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狗人生(38):有點神祕的「台北記者俱樂部」

Tuesday, January 15, 2019

 

《經濟日報》前總編輯盧世祥,1997年發起成立「台北記者俱樂部」的構想,由於盧世祥為人正派、新聞素養豐富、注重專業倫理,所以他所邀請的老記者們幾乎全員參加;由於不對外聲張、行事低調,會員又是各紙媒及電視台的資深新聞人,其中大多數是編輯部的高階主管,每兩個月找貴賓來和大夥座談、開會,問些線上記者不方便、沒注意到的問題,也讓主管們有些背景的了解。為保護來賓,談話內容基本保密,於是該組織遂被籠罩在一層神祕的薄霧裡。

 

《經濟日報》前總編輯盧世祥,1997年發起成立「台北記者俱樂部」的構想,由於盧世祥為人正派、新聞素養豐富、注重專業倫理,所以他所邀請的老記者們幾乎全員參加。圖為盧世祥在2018年新書《台灣的恩人群像錄》發表會上。圖片來源:華視新聞Youtube。

 

據盧世祥表示,這個組織的目的,是新聞當事人親自來與媒體編採主管對話、溝通,以減少誤解。為了讓來賓放心說話,我們會向來賓誓言絕不洩漏、絕不錄音、來賓所言絕不出現在媒體上、以及絕不接受來賓支付餐費,反倒是我們支付包括來賓及其助理的餐費。會員都定期繳交費用,每次一萬元,用完再收。這「四個絕不」21年來沒有破戒過,來賓也因此信任我們,敢於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建立起良好的溝通方式與管道是記者俱樂部能維繫下去的關鍵。

 

曾經來過記者俱樂部的賓客基本上都是政界高層,通常有些爭議:人事爭議及政策爭議。我們最喜歡有爭議的政治人物,一方面有如鯊魚聞到血腥;二方面來賓正在爭議的當下,記憶最新鮮,也正在氣頭上;三是來賓如何回答問題顯示出他的人格特質和個性,尤其是情緒的控制可以看出受訪者的修養。

 

我發現與這些公眾人物交談能夠化解偏見,因為他們的自我辯護會說出很多內幕的故事,也能把事理慢慢說清楚。其次,無論來賓是藍是綠,到了我們這個藍綠兼具的組織裡,也不會像平日那樣齜牙咧嘴、黨同伐異。我們發現原來這些政壇鬥魚其實是很溫和有禮、理性可愛的,原來以前都誤會他了。親身接觸與遠距離憑顏色偏見或外表想像會有很大的認知差距。多元寬容使這個組織得以長久。

 

曾經蒞臨的來賓很多,包括成立以來第一位外賓:達賴喇嘛。他要我們到他住宿的福華飯店見面。他用中國普通話和英語跟我們打招呼,然後幾乎都講英語。他雖無大學學歷,但頭腦清晰,態度溫文,言談充滿智慧。我問他過午不食夜裡餓了怎辦?他搔搔頭(柯文哲大概是被他傳染的。黃安,趕快去密報,揭發柯與達賴的祕密關係,他倆通關密語就是搔頭。)說去廚房偷吃。又問清晨四點起床早課,睏極怎辦?他又搔頭說,一面念經,一面打瞌睡啊,逗得我們全員大笑。

 

難怪達賴那麼受世界各國的歡迎,他的天真質樸和智慧飽滿,非常有說服力。我心裡想中共為啥跟他過不去,一個和尚能有多少大砲、坦克?(史達林藐視教皇國的貶損語),迫害他逃亡的結果是讓原先偏遠罕有人知的密宗,反而成為散佈到全世界的宗教,並得到國際的同情,達賴也因此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加上屠戮新疆,中國的世界形象糟糕透頂。中共迫害達賴與西藏,給全世界畫了一幅解放軍殘暴鎮壓無爭和尚的具象畫。

 

達賴喇嘛是台北記者俱樂部成立以來第一位外賓,他的天真質樸和智慧飽滿,非常有說服力,難怪那麼受世界各國的歡迎。圖為2014年達賴喇嘛在挪威奧斯陸受訪。圖片來源:Miljøpartiet De Grønne@flikcr(CC BY-SA 2.0)。

 

來過記者俱樂部當貴賓的人士我記得的有:蔡英文、馬英九、陳水扁、李登輝、呂秀蓮、陳菊、柯文哲、楊秋興、管中閔、王金平、吳敦義、洪秀柱、蘇嘉全、李應元、李鴻源、盧秀燕、賴清德、楊偉中等上百人。邀請但堅決不來的只有宋楚瑜和彭淮南。

 

馬英九是在台北市長任內應邀來參與本會。那時他意氣風發,俊俏的臉上光芒四射,一幅即將君臨天下的氣勢。外表雖然和藹可親,但內在強大自我的崢嶸頭角直欲穿身而出。

 

馬當選總統後,沒有再來,但他兩次在總統府宴請《蘋果日報》政治組,我也受邀而去。在宴席上我說唸初中時在救國團的暑期戰鬥營認識馬,上課時老師要我們盍各言爾志(將來想做什麼?)大家講的都差不多,只有馬出驚人之語:當中華民國總統!令我印象深刻,後面有同學小聲說:「又不姓蔣,怎能當蔣總統?」不料他果然當到總統,多年的禱告被上帝聽見了。

 

馬英九是在台北市長任內參與台北記者俱樂部。那時他意氣風發,俊俏的臉上光芒四射,一幅即將君臨天下的氣勢。圖為2005年贏得年底三合一選舉後,接任黨主席未滿一年的馬英九向支持者致謝。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所以馬是那個時代「勵志」故事的典範,是「少有大志」的現實榜樣,印度寶來塢最擅長拍勵志電影,馬的故事說不定會被相中。

 

我說完這個故事,馬很高興。我趁機送給他一本書作為見面禮,就是當時剛翻譯出版的政治學名著《國家為什麼會失敗》,他隨手交給助理。過了一陣子我在外面應酬,席間有一人突然問我:「你是不是送給馬總統一本書?」我回答有;他說馬把書交給他了,要他們閱讀。那本書並不易讀,覺得很對不起那位老兄,以後再也不敢推薦什麼書給馬總統啦,以免助理們生靈塗炭啊!當總統很忙,忙到無暇看書,國家為什麼失敗也無關宏旨了。

 

「台北記者俱樂部」的成員有《聯合報》、《中國時報》、《自由時報》、《蘋果日報》、前《自立晚報》,以及幾家電視台的編輯部主管。此外,本組織規定只要出任公職,就須立即退出,等回到民間媒體歡迎再回來,以免利益衝突。此一規定被嚴格執行,以致若干成員因擔任公職而離去。

 

我個人很喜歡這個組織,它濟濟多士,都是新聞界的才子才女。討論起來皆言之有物,並且個個都嚴守專業倫理,為人方正,對時弊針貶毫不客氣,具有新聞人的熱情和洞見。希望這樣的專業原則能逐漸矯正新聞界的歪風。

 

台北記者俱樂部部份成員合照。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作者年齡:電競元年之史前玄武紀

經歷:媒體工作三十五載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