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五眼五強與CPTPP開展的印太戰略新局

Tuesday, January 22, 2019

 

2019,CPTPP生效元年

 

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在去年底於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亞、紐西蘭、加拿大、墨西哥等六國先生效,預計越南在今年三月也會正式加入。這個先在七國通用(日後應可能會擴展至所有會員國)的多邊新型自貿協定,是全世界第三大規模的多邊自貿安排。

 

而且,CPTPP的內容可說是非常高品質,二十一世紀發展出的電子商務議題、國營企業等議題都含括其中。雖然初始會員的美國並未在其中,但CPTPP仍然吸引包括英國、印尼、韓國、泰國等不少國家的目光,更被視為將會是推動未來印太經貿秩序的重要角色。

 

CPTPP正式生效,對於現在還處於混沌階段的亞太區域自貿秩序有重要影響。本身與CPTPP有競爭關係的RCEP(全面區域經濟夥伴協定)立馬處於下風。復因東協已將重心放在東協經濟共同體(AEC)的建構,中國也把重點放在「一帶一路」上,一直未能達成共識的RCEP,其角色更顯邊緣。

 

這些變化,導致日本逐漸重拾亞太區域經濟秩序的領頭羊角色。八十年代那個透過雁行產業分工而睥睨亞太區域的日本,看來有逐漸回魂的態勢。東京是否回到日本第一還不知道,但與深陷貿易戰,以及社會人口紅利不再,經濟泡沫已然吹破的中國相比,日本確實相較十年前更享有區域的經濟威望。

 

CPTPP正式生效,對於現在還處於混沌階段的亞太區域自貿秩序有重要影響。本身與CPTPP有競爭關係的RCEP(全面區域經濟夥伴協定)立馬處於下風。這些變化,導致日本逐漸重拾亞太區域經濟秩序的領頭羊角色。圖為1月19日CPTPP在東京召開第一次部長級會議前,議事人員梳理日本國旗。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以五眼為核心開展的對中科技戰聯盟

 

2019年也看到美中經濟戰在科技領域越演越烈。2018年上半年,美國先是對中興,六個月後則是針對華為。特別是對華為的鬥爭有不少作為是來自司法領域,與前任司法部長,前參議員賽森(Jeff Session)在卸任前提出之中國計畫(China Initiative)有相當關係。

 

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沿著司法途徑所展開的美中科技戰,美國的國際援軍主要是來自「五眼情報聯盟」(Five Eyes)。這個含括美、英、加、澳、紐五個說英語,有著大英殖民歷史共同背景的國家情報合作,成為美國在與中國打科技經濟戰時,尋求合作的首要國際幫手。

 

而這幾個國家中,又以澳大利亞與紐西蘭的回應最為積極。澳大利亞已經十分注意中國對澳洲的情報操作與假新聞入侵,2005年中國駐澳外交官陳用林投誠,就掀出不少中國在澳大利亞的情報操作。前年還爆出中國買通澳大利亞國會議員以便在澳大利亞為中國說話的醜事。因此坎培拉會積極回應中國間諜以及對中情報合作等要求,是可以預見的。

 

近年來,紐西蘭也開始注意中國對紐西蘭的滲透。紐西蘭學者Anne Marie Brady出版"Magic Weapon"後,竟然出現多次對她在學校的研究室以及家中的外力闖入,雖然還沒證實這些闖入是受中方指揮,但與中國的關係似乎是顯而易見。而紐西蘭去年發表的戰略防衛政策聲明(Strategic Defence Policy Statement 2018),更提到中國是紐西蘭的重要威脅。中國在南太的作為更令紐西蘭警覺,加上中國對紐西蘭政界的影響程度,也大到逐漸為外界覺知。過去認為那種優游自在,對世界充滿美好和平想像,對外事務注於國際貿易的紐西蘭已不復見。

 

而紐西蘭去年發表的戰略防衛政策聲明(Strategic Defence Policy Statement 2018),更提到中國是紐西蘭的重要威脅。中國在南太的作為更令紐西蘭警覺,加上中國對紐西蘭政界的影響程度,也大到逐漸為外界覺知。圖為去年7月6日,紐西蘭國防部長Ron Mark在威靈頓維多利亞大學發表2018年《戰略防衛政策聲明》。圖片來源:紐西蘭國防部網站(CC BY 4.0)。

 

脫歐後引發英國對五強加重興趣

 

除了五眼聯盟在美中經濟科技戰扮演吃重角色外,目前與歐盟為了如何脫歐、是否能達成有協議的脫歐而一個頭兩個大的英國,對於亞洲表現出遠較過去為高的興趣,而這次的方向,又與先前卡麥隆總理把中國當成英國經濟救命索截然不同。

 

卡麥隆首相的亞洲想像就是中國,搞定中國就搞定一切。雖然梅伊首相也知道與歐盟關係下降後,英國必須提升亞洲在英國戰略視界所給定的角色,但並沒有犯下從中國觀點看亞洲,看亞洲就是看中國的這些問題。

 

事實上,在2016英國脫歐公投過關後,英國是日漸強化其與亞洲的關係,包括與日本、印度等國強化雙邊關係,也加大其海軍在南海的巡弋的強度與密度,更加深其既有「五強軍事聯盟」(英、星、馬、澳、紐)的作業強度。

 

在面臨與歐盟關係可能變差的前景下,根據其過去兩百年的戰略傳統,英國往往會先訴諸與前大英國協成員國的合作作為其經濟與安全戰略的國際支撐,之後再談其他地緣領域的可能合作。

 

當然,英國在二戰後的策略是緊抱美國,確保美英同盟關係的特殊性與緊密性。鑒於美國集中全力展開與中國的地緣戰略競爭,不管是為了英美同盟,還是為了中國對其自身利益的侵犯,英國對此自是全力配合。

 

事實上,在2016英國脫歐公投過關後,英國是日漸強化其與亞洲的關係,包括與日本、印度等國強化雙邊關係,也加大其海軍在南海的巡弋的強度與密度,更加深其既有「五強軍事聯盟」的作業強度。圖為2018年,英國國防部長Gavin Williamson在新加坡參加香格里拉對話,與新加坡簽署防務合作協議與諒解備忘錄後對媒體發表談話。Gavin Williamson日前也接受《週日電訊報》專訪,表示英國考慮在南海週邊建立基地。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對四方安全對話與東協的疑慮,導致日澳紐區域角色日益重要

 

有趣的是,不論是CPTPP、五眼同盟、或是五強協議等,澳紐都有參與。在美國發動印太戰略並提出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對話後,不少東協國家對此議論紛紛。

 

新加坡更強調東協中心性,生怕東協在中國「一帶一路」以及美國的「四方安全對話」這兩大機制的夾殺下,東協成員國會被個別被中美的區域計劃引誘,而對東協不感興趣,這樣一來,將使東協的角色進一步被邊緣化。對於透過東協以取得國際與亞太區域議程的發言權之新加坡來說,東協一旦失去重要性,也形同讓新加坡失去了操作空間,難怪星國李顯龍總理會反覆強調東協中心性的重要性。

 

正因為東協部分國家對東協中心性是如此強調,美國之後就不再強調四方安全對話;中國則是把RCEP談判拉回議程中,以降低東協對中國的戒心。這個發展,反令美中競逐中「讓出」了部分印太戰略調整的空間,日本、澳大利亞、紐西蘭成為三個印太區域的議題領頭者。

 

印太區域的戰略局勢,雖然還是以美中對峙為主要規範結構,但現在的發展卻使得日、澳、紐的戰略迂迴空間赫然增加許多。從這個角度看,今年整年在印太區域,對於中國的銳實力問題,以及南太區域的發展等,肯定會有更多關注。台灣的回應會更需要彈性與速度,畢竟像澳紐等這樣的中型國家,反應的速度會相當快,區域戰略局勢就會處於更為流動的狀態了。

 

東協與美中對抗情勢的競合,反令美中競逐中「讓出」了部分印太戰略調整的空間,日本、澳大利亞、紐西蘭成為三個印太區域的議題領頭者。圖為2018年APEC峰會中,澳、日、新、紐、美各國領袖參與Leaders Electrification Project meeting,協助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電力發展。左起為澳洲總理Scott Morrison、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巴布亞新幾內亞總理Peter O'Neill、紐西蘭總理Jacinda Ardern、美國副總統Mike Pence。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作者為讀錯書,入錯行,生錯時代的政治邊緣人。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