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球王,也是女性主義者的Andy Murray

Thursday, January 24, 2019

 

隨著澳洲網球公開賽進入尾聲,Andy Murray的網球生涯也逐漸要走向終點。近年受到傷病所苦的Murray早在賽事開打之前就宣稱,預計在今年溫布頓網賽後退休,但也承認澳網有可能就是他最後的出賽。

 

網壇四大天王(Big Four in Tennis)之一的英國蘇格蘭網球選手 Andy Murray於今年1月11日召開記者會,表示由於長期的臀傷,最遲將在溫布敦賽後退休,但澳網也可能成為他的最後出賽。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綜觀Murray的職業網球生涯,他曾經獲得兩面奧運金牌,還有三次四大滿貫賽冠軍,其中包括2013年和2016年兩座溫布頓網賽冠軍,前者更是在近八十年後再度為地主英國留下的冠軍,他曾在2016年11月成為球王,並保有世界排名第一的席位長達41週。

 

人們將Murray與Roger Federer、Rafael Nadal及Novak Djokovic並稱為網壇四大天王,但他真正受到網球迷喜愛與尊敬的地方,不只是他在球場上認真的表現,也因為他在球場外對於性別平權仗義直言的態度。

 

2016年,當有記者說Sam Querrey是2009年以來第一位打進四大滿貫賽準決賽的美國球員時,Murray糾正他說「是男子球員」,畢竟Serena Williams拿了好幾座冠軍,當有記者對Murray說他是第一位得到兩面奧運金牌的網球選手時,Murray也提醒對方說:「我想Venus和Serena各擁有四面金牌。」

 

他主張男網和女網賽事都應該在溫布頓最重要的中央球場舉行,也樂於見到四大滿貫賽給予男網和女網冠軍同等的獎酬,當Djokovic說男子球員應該得到比女子球員更高額的獎金時(他後來為此道歉),Murray也毫不遲疑地指出他的錯誤。

 

而且Murray不只關心網球界,當挪威足球女將Ada Hegerberg日前得到金球獎榮譽,卻問到一個明顯帶有性別歧視的問題時,Murray稱那是「另一個荒謬的性別歧視依然存在於運動圈的例子。」

 

「為什麼女性還要承受這些?我這輩子都在運動圈,性別歧視的程度真是令人難以置信。」Murray說

 

澳洲網球公開賽,1月14日,Andy Murray在第一輪對上西班牙的Roberto Bautista Agut,最終以164:139落敗,無緣晉級。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Murray為女網選手積極發聲,也許有部分是因為他有個偉大的母親。Judy Murray本身是優秀的網球選手,也是網球教練,她用心栽培Andy Murray和哥哥Jamie,讓兩人分別登上單打和雙打排名第一的王座。對於外人來說,Judy或許是個相當積極、主動的母親,當她面臨對女子選手的偏見和歧視時,也毫不畏懼。

 

2011年Judy成為英國聯邦盃(Fed Cup)隊長,她驚訝地發現儘管面對身體的劇烈變化,但女子選手彼此之間常常是不交流的,因為她們從小就被教育要把彼此當成敵手,就連教練,也以男性居多,所以頂尖女子選手的世界常常是很孤獨的。Judy不相信這套,她鼓勵女選手們至少要尊重彼此。

 

「我注意到女孩們有多不常一起出去吃晚飯。球員大部分時間都和教練、陪打員在一起,他們通常都是男性—比她們年長許多的男性。如果這些女孩有情緒或身體上的問題,她們要跟誰說?」Judy說,後來她創立了「Miss-Hits」組織,鼓勵更多女孩子拾起網球拍。

 

但是對Murray來說,他自承更加注意女網選手遭受到的差別待遇,是因為在2014年時聘用了前球后Amelie Mauresmo成為教練。在那之前,Murray也不完全支持男女選手獲得相同的報酬,但對於Mauresmo所受的攻擊和批評,尤其是當Murray輸球後Mauresmo所受到的責難,讓他有了深刻感觸。

 

對Murray來說,他自承更加注意女網選手遭受到的差別待遇,是因為在2014年時聘用了前球后Amelie Mauresmo成為教練。圖為2015年7月,兩人在溫布頓公開賽期間練習。當時Amelie Mauresmo已經懷孕,同年8月生產。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對我來說,和Amelie一起工作是因為她是這份工作的適當人選,與她的性別毫無關係。然而,我清楚地發現,她所受到的對待和從事同一份工作的男性並不全然相同,所以我覺得自己必須要為此說些什麼。」Murray在2017年時為BBC所寫的短文中這麼寫道。

 

從那時起,Murray就開始為女性平權發聲,他覺得如果沒有說出自己心聲的話,似乎很難面對那些頂尖的女網選手。

 

「我已經變成女權主義者了嗎?呃,如果成為女權主義者意味挺身而出,讓女性和男性可以得到平等待遇,那麼是的,我想我應該是。」2015年接受媒體訪問時,Murray這麼說。

 

Murray始終不覺得自己有特別仗義執言,甚至對讚美感到有點不太自在。「如果有人問我問題,我就回答。當一個男子選手說出女性運動員的正面消息時,那就成了頭條—這還滿怪的,不應該是這樣,但的確如此。」Murray曾說。

 

但這已經足以讓許多女網選手成為Andy Murray的支持者,並且為他的退休感到惋惜。美國女網傳奇Billie Jean King稱Murray不管在球場上下都是冠軍,「你對這世界最重大的影響,也許還沒到來。你對於平等的正義之聲將會激勵未來的世代。」King在推特上寫道。

 

 

這其中或許是Serena Williams說得最好。

 

「我不覺得有哪個女子球員不是全心支持Andy Murray。」Williams說:「他永遠都為女性的權利挺身而出,特別是網球。他有一個如此棒的母親,在他人生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而他自己為我們的比賽做了這麼多。」

 

「我們都愛Andy Murray。」Williams說

 

事實上,或許大家都愛Andy Murray。

 

 

 

作者本業和運動無關,因為在波士頓讀書而體會到運動如何成為一種文化,從林書豪身上發現到運動員背後的故事,大部份時候比球賽本身更有趣,所以努力想寫出不同於一般的運動故事。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