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記者到議員,東經118°的民主開箱記

Wednesday, January 30, 2019

 

參政新力專題 No. 9】

 

人口13萬的金門縣,是僑鄉,是戰地,更是鄉土文化豐沛之處,然而她與馬祖等離島前線一樣,直到1992年解除戰地政務之後,才開始享受完整的地方自治。圖為2016年金門迎城隍遶境活動。圖片來源:Mr.一隻豬@數位島嶼(CC BY-NC-SA 3.0 TW)

 

在金門,沒有人願意相信的事……

 

對於金門的公共議題,多數的金門人都容易傾向「無條件接受」,即便是對於社會環境、體制結構的不合理事件,也是如此。很多事務,一但政府與公部門參與、主導後,當地民眾普遍不會有反抗與抵制的聲音出現;這似乎是過去戰地政務統治下,思想被嚴密管控的金門人,不知不覺所形塑出的習慣與惰性。落入單一的思維、沒有想法的想法之中,以致於服膺「政府永遠是對」的信念,不該、也不能對其有不同的聲音與思維。

 

長期關注、參與社會運動及公共討論的我,曾有十一年的記者經歷,書寫過許多探討金門在地議題與發展的文章,曾被冠上「文化流氓」的稱號,更自然而然地被視為金門的反動份子。自我決定參選以來,雖然受到各方的支持與鼓勵,但是各種勸阻的聲音也不斷湧入。我的親友,一路支持卻也一度懷疑,因為在金門,沒有人願意相信,一個沒有家世背景、宗族力量、政黨奧援、財團支持的參選人,可以用真誠、用行動打動選民,甚至可以最高票當選縣議員。

 

面對董森堡的參選,親友一路支持卻也一度懷疑。因為在金門,沒有人願意相信,一個沒有家世背景、宗族力量、政黨奧援、財團支持的參選人,可以用真誠、用行動打動選民,甚至可以最高票當選縣議員。圖為董森堡團隊在金城街區拜票。圖片來源:守望家園.改變金門-董森堡Facebook。

 

為什麼記者要參選?

 

為什麼要參選?這要回溯到2013年的3月,當年我投身搶救浯江溪環境保護運動,我與友人許進西拿著黃絲帶繫在金門縣浯江溪口沿路的圍欄上,那一幕至今還深刻地烙印在我的心中。當時,我礙於在縣府所屬事業機構——金門日報社服務的記者職務,僅能在網路上以「brook wujiang」臉書帳號全程參與搶救浯江溪運動,書寫保留浯江溪口濕地、反金門BOT財團化的訴求,同時商請友人到場陳抗,協助編輯「浯潮再起」新刊。原以為這條道路工程停工解約後,突如其來的家鄉保衛戰將就此結束。豈料,卻是後續無盡戰事的開端。

 

在這場環境運動過後,金門地區各式各樣「假性需求」的公共工程毫無節制的上路執行,戰地史蹟、坑道設施被破壞;水獺棲地、自然環境被挖除;油污爐渣污染家鄉故土,各種灑錢的福利政策麻痺人心,甚至屬於金門全民的公有地竟被縣府無端賣出,縣庫預算被當政者毫無節制地揮霍花用,短短三年之間,縣府的歲入歲出大幅擴張,公務預算短絀了30餘億;人民的血汗錢被恣意濫用至此,觸動了我參政的意念,希望能進入議會監督這些不合理的施政政策。

 

2017年,我不顧自己身為官報媒體受僱者的身份,毅然決然投入金門反賭場公投一役,與全體金門鄉親共同奮戰,最後以將近9比1的懸殊比例差距反賭成功。事後還被促賭議員提案刪除本人薪資預算(該案後來未通過),欲剝奪我的工作權。此次事件過後,不但無法阻攔我關心家鄉事務的決心,更讓我堅定信念要好好守護這片土地。

 

2017年,金門舉行博奕公投,最終以高達9成的反對比例否決設置博弈特區。影片為董森堡擔任反方代表於電視意見發表會中發表。

 

選舉這一戰,我如何打?

 

2018年2月時,我決心辭去金門日報記者工作,並在四月一日完成辭職手續,宣佈投入年底的金門縣議員選戰。

 

雖然是無黨籍的參選人,但長期關心公共議題的我身後,其實有一群理念相近、信念相同、憂心金門發展的好夥伴,從競選的主軸、政見的討論、文宣的設計甚至於影像的敘事方式,我們進行了一場極度節約競選經費開支,在金門卻從未有人執行過的選舉模式。


選戰期間,我以一個記者的社會觀察,以及反賭運動傳單分發的經驗,我認為選票必須靠一步一步、一家一戶拜票方能獲得。沒有外務時,我每天會花上六個小時以上下鄉至金門各村落拜票。我沒有購置花俏、討好人心的文宣品,只帶著簡單的名片,挨家挨戶親手交到每位金門鄉親的手中,希望能用真誠的態度打動選民。

 

 

其間,許多從來沒有看過議員下鄉拜票的鄉親都深覺不可思議,因為他們從沒看過議員候選人上街拜票,截至選舉前一日,選區的每個村落乃至於每條街道,我至少都走過了二、三次以上,聚落的地型、房屋、甚至於居住的老人家形貌,至今我仍記憶猶新。


除了用行動參與選舉,我觀察到金門參選人的政見似乎可有可無,連官方舉辦的政見發表會,參加者更是寥寥可數,甚至於還有同額競選的選區,候選人間竟然合議不辦理政見發表會。因此,我與團隊人員計劃拍攝了一系列政見的動態影像以及社群文宣的製作,還做了金門選舉從沒做過的城區街頭開講,透過網路直播以及各個平台的傳播來把自己的理念傳達給每一位選民。

 

最讓我們振奮的是,拜票過程中,有鄉親主動提及:「我兒子、女兒有交代,一定要把票投給你!」這句話代表著什麼意思呢?它代表著金門新世代的價值觀已經具有一定的影響力,足以改變他們的上一代,讓他們了解民主社會對價值的選擇,不應該只是選票與鈔票的對價關係,民意代表是要有所作為,應該對所有選民的公眾利益負責。

 

董森堡與團隊人員製作了一系列政見的動態影像以及社群文宣,還做了金門選舉從未有過的街頭開講,透過各個平台的傳播,來把自己的理念傳達給每一位選民。圖為董森堡在廟口的「彈藥箱演講」。圖片來源:守望家園.改變金門-董森堡Facebook

 

最小的成本的勝利背後,是所有的金門人


在買票風氣盛行的金門,我們以不到三十萬的選舉經費,獲得了金門縣議員的最高票。當然,對等的付出就是每天超過兩萬步的下鄉行腳以及密密麻麻的活動行程;猶記在一場城區開講中,我曾提到的:「選票與鈔票如果形成對價關係,這種銀貨兩兌的行為將造成當選民意代表不用對選民負任何責任,所謂的民主體制將落入錢權交換的惡性循環。」


為了遏止金門賄選的歪風,我堅定在選舉過程中親身拜票,選擇不插旗、不用宣傳車,希望透過理念的宣傳和政見的導入,讓金門人知道選舉就該乾乾淨淨,用理念政見說服選民,未來在上任後才能付諸實行民意代表、人民公僕的責任,為公眾創造更多的利益,見證民主社會的價值。

 

 

在最後一天的投開票過程中,許多特地從台灣返鄉投票的鄉親不在縣長的場子看開票狀況,他們特地來到我的競選服務處,一起為我加油打氣!最終開票結果,是以2843票拿下第一選區最高票。這個得票數讓許多人眼睛為之一亮,因為,大家看到了金門民主的希望火苗,更見證了沒有賄選、沒有大型動員、沒有政黨、沒有金主的候選人能夠突圍而出,光榮的當選金門縣議員。

 

 開票當晚,董森堡發表當選感言。

 


金門民主開箱,我們來了!

 

「地方政治裡長了一顆大毒瘤,我想即使我治不好這個毒瘤,但至少能劃開表面,讓大家看清毒瘤的模樣吧。」這是我當初在參選時發表的看法。金門長期在戰地政務管制下,公部門體制充斥著結構性問題,以致於諸多政策在推動時容易受到阻力,選舉則落為政治分贓與權利交換。

 

但是,金門從2017年的反賭公投勝利到我高票當選,看在台灣從事公民運動的朋友眼中,認為金門還是極富希望與價值的。未來,我也將透過一系列政見的落實,讓鄉親瞭解真正民主體制下,代議政治應該體現全民政治、公眾參與的價值。

 

在就任典禮中,森堡於正、副議長選舉時,選擇了投自己一票,用行動證明服務公眾的初衷與不向地方勢力、團塊政治妥協的決心;緊接著在一月的議會臨時會裡,我提出了修改金門縣議會錄影、錄影管理辦法及公開金門縣政府施政報告的二項提案,在提案連署過程中,森堡獲得了過半議員的全力支持,並順利通過大會的審議。

 

森堡體認到,正因為他沒有背景、沒有事業,在許多政策的推動上相對沒有包袱與負擔。也正因為他是專職擔任民意代表,民眾對他投以高度的期望。未來,森堡在金門縣議會將會如何揮灑?且讓大家拭目以待!

 

 

 

 

作者為第七屆金門縣議員(無黨籍)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