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後檢討:以NCC 為例

Wednesday, December 5, 2018

 

九合一大選後,風和日暖,陽光燦爛。剛割過草的公園裡,空氣釋出青草的芬芳。人們欣賞著街頭藝人的音樂,小孩戲水,寵物曬太陽。在這個曾經長期戒嚴的國度,自由彷彿已是天經地義。但在親中陣營大勝後,許多人驚覺台灣為期三十年的自由民主突然陷入空前脆弱狀況。有人說,是戰場開太多,得罪了太多既得利益者。我看,是改革欠缺決心與謀略,統治之道與術兩頭落空的結果。

 

道是核心價值,術是執行能力。有堅定追求的理念目標,才可能有卓越的執行力。民進黨二次執政後,有根據一套核心價值來安排國家重要職位的適當人選嗎?大家見到的是民進黨政府在自己人的小圈圈裡權力分贓,對於佔位者沒有賦予改革的明確任務,已致許多人吃相難看,行徑離譜,在各個領域引起民怨,不僅錯失改革時機,更造成人民對政府喪失信任。

 

以負責電信與媒體監理業務的NCC為例,過去兩年半的表現可謂荒腔走板。選後NCC在12月5日急巴巴通過了疑點重重的中嘉系統交易案,等於是執政的民進黨打臉在野的民進黨。故事要從2012年民間發起反媒體壟斷運動說起。當時民進黨在野,由柯建銘總召在立院辦公室邀集專家研議修法,接著民進黨在2014年初推出《反媒體壟斷法》,並由當時主席蘇貞昌召開記者會宣示立場,有效箝制了國民黨主政的NCC在中嘉系統併購案中對不適格的業者放水。

 

2012年民進黨仍然在野時,民間發起反媒體壟斷運動,促使民進黨在2014年初推出鎮《反媒體壟斷法》,有效箝制了國民黨主政的NCC在媒體併購案中對不適格的業者放水。圖片來源:Shih-Shiuan Kao@flickr(CC BY-SA 2.0)。

 

2016年民進黨選舉大勝後,黨智庫再次將《反媒體壟斷法》搬上台面,邀請相關領域專家密集開會,一再精修法案條文,最後在執政前夕拍版定案。

 

本以為這部法案在NCC委員換人後很快就會走完程序順利立法,結果《反媒體壟斷法》在NCC昏睡至今,府院沒有責任嗎?就算是獨立機關,主委也是政治任命,怎可能由她任意而為?說實在的,民進黨做在野黨相當稱職,比國民黨做在野黨的表現好太多。可是一旦執政,怎麼就國民黨上身,只想著收買媒體,在可以控制的媒體安插不適任者做政治酬庸,並讓NCC變成護航業者的廢物機構?

 

近日民進黨立委段宜康不斷批判NCC疑似對此次卷土重來的中嘉系統交易案放水。段宜康提出的質疑包括,此交易案銀行貸款金額高達91.46%,金錢遊戲玩的離譜;還有背後隱藏了「頻道大亨」的資金,疑似垂直壟斷。此案引起的風暴,讓我們更加質疑,原來NCC一直讓《反媒體壟斷法》卡關,是為了方便無良業者過關嗎?《反媒體壟斷法》草案中明訂,禁止系統與無線電視或新聞及財經頻道之整合。

 

據了解,段委員所言之「媒體大亨」確實存在,且擁有新聞頻道,則顯然構成反媒體壟斷法草案之禁止要件。對此,NCC有調查清楚嗎?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原本民進黨智庫版《反媒體壟斷法》草案中明訂,整合審查準則包括「媒體產業之健全發展暨資金來源之健全、自有資本適足率」。而在NCC通過的草案版本中,「資金來源之健全、自有資本適足率」這麼重要的把關原則竟然被悄悄刪除了!中嘉交易案的買方膽大妄為到規劃貸款將近92%,幾乎做無本生意,難道不是NCC放水縱容的結果嗎?

 

其他疑點包括最大投資者「宏泰教育文化公益基金」並無「媒體經營」業務,也不該進行商業投資,其主管機關法務部與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教育部都曾提出反對意見,NCC卻一意孤行。獨立機關儼然成為失控機關。

 

再看選前的諸多新聞報導偏頗亂象以及開票時疑似灌票的老把戲,NCC並沒有依法針對電視新聞違法的部分進行處理與裁罰。

 

而在網路社群媒體大肆流傳的各種假消息,也在此次選舉中驗證了其效力。NCC主委卻不斷強調,這不關NCC的事。《通傳法》第一條說的很清楚,NCC的任務包括「促進通訊傳播健全發展」、「維護媒體專業自主」、「確保通訊傳播市場公平有效競爭」,針對台灣新聞頻道內容違反新聞專業、媒體經營者常態性干預新聞、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只有壟斷沒有競爭的局面,過去這兩年多,NCC做了什麼?

 

以負責電信與媒體監理業務的NCC為例,過去兩年半的表現可謂荒腔走板。選後NCC在12月5日急巴巴通過了疑點重重的中嘉系統交易案,等於是執政的民進黨打臉在野的民進黨。圖片來源:Akira123@維基共享資源(CC BY-SA 4.0)。

 

媒體品質與民主品質成正比,即便是在數位匯流時代,新聞媒體仍然扮演著作為重要新聞資訊來源的關鍵角色。但台灣許多新聞媒體,並未保障民眾知的權利,不僅沒有提供正確、完整、公正的新聞,反而與操作假消息的勢力合流,成為分化社會製造紛亂的民主加害者。他们如此放肆,不就是NCC縱容的結果嗎?現任NCC主委,在業界以樂做公關聞名,放著重要業務不做,包括修《NCC組織法》以便將網路平台業者的管理法制化,卻積極地送出一部全面向業者傾斜的《數位通訊傳播法》,急著立法保障業者不受節制的現狀,法案精神與目前各國紛紛研議立法有效管理網路平台業者的國際趨勢背道而馳。選後急著放行詭異的中嘉交易案,更是嚴重向業者傾斜的明證。

 

光說用人不當是不夠的。說穿了,NCC這位主委之所以能夠在眾人側目下穩坐高位,難道不是反映了民進黨政府根本無心推動媒體改革,無意讓NCC落實它的核心任務嗎?

 

選前選後,就在NCC對於網路傳播的假消息置身事外之際,行政院及民進黨智庫已針對網路假消息及新聞媒體亂象做了許多討論,舉凡《國安法》、《NCC組織法》、《數位通傳法》、《衛星廣播電視法》、《無線電視法》、《選罷法》等都需要做適度修法,以彌補爛新聞、假消息、媒體惡老闆等亂象對民主機制造成的危害。這些都還來得及做。只是一個更根本的問題是,民進黨對於台灣的教育、文化、媒體等鞏固民主最重要的幾個戰場究竟有何看法與作法?

 

中國對台滲透在上述戰場不斷攻城掠地,光是中國統戰部每年對台灣媒體與文化的統戰費用就高達100億台幣,而民進黨卻任由戰略戰術空洞化。不論就國安層次的民主防禦,或是改善台灣民主體質的補氣要務而言,媒體與網路都是主戰場,不能輕率以對。中嘉案還傳出中資介入的重大國安疑慮,NCC卻假裝沒事。

 

民進黨政府必須以NCC治理的失敗為戒,該補救的趕快補救,該換人的趕快換人,一點一滴重建人民對政府的信任,才有可能走出困境。

 

圖片來源:Shih-Shiuan Kao@flickr(CC BY-SA 2.0)。

 

歷史發展非常弔詭,2012年民間針對旺旺集團併購中嘉系統的交易案所發動的反媒體壟斷運動,連結2014的太陽花運動,最後掀起海嘯,造成2014與2016年國民黨的選舉大挫敗,民進黨因而重返執政。才兩年多,竟然就爆發中嘉系統最新的交易案疑似踩到壟斷紅線、NCC卻放水的大風暴。中嘉交易案是面照妖鏡,顯示民進黨信用破產,對於媒體壟斷與國安威脅輕薄以對。後續公平會及投審會的審查是否能夠踩住煞車,考驗著民進黨政府的決斷。是招惹更多民怨,還是守住基本價值?我們且密切觀察。

 

 

 

作者作者積四十餘年之經驗,為資深被性別歧視者。曾任公視總經理、新聞部經理等職務,開創公視晚間新聞、紀錄觀點節目,並曾推動原住民電視傳播,培訓首批原住民電視記者,開創公視原住民新聞雜誌,催生原民台與客家台。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