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陰暗面的浮世繪:評《小美》

Friday, December 21, 2018

 

 《小美》海報。圖片來源:IMDb。

 

如同片名一般,《小美》乍看是部小品,但卻令人驚豔連連。《小美》的劇情架構很簡單:在服飾店當店員的一個年輕女子失蹤了,片子情節便是一連串針對相關人士的訪查,試圖找出她的下落與事情的真相。

 

這是犯罪懸疑電影的基本老梗,預告片所呈現的詭異氛圍則容易讓人以為這是部類似《紅衣小女孩》的靈異電影。通俗類型的外觀就像小美的秀氣言行與入時打扮,其實都只是表象。隨著片子的開展,呈現在觀眾眼前的是敘事架構特出、情節出人意表的高度風格化作品。

 

一位不曾現身鏡頭的調查者,持攝影機四處訪問認識小美的人;透過九個受訪者的敘述,逐漸勾勒出她的生命樣態:因拉K而必須長時間包尿布的嬌小女孩,出身東部小鎮,幼年父母離異,父親早逝,在家鄉和前男友一起染上毒癮,有尿失禁的毛病,獨居的公寓髒亂不堪,在應徵一個可疑的工作後與男友失聯…。

 

一些評論說《小美》採取的是「偽紀錄片」的形式。其實不盡然。因為片中隨時穿插受訪者回想的場面,此外也有些相當具有創意的場面安排。例如,納豆飾演小美異母哥哥在路旁吃飯時受訪,這也是他和小美最後一次見面的場景,於是問答過程中,小美便以當時的狀態出現坐在旁邊。由於觀眾和訪問者的視角合一,而讓魔幻詭異的氛圍更加濃重。相較之下,張少懷飾演的靈媒在夜間荒地燃燒火把,試圖和小美通靈的場景,反而顯得有些造作。

 

受訪者面對鏡頭的獨白,構成影片敘事的重要橋段。這樣安排對演員演技是相當直接的挑戰。陳以文邊做臉邊以廣東腔回答的傑出演出,是評論最常提及的。其實納豆、尹馨、柯淑勤等老牌演員也有精彩的發揮,不過讓筆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劉冠廷的演出,他配合獨白內容的種種神情讓人拍案叫絕。「演技派」這個舊名詞現在很少出現在影劇版,但《小美》讓觀眾過癮地看到當今台灣演員的實力。

 

受訪者面對鏡頭的獨白,構成影片敘事的重要橋段。這樣安排對演員演技是相當直接的挑戰。陳以文邊做臉邊以廣東腔回答的傑出演出,是評論最常提及的。圖片來源:IMDb。

 

本片是廣告片導演黃榮昇第一部劇情長片作品,由著名導演鍾孟宏監製,並以化名「中島長雄」擔任攝影。黃榮昇在報導者的訪談不吝感謝推崇鍾孟宏的指導與幫助。本片確實染上鮮明的鍾孟宏風格,像是善於發掘台灣某些既真實又古怪的景觀加以巧妙運用,或是以攝影的色調來增添影片的迷離氛圍。此外,也有一些出人意表的段落,如飾演房東的陳以文突然演練他過世的父親留給他的拳法給訪談者(觀眾)看;或是被問到怎麼會知道小美面試後留地上的水跡是尿液時,經理臉上出現的表情。這些突梯情節為沉重的主題增添了荒謬的趣味。

 

黃榮昇在訪談中表示,拍片的構想來自閱讀社會版少女吸毒被捕或身體受損的新聞,而他構思影片時曾走訪監獄、教會等相關機構進行訪談。《小美》的風格不是台灣新電影式的寫實,一些細節卻有強烈的現實感。例如前男友提到他們如何染上拉K惡習時,提到台灣的小鎮都有一間KTV,但不是老樂迪或錢櫃這種連鎖店;而他們鎮上KTV到了晚上十一點,前面都會停一輛賣襪子的小貨車,起先他覺得奇怪,後來就發現這貨車甚麼毒品都有賣。從這類細節描述可以看到導演下的研究功夫。

 

小美理應是本片主角,但片中她從未開口說話,都是別人在談論她。從片頭宏偉的空拍鳥覽,接著就轉到狹小老舊的「新加坡理髮廳」,鏡頭緊盯著房東臉部的特寫;這似乎預示了影片就是要透過沒有發聲權的小人物來描繪時代的洪流。

 

這部電影有許多光線明亮的場景,但描繪的卻是許多人看不到或視而不見的社會景象。《小美》稱得上是當代台灣陰暗面的浮世繪。影片開場的鏡頭捕捉了龐大的車流,而片中人物經常在移動:走路、開車、騎摩托車、搭火車。許多的情節和對話都是在移動中進行,但女主角最後卻在大海旁走入排水道的涵洞,而她前男友送她的車子早就燒成殘骸。

 

《小美》是一則關於台灣社會流動性的悲慘寓言。 

 

 

 

作者為學術思想雜工。學生時代就熱愛看電影,如今仍保持每週進電影院的好習慣。業餘興趣雜亂無章,偶爾從事電影與文化評論。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