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狗人生(29):蘋果兵臨城下中時視若無睹

Tuesday, November 13, 2018

 

香港壹傳媒老闆黎智英,挾其在香港創辦《壹週刊》及《蘋果日報》成功的氣勢,打算大舉渡海前來台灣開拓媒體事業。於是先來台灣乘SARS(非典型肺炎)流行,造成房地產大跌的機會廣購土地,興建廠房及辦公大樓。奇怪的是,當時台灣傳媒界都沒有人當一回事,似乎這世界上沒有壹傳媒的存在。不久他們就嚐到輕敵的苦果。

 

2001年,黎老闆先創辦台灣《壹週刊》做為熟悉敵情和練兵之用,扮演《蘋果日報》來台前哨部隊的角色,以狗仔隊無孔不入的跟拍方式,報導名人的私生活,特別是桃色新聞,以滿足閱聽大眾的偷窺欲。由於是媒體界的創新產品,台灣從來沒有這種刊物,很快就征服了讀者,成為銷路第一的週刊,擊潰了長期獨占鼇頭的《時報週刊》。

 

2001年,黎老闆先創辦台灣《壹週刊》做為熟悉敵情和練兵之用,扮演《蘋果日報》來台前哨部隊的角色,很快就征服了讀者,成為銷路第一的週刊,擊潰了長期獨占鼇頭的《時報週刊》。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整個中時報系除了余先生外沒有人有危機意識,談到《壹週刊》都嗤之以鼻,滿不在乎。過了不久黎老闆開始部署台灣《蘋果日報》的入侵計畫,內湖的辦公大樓動土興建,到了兵臨城下了,中時諸公還在沈睡不醒。余老先生急了,有次到內湖的《時報週刊》召開會議,對同事們說,《壹週刊》創刊時我們太輕敵,沒有因應的計畫,現在《蘋果日報》又要進來,我們要怎麼應戰?不可以再輕敵了。

 

可惜的是余老先生已年近90,氣力衰竭,沒有精力再打一場硬仗。時報諸公眼見余先生老邁疲憊,不忍心再讓他操心操勞,也就故意貶低蘋果的洶洶來勢。問題是為了安慰老先生可以做輕敵狀,甚至謊報軍情,但私下必須正視敵軍的來犯,作好應戰的準備,結果並非如此,可見諸公是真心誠意地輕敵。諸公(包括我)事事仰賴余先生做決策的習性難改,看見余先生沒動作,也就鬆弛下來,讓蘋果如入無人之境。

 

余先生還能視事的時候,有一天下午把編輯部的諸公叫到董事長室,在長桌前坐成一排,他虛弱地說:「香港《壹週刊》來台的時候,我們輕敵了,現在《蘋果日報》也快來了,我們不能再輕敵,你們說說看。」某公說,余先生放心,蘋果不可能長久,沒有人會把羶色腥的報導帶回家給孩子看到;某二公接著說,蘋果這麼厚一疊,一般的信箱根本塞不進去;某三公說中時與聯合已經和派報公司講好,不准幫蘋果送報,否則我們停止找他們派報。每天堆積這麼多派不出去的報紙,看蘋果能撐到幾時;某四公說,蘋果這麼厚的全彩印刷,看他有多少錢來燒?不可能長久的;某五公說,蘋果走色情、暴力、偷窺路線,台灣人的水準比香港人高,會反感而拒看;某六公說,台灣的兒福、婦運團體不會允許這種報紙存在。法律也會制裁…

 

余先生問我意見,我當時沒表示意見,但散會後我對余先生說:「您是留學英國的,英國人的水準高不高?不也是喜歡看八卦嗎?狗仔隊都把戴安娜王妃逼死在隧道內了。台灣讀者水準會比英國高嗎?愛八卦是人性,蘋果來了一定會受歡迎。」余先生點點頭,沒說什麼,不久就去世了,還好沒有親眼目睹中時慘敗的結果。

 

黎老闆開始部署台灣《蘋果日報》的入侵計畫,內湖的辦公大樓動土興建,到了兵臨城下了,中時諸公還在沈睡不醒。圖片來源:Solomon203@維基共享資源 (CC BY-SA 3.0)。

 

 

沒想到《蘋果日報》根本不找人派報,幾乎全部零售,每天早上不到10點鐘就賣完,什麼信箱口太窄塞不進報紙、派報公司拒送等全部破功,不過一年多,蘋果已躍居全台銷售量第一。中時諸公的預言沒有一項正確。

 

台灣蘋果2003年4月15日創刊,余先生2002年4月9日去世。去世前報社已由余建新先生掌管。某日他召集編輯部諸公開會,要我們對即將發行的《蘋果日報》發表意見。我特別找了一份香港《蘋果日報》帶去開會,攤在桌上說這就是將來台灣《蘋果日報》的樣式,還沒說下句話,余建新先生立即擺手停止我的發言說,蘋果不可能成功,看他有多少錢來燒。

 

台灣蘋果2003年4月15日創刊,余先生2002年4月9日去世。去世前報社已由余建新先生掌管。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我想糟了,老闆這樣說話,還聽得到真話嗎?誰敢不附和老闆?果然諸公又把在余老先生面前講的話重講一遍。我收起報紙不再發言。事後,我還不死心,把一份香港大學新聞學教授寫的香港《蘋果日報》成功因素之分析的論文,請編政組印成23份裝訂好送給我指定的編輯部各單位主管(包括老闆)參閱。結果沒有一個人來找我討論,可見沒有人看,也沒有人重視《蘋果日報》這個可怕的敵人。至此我決定放棄,我已盡到作為員工告知的責任。孔子說:「再,斯可矣,勿自辱焉」。

 

余建新先生為人厚道,有情有義,非常想重新振奮中時的氣勢,可惜又遇到2008年的景氣崩盤,對已經賠錢多年的中時更是摧枯拉朽,迫使他不得不出售中時以救亡圖存。若干老中時人對出售報社很不以為然,為余老先生叫屈,但形勢比人強,誰都無可奈何。我後來聽時報的同仁說,余建新對他們說:他想了想,出售報紙沒有對不起余老先生、沒有對不起《中國時報》、沒有對不起同事員工。

 

我想他的這段話從他的立場看不能算錯。他把報紙賣給與中國關係良好的統派人士,不算對父親的背叛;把報紙賣給一個巨富大老闆,讓員工不至失業潦倒,也是功德一件,否則硬撐到魚死網破,豈不凶終隙末?

 

可能余建新先生的性格本來就不喜歡辦報紙,是奉父母之命勉力為之,適逢全球景氣崩盤,也不得不脫手,也許這樣做他可以鬆口氣,員工鬆口氣,余老先生地下有知也會長長嘆一口氣吧!

 

 

 

作者年齡:電競元年之史前玄武紀

經歷:媒體工作三十五載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