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虔豪

失智的老總統與主張丈夫是「民主之父」的前第一夫人


「轉型正義」議題,從去年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的「東廠」事件,到今年年初文化部長鄭麗君遭藝人鄭惠中以「去蔣」為由摑掌,在台灣持續延燒;無獨有偶地,轉型正義的推進,在近來的南韓,也是風波不斷。


前獨裁總統全斗煥於2017年出版的回憶錄中,將1980年發生的5‧18事件(光州事件)定義為「暴動」,否認新軍部向平民開火,更主張北韓勢力介入光州示威群眾中,意圖作亂。


書中諸多說法,和現存資料及證詞大相逕庭,因而引發爭議,南韓法院也判決,《全斗煥回憶錄》因存在違反史實內容,而禁止發售。


南韓前總統,獨裁者全斗煥在2017年出版的回憶錄中,為其政權在光州事件中的角色辯護,諸多說法與現存資料不符,引發爭議。圖為1980年5月29日,光州事件結束後,從光州市中心撤出的坦克部隊。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而另一爭議點在,曾於光州事件時,目睹光州市民遭戒嚴軍攻擊的天主教神父趙費奧(音譯),於1994年出面表示,當時曾看到有軍用武裝直升機,在光州市內開火。在光州事件後,不斷為民主化運動發聲的趙神父,於2016年去世。


事實上,至今,光州市內保存的全羅道廳舊建築前的全一大樓的外部與室內,都還留有大量的高空射擊彈痕。而近幾年,也有光州市民出面表示,曾在5‧18事件發生時,遭直升機開火掃射而受傷。


對直升機開火的指控,全斗煥在回憶錄中予以否認,除了以「帶著面具的撒旦」來形容趙神父,更批判道:「趙費奧神父說自己目睹直升機射擊,是扭曲的惡意主張,趙費奧神父是讓神職人員顯得丟臉無恥的撒謊者。」


回憶錄的內容一出,趙神父的家屬,以「對亡者造成名譽毀損」為由,狀告法院。


2018年5月,南韓檢方正式起訴87歲的全斗煥前總統,但接連兩次的法院審理,全斗煥方面先是於去年8月27日以「罹患阿茲海默症」(失智症的一種)為由而未出席,今年1月7日又以「重感冒」推託,使得審理時程不斷被拖延。


2018年5月,南韓檢方因趙神父案,正式起訴87歲的全斗煥前總統。影片來源:ariang News


開年後,全斗煥的妻子──前第一夫人李順子,接受南韓極右派媒體「新聞城」的影音專訪,對輿論向全斗煥排山倒海而來的責難,李順子出口回擊,表示丈夫在南韓政治上亦有立下功勞。


「就是他(全斗煥)讓我們國家首次實現總統單任制;現在總統做完5年,還想再做,根本是沒法想像的事…就是因為國民要求要直選總統,他才讓大家直選的…你要問說我們國家的民主之父是誰,我覺得就是我老公。」李順子說道。


但實際上,總統直選根本與全斗煥扯不上任何關係。在1987年,南韓爆發大規模民主化抗爭,民眾上街號召修憲,要求獨裁政府釋權,並恢復總統直選,全斗煥於當年4月13日發表「護憲措施」,拒絕總統直選。


直到反政府示威持續擴大至全國,眼見可能難以收拾,全斗煥所欽點的接班人盧泰愚,在發表「6‧29宣言」,承諾推動修憲重啟總統直選、釋放政治犯、保障政黨活動與新聞自由,才讓獨裁政府免於落到垮台的狼狽結局。全斗煥最終被迫釋權,盧泰愚則在反對派內鬨下,成為睽違16年的民選總統。


而對丈夫被法院傳喚審理一事,李順子也頗為不滿,她說道;「要一個(因罹患失智症)連剛才的事都記不起來的人,下去光州,對80年代發生的事做證詞,這本身就是一種喜劇…光州5‧18相關團體,想得到都得到了,這樣做還能得到什麼呢?我都在想這是不是早已立好結論的裁判。」


2019年,全斗煥妻子李順子在接受南韓極右派媒體「新聞城」影音專訪時,為其丈夫辯護。圖為1981年全斗煥、李順子夫婦在美國華府。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PD)


但發言一出不到兩週,進步派的《韓民族新聞》取得江原道高爾夫球場員工的證詞,稱全斗煥在以失智症為由推遲第一次法院審理,還有因感冒推遲第二次審理的幾週前,全斗煥都前來「揮桿」,甚至連高爾夫球分數都能清楚計算,而且身旁有4名警察戒備。


全斗煥辦公室隨後也證實,確有前往打高爾夫之事,而全斗煥自己在家裡也會練高爾夫,但強調日常運動與前往法院陳述,為兩碼子事。


只是,「老總統」有時間「打小白球」,面對影響受害者名譽和國家社會的歷史問題,不是消極應對,就是回應也與事實差異甚大,引起南韓輿論的反感。


而面對《全斗煥回憶錄》內容和其後審理所引發的爭議,南韓各大黨幾乎群起抨擊,唯有承接獨裁政權的自由韓國黨,完全保持緘默。


而光州事件,目前有軍用直升機射擊與戒嚴軍性侵女性等問題,南韓國會在去年2月通過《5‧18真相釐清特別法》,確立由朝野推薦相關人士,組成調查委員會,對戒嚴軍蹂躪人權與其他未解問題,予以釐清。


儘管光州事件已經近40年,仍有許多問題尚未解決,而南韓保守派亦極力妨礙問題的調查與解決。影片為2016年,光州事件36週年時ariang News之回顧與紀念活動報導。


但自由韓國黨所推薦的委員,不是先前曾公開宣稱「光州事件是少數人煽動造成」,就是主張「光州市民並非死於軍人槍下」的極右派人士,光州事件罹難者家屬質疑,自由韓國黨推薦這些問題人士進入委員會,是刻意要妨礙調查,並表明不予接受。


原本委員會從去年9月就該正式上路,自由韓國黨卻不斷推遲委員推薦,如今出爐名單也無法被家屬採納,讓事件釐清持續被延宕。


南韓民主化後,全斗煥在1996年被送上審判台,被宣告無期徒刑,最後在1998年2月被特赦。但這並不代表南韓的轉型正義,就此完結。歷史事件的主謀與擁護者們,在民主化後逾30年的今天,仍以自己受迫害與政治報復的姿態,於世人面前張牙舞爪。




作者為定居首爾的駐韓獨立記者,《韓半島新聞平台》創辦人,長年採訪與評論南北韓時事,希望注入具有台灣觀點和現場觀察的韓半島新聞。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