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正

就算逆風也要戰韓!──市議員敗選人的選後告白

參政新力專題 No. 8】


我是洪正,曾代表基進黨參與2018高雄市市議員選舉。選舉結果,很不幸地我成為了落選二,只獲得了7,022票,得票率6.31%。


我選區內的現任議員,並未受到大環境影響而翻盤,此次選舉通通連任;而我的票數,再加上落選頭的票數,依然擠不進榜。怎麼會這樣?!


基進黨參選人洪正在基進黨聯合造勢晚會上。圖片來源:洪正 Âng Chèng Facebook


被壟斷、世襲化的政治——選的不是價值、能力、學歷,而是財力!


對啊,怎麼會這樣?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


根據《天下雜誌》去年年中第652期的報導,全台灣選一個議員平均要花費1,500萬元。這個數字乍聽很多,但實際上就我在高雄競選期間,曾聽聞過某候選人早就砸了「一億以上」,而多數正規軍平均花費至少兩三千萬。其中,更充斥了黑道、黑二代想透過選舉漂白。


很誇張對吧?但還不止。


高雄,是2018年全台政二代參政比例最高的縣市。我的選區當中,超過1/3 的候選人是政二代;現任有1/2是政二代;其中有一位從我3歲一路做到現在;另外一位,則是地方角頭街頭火拚、一路拼進了地方議會,後來再把「薪火」傳給了兒子,父子總共擔任長達24年的議員。


而這兩位,高票連任。


民眾之敵——社會的冷漠


大家看到這邊,可能會猜想我的選區是較為傳統的鄉村地區,強調人情世故,因而對毫無背景的素人青年較為不利。因為理論上,高度都會化的地區必然是原子化的社會,選民地緣關係十分薄弱,住大樓的選民可能連對面家裡住著誰都不認識,因此也是傳統組織網絡難以接觸到的選民。這就是我們所說的「空氣票」。


而空氣票或空氣選民,理應會更在意價值、政見,而非背景及財力,但根據歷屆結果,我的選區選出來的代議士,卻還是充斥著前現代、封建的、地方派系的、強調血緣與人治的民意代表。


隨著市地重劃,鼓山區美術館、中都、凹仔底週邊成為高雄新興大樓集中的區塊。圖片來源:photolai@數位島嶼(CC BY-NC-SA 3.0 TW)


我的選區當中,新興大樓區占了整個選區近四成的人口,在全區72個里當中,前三個里的選舉人數已可單獨選出一至二席議員。但這些大樓區的選民投票率卻低於整體平均:2014年時只有5成5上下,此次選舉也是敬陪末座。


這樣低投票率的現象,反映出都會區選民對政治的冷感:因為厭惡當前的政治陋習,所以選擇迴避政治。


但其實我們都忘了,改變的權力一直都在我們手中。如果我們不喜歡這些壟斷政治的政二代、富二代,我們難道不應該透由手中「神聖的選票」汰換掉他們嗎?!也正因如此,知名日劇《民眾之敵》的含義,從來就不是那些政客,而是我們每一個人對政治的冷漠。


對政治冷漠,才是民眾之敵。


從媒體資源分配不均到成為選戰焦點的高雄


過去媒體資源不均的現況,嚴重影響在紮根高雄的小黨。


洪正在哈瑪星巷弄中拜票。圖片來源:洪正 Âng Chèng Facebook


從2011年行政院主計處的公開資料中,顯示台灣有超過8成的大眾媒體資源集中在北部。這樣的現況,也間接影響了新聞、傳播、影視等相關科系的學生,畢業後不得不北部謀生的狀況,久而久之就共享了北部觀點,戴著天龍的眼鏡觀看全台灣。


在媒體資源分配不均的情況,深耕南部的基進黨,很難大幅度地提升知名度。


到了選舉後期,我們對韓國瑜提出的政見進行大量專業的分析與抨擊,從愛情摩天輪到太平島挖石油,儘管有成功製造話題,但後續卻無法有效讓媒體輿論針對雙方政見進行理性的分析與比較,這是很可惜的部分。


政見重不重要?看高市長選舉就知!


我們戰韓,也證明我們是唯一有戰力、不怯戰的團隊。儘管我們深知戰韓後,必然導致部分選票流失,但我始終相信,我們的失敗並非戰了韓,而是戰的力道還不夠。


選舉末期我最常碰到的質疑,其一就是「批評韓國瑜?你的政見拿出來啊!」。




我相信,政見是最能夠直接展現一個候選人的價值。以獨左標榜的基進黨,當我們在研擬城市治理政策的時候,必然是會希望透過資源的分配,弭平社會的差距,讓資源做有效的利用,進而兼顧社會、經濟、生態三大面向,在多方的利害關係人、利害團體中找到找到共好的路實現,也就是「帕雷托最適」的精神。如此才能朝向社會福利國家邁進。


為了找到這樣的路,我和基進黨的夥伴,從2016年開始就籌組NGO智庫——高雄好過日協會,從產業經濟、勞動社福、區域運輸、文教觀光、風險治理五大面向,總共累計400餘篇、70萬字以上的城市治理、市政改革的文章。更是此次全台選舉當中,唯一發表市政白皮書的候選人團隊。

以高雄好過日協會期間累積的成果為基礎,基進黨高雄五位候選人聯合發表政策白皮書,並穫多位學者好評。圖片來源:洪正 Âng Chèng Facebook


這些文章,是理念與價值的結晶。為了讓基進理念能夠觸及更多市民,我們也多次召開市政改革記者會,然而,來的幾乎都是文字記者,很少會有攝影機。當時,曾有高雄資深的媒體人私下對我說,建議要有更多衝突、叫囂的畫面,才能吸引攝影記者;而市政改革倡議的記者被認為不吸引人,媒體不喜歡。


缺少了攝影記者,代表我們的新聞曝光將限縮於網路文字媒體、平面報紙,在文字閱讀習慣日益低落的現在,效果確實有限。也因為市政改革新聞的曝光度遠低於戰韓新聞,許多批評我們「不提政見只戰別人」的民眾,根本不知道我們早已準備海量政見。


從此次高市長選舉結果來看,務實的政見依舊比拼不過吸睛但充滿唬爛的幹話,但若重來一次,我們依舊會認真討論、研究市政,因為我相信這才是讓城市進步的基石。


儘管歷經韓冬,但身為土身土長的正港高雄人不會氣餒,我們會帶著高雄人的驕傲繼續戰鬥,直到台灣迎向新共和的那一天。


儘管歷經韓冬,但身為土身土長的正港高雄人不會氣餒,我們會帶著高雄人的驕傲繼續戰鬥,直到台灣迎向新共和的那一天。圖為基進黨黃金週末造勢宣傳。圖片來源:洪正 Âng Chèng Facebook




作者為高雄市第三屆市議員選舉第六選區(旗津、鼓山、鹽埕)基進黨提名參選人,現為基進黨中執委。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