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幻的美墨圍牆、真實的政治詐術

Wednesday, January 23, 2019

 

1月21日,金恩博士紀念日,全美國都放假一天。不過,對於近八十萬名因為聯邦政府關閉而受影響的公務員,這個假期沒有什麼好值得慶祝。

 

許多人被迫放無薪假,或是被迫無薪上班。這已經是創紀錄的第三十一天聯邦政府打烊,許多公務員家庭無力繳交房租、保險費、醫藥費用,有些城市還出現了臨時的供餐救濟。媒體報導,有些走投無路的公務員只得去當優步駕駛,或學校代課老師,儘可能貼補家用。受害的不只是聯邦政府雇員,還包括其依賴各種政府福利補助與津貼的弱勢民眾,因為相關的機關都沒有辦法運作,也無法處理各給付的作業。

 

政府機關沒有經費可以運作,因此只得暫停營業,這聽起來十分令人費解,但是這即是目前深陷黨派對立的美國民主之真實寫照。美國總統川普要求國會提撥五十七億元美金,在長達兩千英哩的美墨邊境興建圍牆,阻止非法移民入境;但是趁著去年底大選勝利的氣勢,民主黨掌握的眾議院不肯放行。結果新一年度的政府預算沒有著落,從去年的12月22日開始出現政府關閉的僵局。

 

許多人被迫放無薪假,或是被迫無薪上班。這已經是創紀錄的第三十一天聯邦政府打烊,許多公務員家庭無力繳交房租、保險費、醫藥費用,有些城市還出現了臨時的供餐救濟。圖為一位運輸安全管理局(TSA)員工在領取捐贈物資。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原先,參眾兩院兩黨達成妥協方案,先通過到新年度二月底為止的政府預算,利用這段時間來協調關於美墨圍牆的爭議。不過,在保守派電視名嘴抨擊這是軟弱舉動之後,向來不願意認輸的川普反悔,結果就是目前看似無解的對峙,以及公務員與民眾的受害。

 

在全球化帶來迅速流動的當下,要打造一道二十一世紀的萬里長城,聽起來真的是背離時代流潮。川普本人對於美墨圍牆的說法也是變來變去,一下說是用鋼鐵,一下說是用水泥。他原先保證,墨西哥政府會支付經費,後來改口說新簽定美墨加貿易協定所帶來的利多就可以支應其成本。川普最新的辯護理由在於,光是走私毒品一年販賣的金額就高過建牆費用,這聽起來非常奇怪,難道一旦沒有了北上越境的毒品走私,以後就是聯邦政府開獨門生意,用毒品收益來資注建牆?

 

川普宣稱美國南方邊境面臨了治安與人道的危機,所以不得不全面興建美墨圍牆,但是政府所公佈的實際統計並不支持這種說。就聯邦重罪的犯罪率而言,非法移民比例是低於美國公民。

 

的確,約百分之九十的毒品是來自於美國以南,但是絕大多數是從機場或港口進入,而非越界走私。去年約四千位疑似恐怖份子背景的外國人士被美國移民官員發現,但是只有六位是試圖跨越美墨邊界。中南美洲許多國家經濟凋敝、治安敗壞,提供了源源不絕的移民源頭。但是他們絕大數是循正常管道入境,再向美國政府申請難民庇護,冒險橫跨不毛沙漠的偷渡者已經是二十年來最低。更重要,真正最大宗的非法移民其實是來自於逾期居留的外國人,光是前年就有近七十萬人。

 

一段美墨邊境上現存的圍離,右側為墨西哥 Tijuana,左側為加州 San Diego 。圖片來源:Sgt. 1st Class Gordon Hyde@維基共享資源(PD)。

 

如果美墨圍牆並沒有行政部門所宣傳的神奇效果,能夠徹底阻斷非法移民、恐怖份子、毒品與犯罪的源頭。那麼為何川普仍是堅持己見,不惜讓聯邦政府關閉

 

《紐約時報》報導,這個想法原先只是選舉時期的幕僚獻計,他們擔心口無遮攔的大老闆會在辯論時亂講話,所以就給他一個圍牆的提示。結果這個提示卻成為美國朝野對峙的導火線。美國的電視脫口秀就這樣開玩笑:為何當初幕僚不是提議「洞穴」(hole),這樣的話川普就可以被稱「屁眼總統」(President A-hole)?

 

從川普的背景與過往言行來看,沒有人會期待他對於弱勢者有一點同情與憐憫。這次他不惜與在野黨掌控的國會開戰,也不能只是簡單地認為這只是意氣之爭,或甚至只是川普本人的面子問題。儘管大部分美國受訪者認為,政府打烊的主要責任是在總統,而不是國會,但是仍有四成的民意支持興建美墨圍牆。

 

在去年底選舉,也有不少保守選區的民主黨候選人表態支持建牆。進一步的民調分析顯示,支持圍牆的受訪者通常傾於認為「不會講英語的移民帶來困擾」、「移民佔用了公共空間」、「覺得自己成為土地上的陌生人」。換言之,美國仍有非常強大的排外保守心態,對於這些人士而言,所謂的國際潮流或是多元文化都是威脅到自己習慣的生活方式。

 

因此,儘管耗資巨大的美墨圍牆的真正效益是非常有限,但是保守的美國人還是選擇相信了圍牆的象徵性價值。看似能夠隔離外來者入侵的銅牆鐵壁,帶了心理安慰的作用,也因此,成為政治詐術可以炒作的題材。

 

美國加州San Diego與墨西哥海岸的邊界柵欄。圖片來源:Tony Webster@flickr(CC BY 2.0)

 

美國這個老牌民主國家為了一宗政治詐術,搞成政府停擺,實在是十分難堪。不過,其他國家也沒有好幸災樂禍。在這個假新聞當道的年代,公共辯論不會釐清事理,也不會促進共識與和解。煽動民眾的無知與恐懼,也比理性說服更為容易。將外來移民視為一切社會問題的源頭,也比認真改革即有制度的缺失,更不花費用力。

 

我們沒有理由認為這種政治詐術只會在美國發生,包括台灣在內其他新興民主化的國家,實際上是暴露於更高的危險,原因在於其制度根基不深,更無法承受這種「選錯人」所帶來的危害。

 

 

 

作者為六年級前段班的中年大叔,目前育有一女一子。從小在繁華的西門町長大,看盡台北西區的沒落與重生,結果當教授的薪水在台北買不起房子。現在是靠研究與教學為生,任職於台大社會系。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