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嚴婉玲

弱勢市長更該傾聽民意:台南市長選後分析


選舉結束至今選情分析文無數篇,但除了台北、高雄及台中這幾個熱議的城市外,我們很少看到對單一縣市的選情分析,但這三大城的人口數大約只佔八百萬,剩下的一千七百萬人別只是看著別人的好戲啊,自己所居住的城市為什麼選出這樣的結果,你搞清楚了嗎?這篇文,只談台南這次的市長選舉結果與選後發展,也期待拋磚引玉能看到更多細緻討論各地選舉的文章出現。


台南市截至2018年10月底的人口數約188萬人,二十歲以上的選舉人數約為154萬6千多人,本次市長選舉投票率為62.49%,低於六都市長的平均投票率66.11%,總投票數約為96萬6千多人。當選的黃偉哲僅拿下得票率38.02%的得票數36萬7千票,較之上一屆賴清德的得票率72.9%、得票數71萬票,幾乎是腰斬。會產生這個結果有幾點值得注意:


一、國民黨基本盤仍在且持續成長:國民黨候選人高思博的票數與得票率較之2014年的黃秀霜明顯成長,多拿了4萬8千票,甚至在部分行政區包括新營、市區多處(北區、安平、東區)及山區(楠西、玉井、南化)得票數高於黃,比起2014年是賴清德全面獲勝,藍營一個行政區都沒有贏的情況可謂大有斬獲。雖然可能的原因包括韓國瑜效應外溢、上次僅藍綠對決,本次多達六位候選人參選、但這三十幾萬票也顯示出台南的國民黨基本盤不容小覷甚至有所成長。


二、失寵的林義豐:打響「年輕人的新寵物」及「Crazy Friday」口號的伍彩集團董事長林義豐,雖然曾在選舉初期造成一股旋風,甚至創下數萬人參加南部首次競選電音派對的紀錄,證明年輕且非政治背景出身的幕僚確曾成功操作非典型的競選策略,但很可惜在後來的媒體臨場表現上,候選人本身老派、易怒、難溝通、不靈活的形象無法真正令選民興奮。另一方面,林義豐操作素人形象的失敗除了不像柯、韓背後有金主及媒體奧援外,也沒有堅實的政策幕僚,市政議題一知半解,政見的可實行性也未加評估,以致無法獲得期待進步的理性選民青睞,年輕人也在快速汰換的潮流性思考下未到投票日就遺棄了新寵物,最後只開出僅8%的得票率。


無黨籍候選人,伍彩集團董事長林義豐雖掀起一股旋風,不過其風潮並未反應在選票上,最終僅有8%得票率。圖片擷取自林義豐Youtube頻道。


三、選前爆紅的陳永和:整場選戰都不獲媒體青睞的里長陳永和,卻能在選前兩周在網路上爆紅,最後開出11萬7千票、12%得票率的亮眼成績僅次於國民兩黨候選人,不得不說,這是值得研究的「現象級」選舉特例。


陳永和的支持者最開始是長期與他在龍崎掩埋場抗爭中同路的環運夥伴,支持他的理由當然就是希望以他參選市長來衝高議題的能見度,從而使目前仍懸滯的本案有機會停止興建。但真正在選前爆炸的,是覺得里長這種唐吉軻德式的選法令人感佩的選民,陳永和採取的選舉策略是不設看板、僅有一台自家宣傳車,沒有大量文宣,網路宣傳影片內容及美學風格也非常「土炮」,還曾經PO出兩名女兒在行程空檔累到睡在車上的照片,最後時刻的造勢就只是從前縣區徒步走進前市區。


不少有在地影響力的人士恐怕就是被這種幾近苦行僧的競選策略給感動才願意出錢出力相挺,還有人自行製作紙本文宣到市場分送,甚至,有六萬名社團成員且相當活躍的臉書社團「台南諸事會社」,管理員也在最後不惜違反自訂板規「本社團無任何政治立場,唯任何選舉造勢發言仍不被本社團所允許」全力以社團資源相挺。種種被理想光環感動的自發行為透過網路影響更多選民,才能衝出這麼高的選票。這證明地方選舉、有理念的候選人是有機會透過非傳統組織戰的方式得到高選票。


陳永和是值得研究的「現象級」選舉特例。圖片來源: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但陳永和並非沒有侷限,若觀察台南新芽整理的市長候選人政見及評論,陳永和的政見比起擁有完整資源的兩大黨候選人及有經驗的前縣長、前立委,確實相對貧乏,競選公報上僅大大十字的「還政於民,打造公民城市。」恐怕反映的是對於複雜市政在短期之內無法提出明確願景,除了環境議題上的各種表態也顯得閃躲。但這些都不影響「支持陳永和」作為一種台南市民對現狀不滿但又自覺需要理想召喚的選項,因此造就了本次市長選舉的最大贏家。


四、失落的蘇煥智與許忠信:蘇許二人都曾是泛綠陣營的政治明星,蘇煥智有豐富且完整的從政經驗,甚至當過前台南縣長,許忠信在台聯不分區立委期間表現不俗,平日在議題表現上多為人肯定,但卻雙雙在這次選戰中各僅拿下4%左右的選票,證明脫離黨派支持的「老綠男」的無可著力之處。有些蘇許的支持者認為是受到媒體及黨派勢力打壓,但平心而論,本次台南選戰在媒體上並不顯目,媒體戰攻防甚微,即使黃國昌緊咬的大創案也都打得有氣無力沒有真正發揮殺傷力,因此,敗戰重點仍然是兩人選戰打法老派,拉不出與黃偉哲的明顯區隔,也無法激起選民熱情,更沒有如其他幾位素人的新鮮感及話題性,這一戰的敗果大概也限制了兩位候選人往後發展的格局。


最後,我想談談黃偉哲的選舉結果與可能造成的影響。黃偉哲本次只能稱為慘勝,雖然保住南部唯一一個直轄市,使民進黨選情不致徹底崩盤,但從投票率及得票數觀之,都只能說這次是「吃老本」,而且還丟失不少老本,當然這不一定全是黃偉哲的錯,畢竟所有對賴清德在市長、院長任內甚至民進黨從2016至今執政的不爽全都投射到黃偉哲身上。但即使不能全歸因於候選人,黃本身仍然沒有辦法創造勝選的關鍵,雖然大創案沒能拉下黃偉哲,但確實重創個人形象,遑論民進黨初選時期其他候選人對黃的個人攻擊,也多少留下負面影響。


另一方面,黃團隊這次的選舉操作,因預期獲勝而採低調守勢,不但不主動創造議題,對於外界的各種挑戰與質疑也都盡可能冷處理。若觀察黃的主要政見,除了延續現有市府作為外,則盡可能提及溪北及前縣區地區的發展,此舉與他出身溪北有直接關係,也可視為力圖拉近城鄉差距的作為,但同時也因此挑動了舊市區某些老一輩選民的神經,筆者曾在一個場合聽過前輩耳語說「他是縣區的,選上了不會幫市區做事」。


黃偉哲本次只能稱為慘勝,雖然保住南部唯一一個直轄市,使民進黨選情不致徹底崩盤,但從投票率及得票數觀之,都只能說這次是「吃老本」。圖片來源:申華@VOA via 維基共享資源(PD)


加上旅外年輕人對於冷清的台南選情無感而不願返鄉投票,在地選民也預期黃穩上而懶得出門投票甚至把票分給同情的其他泛綠候選人而造就了這次的低投票率與低得票率。總之,得票數本來就是各種因素交錯之下的結果,黃的得票數預告了他作為一個「弱勢市長」的開端。


而本次台南市議員選舉57席中民進黨僅拿下25席,未能過半,國民黨16席、小黨與無黨籍共16席,使得議會無法由民進黨掌握,這次的議會生態也稱不上進步,不少二代議員當選,其中甚至不乏黑道背景與賄選傳聞,黃市長也不太可能如賴市長一般強勢與議會對立。


再加上民進黨地方選舉大敗,馬上又要面對2020的總統及立委大選,所有民進黨籍的區域立委恐怕都為了不被海嘯衝擊而迅速傾向民意,包括曾積極表態挺台獨及同婚的王定宇立委,也在選後馬上改口稱「公投的結果要百分之一百的接受並執行」,整個台南市的政治環境可說進入保守化的態勢,令人憂心。


但筆者認為政治環境雖保守化,台南卻是一個社會力相對旺盛的城市,許多想法與實踐並非在市府的帶領之下完成,經常是民間先自發性地做了什麼事情,公部門才跟進、配合甚至仿效。如果「弱勢市長」希望擺脫無力感,也許先從積極向民間團體請益開始,聆聽民間社團想做的事情,並扮演協調與支持的角色,讓社會力帶領政治力向前,而不再只是從政黨、派系的利益出發,這將有機會創造出台灣目前最需要的地方政治新典範,也能重塑市民對市長的印象與期待。




作者為台灣史學徒,認為取徑歷史以叩問並尋思當下現實才能產生力道,目前的研究興趣是政治運動史及地方政治史。也親身投入各種社會運動、實踐及實驗,與台南一群年輕人共同創立台南新芽,試圖用各種方式,想像並打造台南及台灣的未來。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