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選後的兩岸與台美關係評估

Sunday, December 2, 2018

 

2018年台灣九合一選舉結果,民進黨慘敗。民進黨進入檢討與反省的階段,這會像立法院長蘇嘉全所說的:一場選舉的成敗原因很多,民進黨需要時間來釐清。民進黨當然需要反省,蔡主席說他負全責並立即辭去黨主席也不為過,檢討過去兩年來的執政缺失,更是必做的事情。但是,集中清算蔡英文一人,這就變成純粹的權力鬥爭,其結果只會親痛仇快,看不出對民進黨有何幫助!

 

過去政策上的每一項選擇,民進黨內的每一個人都扮演甚麼角色?一例一休、軍公教年金改革、乃至於追討不當黨產與促轉條例等等,這樣或那樣的政策缺失都是民進黨全體要承擔的責任。在選舉的時候,連綠營支持者一言一行的負面印象,這帳都要算在民進黨整體的身上,結果敗選後只要蔡英文一人負責,或某一派系負全責,使用「頭號戰犯」這種獵巫式檢討,更是莫名其妙,也符合支解民進黨的算計。蔡英文的領導方式與決策風格可被批評,但結論不應是蔡英文一人負責;派系可被批判與譴責,但結論不該是某一派系負全責;單位主管要負責,但沒有人是「頭號戰犯」!

 

未來的台美關係與兩岸關係的走向,當然會跟民進黨政府的檢討與反省的結論相關,但是決定因素還是當前東亞安全結構與中、美關係的現狀。台灣的九合一選舉是地方選舉,基本上不會對台、美關係、兩岸關係產生直接衝擊,意即不會改變蔡英文總統兩岸政策的基本態度與取向,當然也不會改變中共對台政策的方針與原則,更不可能改變美國的東亞布局。而未來民進黨調整兩岸政策的空間並不大。

 

台灣的九合一選舉是地方選舉,基本上不會對台、美關係、兩岸關係產生直接衝擊,意即不會改變蔡英文總統兩岸政策的基本態度與取向。圖為蔡英文總統接見「美國外交政策全國委員會訪問團」。圖片來源:總統府Flickr(CC BY 2.0)。

 

 

從中共國台辦在選舉前後的表態「台灣民心思變、民進黨不得人心」,可以看出中共認為自己高壓的策略奏效,在這種情況下民進黨向中共妥協的話,恐怕要付出更高的代價,而付出這樣的代價後,也不太可能換得一年多後中共對台灣選舉的「中立」立場。況且在大敗後對中共妥協,恐怕更可能引發黨內的分裂,以及失去信任民進黨的選民支持(綠營還有近百分之四十的選票)。換言之,兩岸關係的主控權完全不操在民進黨政府手裡。

 

在美、中貿易戰的格局下,川普政府在不同的領域與議題上,要求各國選邊站,因此,不存在民進黨政府大幅調整兩岸政策的客觀環境,反而有可能引發台美關係的倒退。目前台美關係有法律、有溝通與可合作,換言之,還存在可操之於我的空間,於是未來加大與加速台美關係的發展是一條可行之路。

 

兩岸關係在台灣選舉中所扮演的角色非常微妙,當馬英九前總統在馬習會三年研討會中拋出新三不論述,不排斥統一、不支持台獨、不使用武力,國民黨中央就接到許多韓粉致電抗議,強烈要求馬英九別添亂,不要讓選情回歸到藍綠對決甚至是統獨對決,因為那樣會降低韓國瑜勝選機率。甚至可以看到國民黨的參選人不但沒有呼應馬的新三不,反而極力淡化在兩岸政策中的對決,可以看出,應該不是兩岸政策影響這場選舉。何況國民黨是在兩岸政策最佳的2014年與2016年輸了選舉;而蔡總統所主張的維持現狀的確是台灣的主流民意。

 

當馬英九前總統在馬習會三年研討會中拋出新三不論述,不排斥統一、不支持台獨、不使用武力,國民黨中央就接到許多韓粉致電抗議。圖為馬習會。圖片來源:總統府Flickr(CC BY 2.0)。

 

在選舉時刻蔡總統多次宣稱中共對台灣有介入和打壓,而定位這是一場民主價值保衛戰,要求用選票告訴全世界,台灣就是台灣,並提出5個理由包括鞏固民主、確保選舉格調、台灣不會屈服壓力、挺改革及支持會做事的候選人,這一票要鞏固台灣的民主,這一場選舉,來自境外力量的干預,可以說是鋪天蓋地,尤其是假消息,透過LINE和Facebook到處流竄,這些境外力量的干預,目標只有一個,要用網路霸凌跟網路洗版,讓持不同意見的人閉嘴,讓台灣的民主倒下去。蔡總統的這段論述可以說獲得民進黨多數人的同意,因此,各個候選人與重要的助選人幾乎都有談到。因此,未來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應該會成為重點。

 

中共介入台灣選舉,是無須爭辯的事實。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11月中向國會提交並公布年度報告,報告在「中國與台灣」章節主要研究結果中指出,中國(中共)強化在台政治作戰活動,採用各種手段試圖損害台灣的民主與蔡英文政府,特別是當中還包括支持反對政黨,並使用社群媒體和其它網路工具散布不實消息。

 

《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2018年度報告》封面。

 

報告引述研究員彼得•馬提斯的研究指出,北京意圖在台建立「假公民社會」,來對付台灣的民主制度。美國在台協會(AIT)主席莫健日前接受TVBS訪問談及台灣選舉時說:「很顯然在台灣有外部勢力試圖改變輿論、傳遞不實訊息,這是危險的」。事實上,在整個選舉過程中的確發生多起中國資金介入與網軍介入的案情,期望治安單位能將其追查清楚,給國人交代。而韓國瑜也警告有「假韓粉」的事實。

 

如同美國副總統彭斯所說的,中國在美國國內運用「全政府的途徑」(whole-of-government approach),包括政治、經濟與軍事工具來推進影響力並謀取利益。北京正在以更為主動和脅迫性的方式動用這種力量,干預美國的國內政策和政治。中國共產黨政府正在獎賞或脅迫美國的工商企業、電影製片廠、大學、智庫、學者、記者、地方、各州和聯邦政府官員。

 

最惡劣的是,中國發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動,以影響美國公眾輿論、2018年選舉和2020年總統選舉前的環境。坦率地說,中國想換個美國總統。相同的,中共以全政府的力量,藉著與台灣社會各階層所建立的管道、媒體與網路介入台灣的選舉。未來,民進黨政府勢必參考美國與其他國家的經驗,全力防堵外國勢力的介入與滲透。

 

最後,這場選舉與公民投票一樣體現了台灣民主政治的可貴與可愛,無論輸贏,都必須肯定每一個參選人對台灣民主的貢獻,陳其邁說「高雄市他的母親」、韓國瑜說「生在台灣、長在台灣、死在台灣、埋在台灣」,二者都是台灣認同的表現。

 

 

 

作者為台灣智庫諮詢委員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