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州事件是暴動」、「全斗煥是英雄」…南韓極右派的赤裸反撲

Wednesday, February 13, 2019

 

 

農曆春節連假前,我曾向各位介紹過,南韓前獨裁總統全斗煥和夫人李順子,對5‧18光州事件的回憶錄內容與發言,在社會上引發不小爭議;而繼承軍事獨裁勢力的保守派最大在野黨─自由韓國黨,對光州事件相關未解問題的真相調查,也持續百般阻撓。

 

但波瀾並未終結,開工後,自由韓國黨對光州事件的立場與重新詮釋,更是毫不避諱地展現在世人面前,甚至激起了國會內的朝野對立。

 

事情發生在2月8日,自由韓國黨兩位國會議員─陸軍上校出身的李鍾明與檢察官出身的金振泰,在國會議事堂內舉行「5‧18真相釐清對國民公聽會」,而協辦者則是網媒「新聞城」,也就是上回專欄中介紹過、邀請前第一夫人李順子受訪、大談「南韓民主之父是全斗煥」的極右媒體。

 

表面是公聽會,實際上卻是一場發表會,題目是「將北韓軍介入與否的問題,置於光州事件中心」,發表者為軍人出身的南韓極右派論客池萬元。

 

主張光州事件是北韓特殊部隊介入與煽動的南韓保守派論客池萬元(지만원)。圖片來源:截圖自池萬元TV,作者提供。

 

近來,池萬元不斷主張,光州事件是北韓特殊部隊,利用南韓社會中特定族群對當時軍事政權不滿的情緒,在南韓介入與煽動起的叛亂;當叛亂發生而難以收拾,就能讓北韓有機可乘、以維護局勢安定為由南侵。

 

池萬元於2014年出版了《5‧18分析─最終報告書》,當中蒐集了諸多光州事件期間的市民軍活動的黑白照片,他並將許多影像內所出現的臉孔一一編號,並標載年齡,宣稱這些人就是來到光州的北韓特殊部隊成員,當中甚至出現幾名與當今北韓諸多黨政高層人物吻合的面孔,因而「確認」北韓介入其中。

 

只是,對照片中的人物,是運用何種科學或電腦技術對比分析,證實為北韓特殊部隊所為,池萬元並未清楚說明,甚至迴避媒體約訪探究。

 

池萬元的著作《5‧18分析─最終報告書》。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5‧18分析─最終報告書》一書,卻開始被南韓極右派奉為圭臬,用來批判南韓進步派就是涉嫌與北韓勾結、意圖讓南韓赤化的根據,而「新聞城」更將書中內容做成紙張報導,以「號外」形式公開發送。

 

目前已有影像辨別專家出面指責,池萬元的「照片對比」並無根據,甚至存在錯誤辨識;更有多位書中被池萬元指稱為「北韓要員」、「當今黨政高層」的光州事件參與者,直接跳出來澄清,照片中出現的人就是自己,而圖像中的人物不僅跟北韓毫無關聯,池在書中所指稱的年齡也落差甚大。

 

照片中被池萬元指稱為北韓特殊部隊的人士,以名譽毀損為由告上法院,最後獲得勝訴,池萬元與新聞城被要求對被指涉者支付總額8200萬韓元(約新台幣234.2萬元)的賠償金。只是,連串爭議並未就此畫下句點。

 

池萬元蒐集1980年光州事件發生當時的照片,指稱多位市民軍的臉孔,就是當今北韓黨政軍高層,其中包括北韓人民軍總政治局長黃炳瑞和偵查總局長金永徹。但這些指控欠缺根據,亦不乏當事人自行出面澄清。圖片來源:截圖自池萬元TV,作者提供。

 

去年底,自由韓國黨傳出,將推薦池萬元作為《5‧18真相釐清特別法》調查委員會成員,在輿論撻伐下,負責決策的自由韓國黨院內代表(國會黨團總幹事)羅卿媛,考量將會對自由韓國黨的聲望造成負面影響,最後否決了這項提案。

 

但開春後,池萬元現身自由韓國黨議員所舉行的「公聽會」,他公開說道:「5‧18的歷史,並不只是左翼份子們的專屬物,北韓軍對事件的介入,已是被證明的事實。若不是全斗煥的爆發力和勇氣,南韓這國家,早就又被讓給『政變者』者手中了。」

 

他更拿起了自己撰寫的《5‧18分析─最終報告書》,強調:「只要讀了這本書,就會知道全斗煥是英雄!」

 

池萬元更對1980年進入光州市內拍攝製作報導,並將軍隊鎮壓消息首先報導出來的德國第一電視台(ARD)記者威爾肯‧辛茲彼得指責道:「他就是接收北韓傀儡所拍的照片,再以自己名字播送出世界。」

 

辛茲彼得的採訪故事,兩年前被拍攝成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而廣受歡迎,但在池萬元口中,辛茲彼得卻成為助紂為虐的不良分子。而不只池萬元,幾位自由韓國黨國會議員,也現身這場公聽會公開發言。

 

辛茲彼得因將光州影像帶出,讓世界各國得知光州的軍事鎮壓行動而被尊崇。辛茲彼得死後,將指甲、頭髮葬於光州望月洞,影片為阿里郎新聞就2016年5月紀念墓碑揭幕儀式做的專題報導,辛茲彼得遺孀 Edeltraut Brahmstadt 致詞,並介紹其他當時將光州事件訊息報出的其他外國記者。

 

「就是因為親北左派份子們囂張橫行,弄出『5‧18有功人士』這樣奇怪的『怪物集團』,消耗著我們的稅金。」自由韓國黨議員金順禮說道。她主張,光州事件的受害者與遺族,能獲得賠償與求職加分,是不法特權。

 

作為主辦人之一的國會議員李鍾明則說道:「1980年當時,5‧18事件都還稱作是『暴動』,時間一經過,就變質成民主化運動。」

 

他表示:「特定勢力將5‧18事件作為政治利用工具炒作,把暴動變為變為民主化運動;現在都過了40年,是不是也能再翻轉一次呢?我們應該要動用尖端科學裝備,有論述地釐清出,光州事件就是北韓軍隊所介入的暴動。」

 

連串發言一出,引發社會譁然,自由韓國黨院內代表羅卿媛最初只公開對議員的「狂言」表達遺憾。但除去自由韓國黨之外的南韓朝野4大黨(共同民主黨、正確未來黨、民主和平黨、正義黨),已提出懲戒案,交付國會倫理特別委員會,準備要將這些人除名。

 

朝野4大黨更計畫推動「5‧18扭曲處罰法案」,杜絕詆毀光州民主化運動參與者與犧牲者的行為。眼見惡評排山倒海而來,自由韓國黨非常對策委員長(代理黨魁)舉行緊急記者會,公開表示議員們在公聽會上的發言,明顯為虛偽主張,等同是在侮辱國民,已要求黨中央倫理委員會究責,並做出嚴正處置。

 

一開工,南韓政治界再度為30多年前的光州事件喧囂沸騰。台灣人常羨慕南韓,將發動政變的獨裁總統送上審判台、讓民主化運動的受害者獲得賠償,更以歷史素材拍攝出叫好叫座的電影,但從保守派議員的連串發言,在台灣這頭的我們,也有必要重新反省與檢視,這樣的轉型正義,難道真的就夠了嗎?

 

 

 

作者為定居首爾的駐韓獨立記者,《韓半島新聞平台》創辦人,長年採訪與評論南北韓時事,希望注入具有台灣觀點和現場觀察的韓半島新聞。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