,而如果成行,不免讓人憶起李登輝訪美的歷史,只是台灣人被嚇了幾十年,對於中國威脅的厭惡有增無減,萬一衝突升高,恐怕和當年一樣不但不會去超市搶食物,知名的餐廳還是會大排長龍。至於移民潮當然有人會說,時機不好誰有錢去移民,但我認為更多人也許會說,因為中國威脅就移民,你當台灣人是什麼?對台灣在不同程度上的認同,絕對不能同日而語。

 

和經常往返中港台採訪的外國記者討論台灣,幾乎沒有例外對台灣充滿同情,沒人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雖然認為中國在自身國內外事務焦頭爛額之際,升級對台灣的威脅凝聚國內共識是手段,多數也認為不見得會有武力行動。但這和美國會不會以具體行動支持台灣一樣,都是我們無法掌握的未知數。畢竟相較於1996年,台灣和中國現今的關係更加複雜敏感,而且中國對台灣的武力威脅有增無減,在美中貿易戰一觸即發之際,如果再有類似的導彈危機出現,美國是不是會像當時一樣派出航空母艦介入,誰也不敢斷言。

 

可以確定的是,對台灣的支持雖然不是全面性的卻一直在國際間蔓延擴大,幾乎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更別提相較於台海危機之際。凡事不能躁進,但是主張因為中國因素台灣必須畫地自限,看中國臉色不要和美國或是其他國家過於親近,只會把台灣畫進一個只有中國沒有世界的圈子裡,唯有站穩腳步繼續爭取國際支持,宣揚台灣最大的資產民主自由,才能牽制中國瘋狂的武力威脅。

 

 

 

作者曾任路透社駐台灣及新加坡特派員,住過印度六年出版過一本書,目前在香港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