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執政黨是怎麼輸掉五邦大選?

Thursday, January 17, 2019

 

2018年12月11日,印度宣佈年末五邦議會選舉結果。執政的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 BJP)在五個邦——中央邦(Madhya Pradesh)、拉賈斯坦邦(Rajasthan)、米佐拉姆邦(Mizoram)、恰蒂斯加爾邦(Chhattisgarh)與泰倫加納邦(Telangana)表現均超乎預期地弱,以慘敗的方式失去執政地位。

 

印度在2018年底先後舉行五邦邦議會選舉,此次選舉被視為2019大選前哨戰。圖為婦女在拉賈斯坦邦的Padampura地方投票。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其中,在拉賈斯坦邦和恰蒂斯加爾邦,印度最大反對黨國大黨(India National Congress, INC)得票數過半,獲得單獨組建政府的權利。在支持率接近的中央邦,國大黨獲得了總席位230席中的114席,執政黨印度人民黨只剩下109席,比起先前超過三分之二的165席,完全不能看。雖然兩大黨都沒能超過半數,但國大黨拿到了121席的支持,超過總席次的半數,順利組建邦政府。另外兩個小邦,人民黨幾乎沒有存在感,慘敗給了地方政黨。

 

此次五邦改選被認為是2019年印度全國大選的前哨戰。這三個大邦——拉賈斯坦、恰蒂斯加爾、中央邦,是2014年大選時印度人民黨的重要票倉。中央邦與恰蒂斯加爾邦,印度人民黨更是連續執政超過15年,這兩個地方會輸掉執政權,概念上就像台灣民進黨輸掉高雄與宜蘭一般的不可思議。兩邦在印度下議院543席佔有40席,這40席目前都是印度人民黨的議員,地方政權易主意味著鐵票鬆動的印度執政黨麻煩不小。

 

人民黨在這三個大邦的失利令人錯愕,國大黨的勝利也令外國觀察家難以理解。這究竟是甚麼狀況?印度執政的總理穆迪,被公認是印度有史以來能力最強的總理,也是印度有史以來推動改革政策最多的政府,為什麼連有政績的穆迪政府也可以輸成這個樣子?

 

首先,印度人民黨在其「印度語腹地」的失利表明,精心打造的穆迪─沙阿(Modi-Shah)改革聯盟形象已經破滅。這並不是人民黨缺乏努力,而是人民黨政府將黨派間的競爭變成穆迪(改革者)和拉胡爾•甘地(Rahul Gandhi,無能的紈絝子弟)這兩人之間的形象對決策略已不再有效。

 

第二,國大黨主席拉胡爾•甘地在大眾心目中的形象一直很糟糕,這老兄在穆迪宣佈廢舊鈔票的第一時間,不是在政治上反對,而是趕緊排隊領錢。拉胡爾一直被公認為一個紈絝子弟,過去在人們的印象裡就是無能又懶惰。現在人民黨的領袖們可能需要檢討一下,一個那麼廢的人帶領的政黨,是如何在自己的鐵票區擊敗有史以來最強大的穆迪?未來將競選主軸可能要轉成政策上的競爭才行。

 

第三,國大黨執政的大邦數量增加了一倍多:從原本兩個(卡納塔克邦和旁遮普邦)增加到五個。對於一個在慘敗恥辱中度過了三年多的國大黨來說,提升士氣在此刻顯得格外重要。除此之外,這一結果可能會為國大黨在2019年的全國大選增加募款能力。

 

印度最大反對黨國大黨在拉賈斯坦邦和恰蒂斯加爾邦得票數過半,取得單獨組建邦政府權力,在中央邦則取得其他黨派支持合組邦政府,開始從三年多前的慘敗恥辱中走出。圖為12月11日投票結果公佈後,國大黨主席Rahul Gandhi在新德里舉行記者會。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第四,選民用自己的不爽懲罰了勇於改革的印度人民黨。五邦變天的根源可以追溯到2016年11月8日,穆迪宣佈一夜之間廢除86%的流通貨幣。在印度,98%的交易都是用現金進行的,93%的勞動人口也在只付現金的情況獲得薪水,銀行分行有限,有超過兩成的印度人根本連銀行戶口都沒有,穆迪的「閃電廢幣」政策雖然打擊了遍及全國的貪污活動,但是也嚴重妨礙了印度窮人的生計。

 

2017年初印度人民黨在北方邦(Uttar Pradesh)取得的壓倒性勝利,當時人民黨的領袖們相信,廢鈔是他們對付地方派系貪腐問題的殺手鐧。但是現在看起來,北方邦的窮人是被誤導而投了人民黨一票,那時印度人民黨的領袖們還沉浸在一種全民支持改革的錯覺中。但到了2018年年初,這種錯覺已經被憤怒所取代。

 

到了2018年,接連爆出金額高達18億美元的旁遮普銀行巨額貸款詐騙案、印法戰鬥機購買弊案等,使得穆迪政府的公信力受到嚴重挑戰。不少民眾轉而認為穆迪政府已成為「富人」的代言人。這看起來像是台灣民進黨在一例一休修正案後被改叫資進黨有異曲同工之妙。

 

第五,選舉結果出來後,西孟加拉邦首席部長Mamata Banerjee(一向是印度共產黨執政的邦,2011年Banerjee率領草根國大黨〔All India Trinamool Congress〕在該邦獲勝後執政迄今)立即對媒體表示,印度人民黨的傲慢自大導致了其失敗。這個觀察有其道理。穆迪牢牢控制德里政府,內閣成員在他們領導的部門中沒有任何權力。高級官員帶著各種指令和檔案進出總理辦公室,人民黨其他人都不敢對穆迪總理的意志說不。

 

選舉結果出來後,西孟加拉邦首席部長,草根國大黨領導人Mamata Banerjee立即對媒體表示,印度人民黨的傲慢自大導致了其失敗。圖片來源:Biswarup Ganguly@維基共享資源(CC BY 3.0)。

 

穆迪求功心切,同時會迅速否認自己犯過的錯誤,比如廢舊鈔帶來的災難性後果,隨意實施的商品和服務稅(Goods and Service Tax, GST),以及他的追隨者以保護奶牛、種姓特權或印度教「純潔性」的名義所實施的暴力行為等。

 

第六,由於穆迪政府所犯的錯誤以及政策上的激烈變動,印度人民黨已經用盡了所有可以拿來為政策辯護的努力。2014年穆迪所提出的「全民發展」、「最小政府、最大治理」等宣傳標語現在看起來像是笑話。

 

敗選之後,印度人民黨為了重獲民眾的支持,開始提出一些荒謬的提案,比如在阿約提亞建一座羅摩廟(Rama or Ram,印度教的一位聖者),使得強烈的極端民族主義又重新浮出水面。人民黨也提出了其他的一些措施,比如修改法律,允許來自鄰國的印度教徒自動獲得公民身份。不過,這些措施目前看起來效果有限。

 

此次五邦改選的結果會影響印度2019年大選的結果嗎?簡單的算術如下,人民黨在2014年獲得了拉賈斯坦邦、中央邦和恰蒂斯加爾邦總共520個邦議會席位。在國會選舉中,印度人民黨從這三個邦獲得了65個國會席位中的60個,當年印度國大黨只獲得了4席。而2018年,印度人民黨在拉賈斯坦邦、中央邦和恰蒂斯加爾邦只贏得了193個邦議會席位。差距之大,可見一般。

 

印度人民黨要扭轉頹勢,看起來不容易。最重要的,人民黨要設法重新獲得印度廣大農民的支持。從此次選舉來看:得農民者得天下。敗選後,穆迪政府立即宣佈計畫取消大規模的農民貸款。穆迪果然是狠角色,該用民粹手段的時候,就算把專業第一的印度央行行長逼下台也在所不惜。

 

印度人民黨要扭轉頹勢,看起來不容易。最重要的,人民黨要設法重新獲得印度廣大農民的支持。圖為今年1月印度人民黨的全國大會上,黨員們呼喊口號。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其次, 對人民黨來說必須迅速落實多項政治承諾以及增加就業,但要這都要錢,必須有資金來源,因此穆迪政府與印央行的角力還是要繼續進行。當然這對外國投資者顯然是壞消息,印度盧比要升值很難了,股市也許不致至於表現太差。

 

那麼形象極糟、過去五十年以貪腐著稱的印度國大黨有望再次執政嗎?五邦選舉結果公佈前夕,在國大黨主席拉胡爾•甘地號召下,反對黨大聯盟在德里開會,來自南印度、西孟邦等地區的21個反對黨參加,但北方主要反對黨大眾社會黨、社會黨等未參加。選舉結果公佈後,大眾社會黨和社會黨馬上表示,願意與國大黨好好談談。倘若反對黨大聯盟組建成功,那將是對穆迪總理的連任形成巨大壓力。

 

2019年的印度全國大選因為印度人民黨的在五邦選舉大敗而出現變天的可能。目前離2019年印度國會改選不到半年,印度人民黨若想繼續執政,必須更努力贏得民心,才可能擋下反對黨聯盟的挑戰。不論什麼辦法。

 

 

 

作者在台大碩士班沒畢業,後來在荷蘭萊頓大學研究所也沒畢業,當過體育記者、 民意調查員、補習班老師、經濟分析師、債券交易員、基金經理;在台北/香港/倫敦/上海工作過。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