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圖從美國圍堵中脫困的中國:「習五點」的時機與動機

Tuesday, January 22, 2019

 

 

今年元旦,習近平發表對台新政策「習五點」。中國正面臨內外嚴重危機。國內經濟嚴重下行,產業升級遭遇困境,群眾抗爭不斷;對外進行地緣經濟擴張的「一帶一路」接二連三踢到鐵板,美中貿易戰方興未艾,軍事擴張遭到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民主國家集團的封鎖。習近平為何選擇在這個時間點上,發表一份如此不受台灣人民歡迎的文件?

 

美國對中政策典範轉型

 

顯然,一個最常被引用的揣測是,親中的國民黨在2018年底的地方選舉中大獲全勝。因此,習近平想趁勝追擊,推動「一國兩制」進程。但蔡英文總統選擇明快回擊,使得台灣民意展現難得的團結一致,反對中國重新定義的「九二共識下的一國兩制」。蔡英文的談話效果,適時穩住了台灣的「國家條件」(stateness),獲得國際媒體強力支撐,因此破了習近平的發球局。

 

蔡英文總統選擇明快回擊,使得台灣民意展現難得的團結一致,反對中國重新定義的「九二共識下的一國兩制」。蔡英文的談話效果,適時穩住了台灣的「國家條件」(stateness),獲得國際媒體強力支撐,因此破了習近平的發球局。圖片來源:總統府flickr(CC BY 2.0)

 

然而,我們必須進一步在地緣政治格局中,觀察習講話的時機與動機:「拉住台灣」是習穩住自己政權的一個關鍵步驟。美中貿易戰背後是科技戰,美國正在防範中國藉由「中國製造2025」等產業升級戰略躍升為「核心國家」。目前全球媒體聚焦在美中貿易戰,川普也利用中國可能做出的讓步,而大肆宣傳其「美國優先」政績。但是,仔細觀察圍繞在川普決策圈的一群策士與政策執行者,他們正在利用川普民粹政治製造出來的機會結構,執行一項對中大戰略。這份「戰略綱領」,基本上體現了美國對中戰略的「典範轉型」,從「交往」到「圍堵」的歷史性變化,因為美國的對中決策圈認定,中國有爭霸的企圖,而且正在跟美國爭搶霸權。

 

台灣須擬定國家發展戰略目標

 

因此,對中國而言,更深刻的危機是,西方集團正在形成對中國「圍堵」態勢,中國如何脫困而出?台灣扮演何種角色?美國的印太戰略逐漸成形,同時美國大幅增加對台灣的實質外交與國防支持,將台灣納入印太戰略的一環。因此習近平急著想拉住台灣,不要讓台灣往法理獨立的方向移動,至少要牽制住台灣的戰略地位,並再度對國際宣稱中國對台灣擁有「宗主權」(suzerainty)。近年來,中國施展所謂「銳實力」,尋求從內部分化台灣國家認同,讓台灣在對美日政策,以及對中政策上,產生混亂與內鬥,繼而形成印太戰略的一個破口。

 

「習五點」中出現一段乍看脫脈絡的文字:「70年來,我們高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旗幟,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基礎上發展同各國的友好合作,鞏固國際社會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格局,越來越多國家和人民理解和支援中國統一事業。」「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最初是在1950年代,中國處理與印度邊界糾紛時提出,後來也用於處理與緬甸關係。

 

那麼,習近平在對台灣喊話時,為何要提出和平共處五原則?因為「習五點」意在對國際喊話,提醒國際在處理台灣問題時,需要「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這是上述要求國際尊重中國對台「宗主權」的一個佐證。接著,習近平再度強調對台保留動武選項,「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這個「武統」的威嚇,不但是針對台灣人,也針對美國。中國是否有能力採用武力佔領台灣,執行兼併與統治,是一回事。但中國能否以武力手段阻止台灣往法理台獨移動則是另一回事。這裡,台灣自己必須搞清楚:北京的階段性對台戰略目標設定在哪裡;台灣的國家發展戰略目標是什麼,步驟如何擬定。

 

習近平在對台灣喊話時,為何要提出和平共處五原則?因為「習五點」意在對國際喊話,提醒國際在處理台灣問題時,需要「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這是上述要求國際尊重中國對台「宗主權」的一個佐證。圖為2014年6月28日,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和平共處五原則發表六十週年紀念大會」上。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核食公投」幫助北京戰略解圍

 

從地緣政治角度看,北京的盟友國民黨(或部分國民黨),在2018年地方選舉中,塞入一項「日本核食公投」,也有幫北京解圍的作用。這個公投案通過,讓日方非常不滿,對蔡政府失去耐性,使得台灣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時程無限期推遲,而延緩了台灣與國際經濟更緊密接軌。這對中國拉住台灣是有利的一步棋。

 

但為什麼習近平要強力推銷「一國兩制」?表面上邏輯不通,因為北京也明知台灣人對「一國兩制」不買帳。重點不在「一國兩制」本身,而在於習近平提出的「總路線」。「習五點」是個文件,有了文件,下面的對台官僚系統就可以動員起來。「習五點」內文鋪排了要培育在台灣各黨派、各階層的代表性人士,舉行協商。這對在台灣配合中國政策的在地協力者(local collaborators or co-operators)而言,就創造了尋租發財、以及追逐政治權力的想像空間,讓具有政治企圖心的政治人物,燃起「讓我來代表台灣跟北京談」這樣的念頭。「習五點」的總體戰略,也試圖在心理戰層面上,突破台灣的民主防衛、分歧撕裂台灣的民主共識,利用野心家與發財夢想家來持續孵育一個「中國利益代表團」。因此,「一國兩制」只是其終極政策的揭示性說詞,雖然它的確是北京規劃的對台最終目標。

 

習近平同時提到:「我們要積極推進兩岸經濟合作制度化,打造兩岸共同市場。」重點是,北京將持續以「商業模式」收買台灣,訴求人心普遍存在的物質慾望與權力慾望。「習五點」,講穿了,就是執行「分而治之」策略、分批消化台灣抗拒中國併吞的政治力。當台灣媒體大力配合討論「習五點」,報導所謂「中國統一台灣步驟」,造成社會人心的恐懼與憂慮,中共就已經在成功執行對台灣的心理戰了。

 

習近平同時提到:「我們要積極推進兩岸經濟合作制度化,打造兩岸共同市場。」重點是,北京將持續以「商業模式」收買台灣,訴求人心普遍存在的物質慾望與權力慾望。圖為習近平在「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大會」上。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台灣成為印太戰略中的矛盾存在

 

目前,民進黨政府的外部戰略環境是有利的,美國與西方支持台灣抵抗中國武力威脅與銳實力入侵。國際媒體在報導「習五點」時,也都聚焦在中國不放棄武力兼併台灣。美國相當信任並支持民進黨蔡英文政府。但是,如果2020年國民黨重新拿回政權,而新政府又開始執行親中政策,局勢就會改觀,美台之間的戰略信任就會被破壞。

 

放置在目前地緣戰略結構中,台灣是美國印太戰略結構中的一個「奇怪存在」:台灣在對外關係上,是資本主義民主國家集團的一個(準)盟友,也是美國防堵中國軍事力量擴張的第一島鏈重要一環;但是,這個西方盟友,目前雖然由親西方的民進黨執政,但是台灣內部卻有一個強勢的親中力量持續在成長,這個親中勢力在社會政策戰線上又與諸多保守反動勢力結盟,而北京也非常擅於操弄分裂台灣內部的社會分歧。日漸深化的社會分歧,使得台灣愈來愈難在抵抗中國併吞的運動中,達成民主防衛的團結力量。這個矛盾將是台灣在面對中國「發大財攻勢」時,相當易燃的引爆點。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著有《第三種中國想像》,與蔡宏政、鄭祖邦合編《吊燈裡的巨蟒:中國因素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即將出版《尋租中國:台商、廣東模式與全球資本主義》。

賴怡忠、董立文、張五岳、王丹、趙君朔、曾昭明,
更多群英觀點,盡在【習近平對台新方針專題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