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電影本身,談金馬獎得獎名單背後的巧思

Monday, November 19, 2018

 

第五十五屆金馬獎於上周六晚落下帷幕,然而一年一度的華語電影盛會,卻披上政治表述的外衣,「獨立」和「統一」這兩個詞彙,成為當晚典禮最受矚目的焦點。當張藝謀頒授最佳新導演以「中國電影」囊括;榮獲最佳紀錄片的《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導演傅榆希望傳遞影片內容,以對話表達台灣被正式聆聽的個體。隨而,頒獎人涂們的「中國台灣金馬獎、兩岸一家親」一說,最佳男主角徐崢和最佳影片《大象席地而坐》的「語言統一」,讓典禮後的政治關係都變得格外緊張,許多人亦藉由社群媒體紛紛表態自己立場,深怕失去背後政權魔爪的芳心。

 

回過頭來看,這幾句說話無不有被放大抓字眼之嫌,不管是自我意識,又或下達指令。言論自由,是台灣自始珍惜的空間,也因為在這裡,大家才能發表自己的想法意見。縱使藝術離不開政治的影響,生活處處皆是政治,但希望不僅限於兩岸三地,以電影為出發,齊聚為華語電影奮鬥工作者的金馬獎。從它創立之初的政治性,1996年才解禁地域限制,首次將中國電影納入參賽範圍。經過五十五年的長流,制度不停改進權衡,成為藝術價值極高、華語電影圈具指標性的獎項。如今,卻因當晚事件,再次讓金馬獎成為兩岸政治的言論攻防地。

 

政治,或許勢必是金馬獎會預見的風險,但它卻不是必然影響獎項授予的初衷。可惜的是,在政治紛擾的同時,眾人似乎忘記這份金馬獎名單背後,由鞏俐領軍的評審團,如何秉持「公正、公平、不受外界干擾」的原則,甚至「從心出發」,開出如此一屆的金馬獎名單。聊金馬不談政治,或許是個懦弱的選擇,但本篇文章希望還是能回歸電影本身,一探此次評審團在評獎上側重的細心與邏輯。

 

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老師表示,主席鞏俐所帶領的評審團,創下史上最快結束的評審會議,從早上九點杜絕外界的閉門會議,僅經過近六小時討論,即得出本屆獲獎名單。聞天祥提及,評選順序延續李安自第五十屆擔任金馬獎主席,從「最佳劇情片」開始具效率的討論方法。今屆在評獎過程中,也以影片性質(最佳劇情片、最佳劇情短片、最佳動畫長片、最佳紀錄片等)的大宗獎項首先進行投票。

 

影片獎項的優先底定,能巧妙引起後續獎項上的變化。同樣以新導演作品榮獲最佳劇情片,第五十屆陳哲藝的《爸媽不在家》順理成章贏得最佳新導演,但來到第五十三屆由張大磊的《八月》摘下最佳影片殊榮,主席許鞍華卻將新導演這名額,鼓勵另一新導演黃進的《一念無明》。回過頭看,今年由新銳導演胡波《大象席地而坐》,是首部也是遺作,胡波透過自己對於世界的感悟與觀察,融入四位主人公面對無力翻轉的遭遇,刻劃出一個充滿絕望、喪氣的氛圍。不提及胡波如何在電影時長做出的掙扎,後而結束自己生命,但電影所傳遞的鬱悶頹然,恰好也藉由時長的流淌,準確帶給觀眾那隻未見的大象,呼應背後隱藏的惴惴不安。

 

 《大象席地而坐》是首部也是遺作,胡波透過自己對於世界的感悟與觀察,融入四位主人公面對無力翻轉的遭遇,刻劃出一個充滿絕望、喪氣的氛圍。圖片來源:豆瓣

 

故事上看似簡單,卻能組織且刻劃人物內心的細膩。比起初初只有短篇小說的架構,胡波進行擴編修改,從第一人稱來到四個人物各自發生的經歷,最後匯聚而成一個向殘酷現實咆嘯、龐大未知的詩意形體。作家出生、文筆見長的胡波,讓文字影像化,卻仍不失價值初衷的敏銳才氣,也讓他終獲最佳改編劇本的肯定。當晚,由胡波母親代為領獎,身後銀幕放著胡波照片,場面更令人格外感動。

 

《大象席地而坐》獲獎當晚,由胡波母親代為領獎,身後銀幕放著胡波照片,場面更令人格外感動。圖為典禮之後胡波母親與劇組合影。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儘管前有最佳影片和改編劇本的肯定,但評審團的「公正」,也體現理解各獎項所需具備的功能性。新導演部分,並不全然是一個「分獎」的選擇,胡波亦以一、兩票之差,惜敗《我不是藥神》的文牧野。文牧野在影片中審思正義和道德的界線,也在商業製作下,不失對藝術人文的追求,不懼遊走於審查底線,更透析中國醫療的敗壞風氣。通俗戲劇的平衡拿捏,及初出茅廬於影視環境的工匠操作,不僅讓文牧野獲得最佳新導演,同時他與胡波這兩位新導演的作品,也皆獲得劇本獎項的肯定。

 

演員獎項上,即使鞏俐在評審團記者會上說道自己不喜於刻意的演技,但如何演出到讓人感受是「渾然天成」的融入角色,是本屆評審團在評選上倚重的考量。徐崢於《我不是藥神》中跳脫自身喜劇的框架,在具寫實的社會題材,演活一位掙扎在道德天平上,既風趣又顧全大體的賣藥商人;謝盈萱在《誰先愛上他的》以動容且接近崩潰邊緣的詮釋,演活一位介於小王和逝去老公的媽媽和妻子。鞏俐亦盛讚謝盈萱的表現,不再留有表演的鑿痕,而是通過充滿說服力的演技進入角色,成為角色本身。而《翠絲》的袁富華和《幸福城市》的丁寧,都在評審第一輪的一致通過下,足見兩人在戲中精湛的演繹。

 

徐崢於《我不是藥神》中跳脫自身喜劇的框架,在具寫實的社會題材,演活一位掙扎在道德天平上,既風趣又顧全大體的賣藥商人。圖片來源:IMDb

 

最佳導演在初初入圍名單已顯露中國導演世代交替的端倪,最終第五代導演張藝謀以《影》,首獲金馬提名即得獎。評審肯定其在電影藝術上令人驚嘆的劇作,以擅長美術的大師印記,構建出只存在於黑與白的水墨世界。兵器的張狂來回,古箏撥出的聲聲音符,張藝謀對各環節的執行掌控力,清晰表露於影片之中,更改編自《三國.荊州》,從替身故事的一人兩角,挖掘出人性貪婪,也反省權力慾望的反噬與吞滅。

 

甚至在最佳原創電影歌曲上,不再只是演唱詞曲的單一完整性,相反看重一首歌曲,能在電影裡乘載多少的情緒重要性。李英宏的《峇里島》在電影《誰先愛上他的》裡,簡單四句的旋律,卻成為勾起回憶關係的關鍵。讓邱澤、謝盈萱、陳如山到黃聖球等四人角色,能寄情傳遞,並放下心中執念,最終得到和解救贖。

 

勇氣,早已是金馬獎所不懼的象徵,而這裡賦予給電影的自由,多少都能在創作者願意提報的版本上,看出金馬獎所包容的寬度與廣度。從當今仍在中國視為禁片的《天浴》,婁燁在禁拍期間拍攝的《春風沉醉的夜晚》,或是近年觸及敏感議題的《樹大招風》、《亂世備忘》、《塑料王國》、《囚》等片,到今年《傘上:遍地開花》和《我們的青春,在台灣》。

 

金馬獎包容的寬度與廣度,從當今仍在中國視為禁片的《天浴》,婁燁在禁拍期間拍攝的《春風沉醉的夜晚》,或是近年觸及敏感議題的《樹大招風》、《亂世備忘》、《塑料王國》、《囚》等片都是。圖片來源:IMDb

金馬獎從不受任何外界的對立影響,而拒絕任何影片題材的參與,它始終為電影服務,以電影為先,願意接納所有創作者的心血結晶;也尊重評審團的決定討論,讓獎項頒給他們認為最適合的選擇,是大膽訴及政治的勇氣也好,或利用手法體現複雜政治現況也罷,都希望能單純從影片內容為出發的考量。

 

不可避免,藝術是離不開政治,我們能見得香港動畫短片《一毛所有》所回望的香港回歸二十年歷程,也能嗅出姜文在《邪不壓正》大膽挑釁借古諷今,婁燁也讓《風中有朵雨做的雲》成為中國體制下的現實犧牲品。《傘上:遍地開花》和《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更在紀錄片題材上,清晰對照港台社會運動和政治環境的現狀。但政治或許沒有對錯,而是通過電影,讓創作者擁有一個用作品表達自己立場的平台,這或許就是創作自由的重要性。

 

政治,也可能是金馬獎無法避而談之,甚至源遠流長的根本。但回到評獎名單內,政治所能影響的程度,遠不超越藝術散發的純粹。當今年複、決選評審中有過半的台灣評審,如政治為唯一凌駕元素,是否台灣早該成為最大贏家?又是否任何觸及政治的影像作品,都該成為最終鼓勵的準則?政治,或許多少是評選的元素之一,但是否能讓一切回歸電影本身,讓作品親自說話,也提供一個自由的空間。縱使立場不同,都能尊重彼此的意見與表達。

 

第一年接任金馬主席的李安也說:「只要來金馬獎我們希望就藝術論藝術,不希望有政治事件或其他東西來干擾,我覺得藝術是很純粹的,我希望大家能夠尊重這一點。」他也特別強調,今天金馬獎能在華語電影圈有這樣的成果,也見得金馬獎在大家心中所佔的份量。

 

最後,引用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的老師王紅衛在典禮上所言:「我想在這樣的一個華語電影至高的一個平台上,評審能夠把這樣一個獎給這樣一部電影,是對青年電影人最好的一個感召。這也證明著,金馬可能是迄今為止,能推動華語電影前進的最勇敢的力量。」

 

不過,當事以至此,未來種種,才是金馬獎接下來該面臨的考驗。而這股推動華語電影的前進力量,是否因此有所變化?只能讓時間去給予最終的定奪和答案。但不管如何,都誠心祝福金馬獎的前景未來,如王紅衛所說:「希望一起來珍惜我們現在擁有的可能,充分利用這些可能拍出更好的電影。」

 

 

 

作者Pony,本名馬曼容,1995 年生,熱愛香港的台北人,著有 PONY WORLD 粉專與部落格。曾任金馬影展第三屆亞洲電影觀察團,喜愛看電影、聽音樂、觀賞綜藝節目,希望能以文字記錄一切自我觀察,文章散見於放映週報、娛樂重擊、釀電影等平台。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