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選戰正熾,韓國瑜為何至雲彰站台?

Thursday, November 8, 2018

 

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近期造成一股「韓流」,號稱「最強菜販」的他,似乎成為國民黨的名義共主,除自己選區之外,還不斷勤跑中南部艱困選區。例如11月3日移師彰化縣溪州鄉,替同黨縣長候選人王惠美及縣議員候選人謝典霖站台;接著11月10日又要遠赴雲林縣西螺鎮,要為張麗善及妻舅李明哲再次站台。

 

蔚為「韓流 」,又號稱「最強菜販」的韓國瑜,11月10日又要遠赴雲林縣西螺鎮,要為張麗善及妻舅李明哲再次站台。但為什麼韓國瑜要積極到中南部站台?高雄選區不是戰火正烈嗎?圖片來源:張麗善臉書截圖

 

但為什麼韓國瑜要積極到雲彰站台?高雄選區不是戰火正烈嗎?

 

而且,韓國瑜跟張麗善共同打出「拼經濟,救農業」,而且不斷以過去擔任北農總經理的資歷,為什麼他明知北農任內有些爭議,例如進口中國農產品等等,卻又如此強調他的農業背景、宣稱自己是在「照顧農民」?

 

除了選舉口號,韓國瑜真正能為台灣農業帶來什麼改變?

 

這要從頭說起:台灣農業真正要進步,不是只有菜價漲跌這種短期調控因素而已,更重要的是從土地到生產、銷售及拍賣,都要完全公開透明。特別是末端的農政體系,特別是農會及水利會,都要「為農所用」,而不是成為特定家族的掌權工具。

 

救農業不是口號,而是必須徹底斷絕地方派系的壟斷。

 

過去筆者有撰文〈鬼王對決白米炸彈客:台灣農業辯論〉,跟在嘉義縣政府任職的劉志偉先生就教。劉志偉在網路上人稱鬼王,創辦「文青別鬼扯」粉絲團,跟林北好油(林裕紘)、及劉的同仁一級嘴砲技術士一起評論農業政策。

 

劉志偉認為台灣農業應該走向資本及土地集中的農企業模式,不該補助沒有生產效率的稻作;而筆者認為台灣就是家庭式農場制度(小農體制),社會政策及農業政策還是必須同時存在,不能只以提高生產效益來當作農業改革的解方。

 

雙方都有道理,但實際上筆者認為,台灣當下不可能出現農業政策急轉彎,突然全傾向保護主義或全面開放,那是太抽象的議題。

 

真正的病灶、台灣農業體制真正無法改革的原因,是基層農政體制與農業政策脫節。直白來說,就是地方上實際負責農業推廣、輔導及補助的是屬於社團法人的農會,獨立性非常高。農會從日本時代誕生至今,一直都是農政系統最基層的單位,但卻又有獨立運作的空間,於是地方派系插手農會事務之後,如此重要的基層單位,公共性質就大打折扣,而又因為非公部門的關係,一般民代也監督不了,主管機關更是難以介入運作,最終形成今日的積陋累弊(但可惜「文青別鬼扯」從來沒有針砭過農會系統)。

 

舉個例子,過去美濃農會曾經因為信用部門超額放貸,差一點被政府強迫關門,農民的血汗錢也將付諸流水。後來在政府打消呆帳、協助改組後,加上幾名有理想的幹部領導之下,農會重新振作,強化推廣及輔導業務,讓原本因為菸葉蕭條陷入危機的美濃農產業,透過推廣冬季裡作「白玉蘿蔔」及「高雄145」品種米,而重新讓美濃地區的農業復甦起來。農會的重要性自不待言,農業改革不能跳過農會的改革。讓農會重新「公共化」,才是當前改革的當務之急。

 

過去美濃農會曾經因為信用部門超額放貸,差一點被政府強迫關門。後來在政府打消呆帳、協助改組後,加上幾名有理想的幹部領導之下,農會重新振作,透過推廣冬季裡作「白玉蘿蔔」及「高雄145」品種米,而重新讓美濃地區的農業復甦起來。圖片來源:Youtube華視新聞

 

可惜的是,韓國瑜陣營所提出的農業願景,都跟農會公共化毫無關連,甚至他們本身就是農業改革、農會公共化的最大障礙。我從以下三點與韓國瑜站台的派系背景,來說明「韓國瑜們」,本身就是台灣農業最大的弊端所在。

 

(一)韓國瑜家族賤租台糖土地:

 

韓國瑜本身是外省人,但其妻子李佳芬是雲林西螺一帶的政治家族,早年經營濁水溪流域的砂石業。李佳芬本人當過雲林縣議員,也曾任縣議會國民黨黨團總召,丈人是雲林縣議員李日貴,妻舅也是雲林議員李明哲。

 

1997年雲林縣長選舉,原本李家支持的是國民黨縣長蘇文雄,蘇文雄當年以三千票之差險勝脫黨參選的張榮味。但隔年蘇文雄罹病去世,李家就逐漸跟張派靠攏。後來韓國瑜2012年重返台北,出任北農總經理,可以說跟張榮味的人事佈局不無關係。

 

韓國瑜跟李佳芬透過1993年制訂的《經濟部所屬國營事業提供土地出租及設定地上權辦法》(當時韓國瑜正在當立法委員,也是他毆打陳水扁立委的那一年),跟台糖以每月一坪租金8元的價格,承租12公頃的土地共五十年。

 

眾所皆知,台糖的農地是從日本時代以來,總督府和會社從農民手中聚斂而來的,過去為了種植甘蔗,壓迫多少農民交出優良土地、並且打壓傳統的製糖工廠,剝削農民的血汗成果。戰後不但沒有重新分配給辛苦的蔗農,反而由台糖公司接管並壟斷經營。而就在糖業逐漸沒落之後,台糖又賤價或租或售,將大片優良並且完整農地轉成其他用途。

 

台灣農業經營的困境就是土地成本高、面積零碎,台糖農地是目前全台灣最適宜進行各項農業改革實驗的地區。但顯然台灣過去恩庇侍從體制下的「尋租現象」(rent-seeking,透過不平等體制以壟斷資源的現象),沒辦法保護這些優良的農地,也沒辦法回饋給辛勤更重的蔗農,反而是讓有權勢者用賤價的方式來取得土地。

 

雖然《經濟部所屬國營事業提供土地出租及設定地上權辦法》已於2001年廢止,但韓國瑜及李佳芬創辦的「維多利亞中小學」早已成立,「合法」地在雲林地區經營起一間一學期收費將近十萬元的貴族學校。同期還有雲林許家班的許舒博,所創立的環球科技大學。

 

有人說,將閒置土地拿來興學,這不是一件好事嗎?筆者反對的理由有二個:

 

第一,台糖土地屬於優良農地,理應優先承租給實際耕作的農民,可以平抑昂貴的農地價格,也可以鼓勵想要返鄉務農的年輕人優先承租,任意開發台糖土地,實際上阻礙了台灣農業發展。如果真的有心想要振興台灣農業、照顧農民的人,不可能會去任意開發台糖土地,從事與農業和無相關的產業。

 

第二,辦學固然是好事,但在雲林地區創辦一所學費高昂的貴族雙語學校,對於一般的一般小老百姓根本毫無幫助。雖然該校提供每年獎學金及學雜費全免的補助,但也是只有非常優秀的學生才能享有。雲林目前最大的問題是偏鄉教育資源不足,斗六市、虎尾鎮的資源還算足夠,但到了沿海鄉鎮,資源落差就非常明顯,如果是為了解決地方教育資源問題,韓國瑜及李佳芬為何是走高昂的貴族學校路線呢?

 

雲林有兩座華德福學校,還有著名的樟湖生態中小學,學費都相對低廉,其師資優良跟教育理念更不在話下。雲林縣,為什麼非要一間貴族學校不可?租用台糖土地的公益性及合理性又在哪裡?

 

雖然《經濟部所屬國營事業提供土地出租及設定地上權辦法》已於2001年廢止,但韓國瑜及李佳芬創辦的「維多利亞中小學」早已成立,「合法」地在雲林地區經營起一間一學期收費將近十萬元的貴族學校。圖片來源:Youtube華視新聞

 

(二)韓國瑜和謝典霖家族合作:

 

韓國瑜於11月3日到彰化縣溪州鄉,替彰化議員謝典霖站台。謝典霖是何許人物,為什麼可以專程讓韓國瑜跑一趟彰化,特地為這一席議員站台?

 

過去兩蔣獨裁時代,國民黨是以外省人為主流派。但在李登輝掌權之下,本省的地方派系逐漸崛起,直到馬英九2008年中興為止。但2014年,馬英九失去光環之後,本土派在王金平、吳敦義及各地山頭運作下,成為國民黨最大的主流派。郝龍斌及洪秀柱在黨主席選舉中都輸給吳敦義,象徵國民黨的內部權力結構又回到本土派手中。而所謂本土派,就是各地聚集的黑金及山頭,例如雲林張榮味家族、彰化的謝典霖家族、台中海線的顏清標家族等等。這些家族雖然不是直接掌握政權,但因為跟基層的關係非常緊密,掌控著農漁會、水利會、地方宮廟及社團,在基層的影響力甚至比縣市首長還要大。目前國民黨黨產被查封之後,中央衰敗,地方派系的重要性就日益提高(例如王金平出手整合高雄農會),韓國瑜到外縣市輔選的行程,就是要穩住這一條本土派系統。

 

謝典霖的祖父謝言信,是彰化縣北斗地區的省議員,過去台糖總公司設立在溪州鄉,帶來很大的經濟利益。謝言信在江湖中被稱為「台秀」(日語的「大將」),因為敢做敢拼的性格,成為一方之霸。家族經營瓦斯、第四台及…等等寡佔行業,逐漸成為彰化南部經濟及政治實力最強的家族。

 

謝言信有三個孩子,老大謝新興與父親一起打下江山,老二謝新隆個性穩重,繼承家族最重要的第四台產業,但因不喜拋頭露面,所以交由妻子鄭汝芬參選立委,傳承家族政治命脈,另外還有一位老三謝新吉。

 

謝典霖的母親鄭汝芬,曾任兩屆國民黨立委,其選區跨越十鄉鎮,經營並不容易,可見其家族在彰南地區的勢力有多強。鄭汝芬於2015年立法院財產申報,一度成為全國最有錢的立法委員。

 

基於這樣雄厚的家族背景,謝典霖27歲就選上彰化縣北斗區議員,30歲的時候,因為國民黨籍議長白鴻森貪污下台,順利補選成為台灣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議長。而又因為謝典霖喜歡打籃球,所以2018年也成功當選籃協的理事長,繼承前理事長丁守中的棒子。

 

謝家在地方的影響力不只如此,彰化農田水利會會長呂炉山、彰化縣農會總幹事廖振賢都是溪州人,也都屬於謝家的人馬。可以說是牢牢掌握了彰南地區從農會、水利會、民生產業、運動休閒到傳媒產業等各方各面,幾乎是彰南各色各界的共主。

 

謝家近幾年在地方上引起的重大爭議,包括積極推動國光石化於芳苑鄉大城濕地興建,但後來馬政府宣布撤資;還有積極參與中科四期的取水工程,因為在地方引發搶水爭議,還有計畫為核准,管線就採購好了等等問題,最後甚至引發溪州鄉公所秘書吳音寧與鄉親等人在工地現場靜坐一百天以表達抗議的事件。

 

而此事件過後不久,相關人物例如中科管理局局長楊文科遭監察院彈劾(現任國民黨新竹縣長候選人)、包商偉盟公司涉嫌炒股被起訴、彰化水利會多人被地檢署起訴、溪州鄉民代表主席也因圍標工程,一審遭判刑4年8個月。而2016年鄭汝芬也因為時勢關係,意外落選立法委員,讓謝家一度陷入低迷狀態。

 

於是今年謝家的政權保衛戰,就押在謝典霖身上。謝典霖當選雖然毫無懸念,但要爭取連任議長,還必須拿出一點實力才行。因此亟欲結合濁水溪南岸的勢力,特別是儼然為國民黨新星的韓國瑜,再加上溪州鄉是北農現任總經理吳音寧的老家,也是彰化地區農會、水利會等組織頭人的故鄉。所以韓國瑜到彰化助選,就指定要在溪州鄉,背後是有非常深刻的考量及佈局的。

 

今年謝典霖當選雖然毫無懸念,但要爭取連任議長,還必須拿出一點實力才行。因此亟欲結合儼然為國民黨新星的韓國瑜,再加上溪州鄉是北農現任總經理吳音寧的老家。所以韓國瑜到彰化就指定要在溪州鄉,背後是有非常深刻的考量及佈局的。圖片來源:Youtube華視新聞

 

只是以過去謝家(立委鄭汝芬)支持高污染的國光石化產業、支持中科四期及與農民搶水的引水工程等等立場來看,很難說謝家是站在照顧農民與發展農業的立場的。而宣稱自己是「賣菜的」韓國瑜,在替謝家站台之前,難道沒有想過這很可能有違他「照顧農民」的原則嗎?

 

如果今天農民要選出一名能照顧他們生計的市長,可是候選人本身都跟開發派、跟向財團靠攏的家族站在一起,那這樣候選人的口號還能信嗎?

 

(三)韓國瑜與雲林張榮味的關係:

 

眾所皆知,雲林張家是目前台灣農業體系裡面最大的派系,我引用拙著〈吳音寧、柯文哲和藍綠兩黨大混戰,北農的困境在哪裡?〉一文,關於張派的農業體系:

 

張榮味:前雲林縣長、前合作金庫董事(合作金庫即農會信用部等組織而成的金融機構)。

 

張永成(張榮味妹婿,立委張麗善的丈夫。1998年曾因放高利貸違反重利罪,入獄一年):現任北農常務董事、現任合作金庫董事、現任中華民國農會總幹事,及十數個農業單位現任董事。

 

張啟盟(張榮味胞弟):現任台灣農業合作社聯合社理事主席。台灣農業合作社聯合社(農聯社)為目前台灣蔬菜共同運銷四大社團之一。

 

林啟滄(前縣長機要秘書):現任中華民國全國漁會總幹事。曾任雲林縣肉品公司總經理、雲林縣農會總幹事。

 

張清良:前雲林縣副縣長、前代理縣長,前北農總經理。

 

韓國瑜:前縣議員李佳芬丈夫,前北農總經理。

 

陳益宗:台灣青果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前北農董事長。台灣青果運銷合作社也是台灣共同運銷的四大社團之一。

 

張榮味派韓國瑜到台北接掌北農,等於是讓張派掌握了從產地(台灣最大的蔬果產地雲林縣)農會、產地拍賣市場、共同運銷(農聯等社團)、消費地市場(北農)到農業金融的各個重大關鍵位置,幾乎是一條龍掌控了台灣農業的產業鍊。

 

這套由張家人馬層層分工負責的體系,過去也跟國民黨關係密切,所以無論行政院農委會如何推動政策,都無法碰觸到這個系統的核心之處。但2016年,民進黨完全執政之後,加上臺北市政府由無黨籍柯文哲執政,出現了鬆動體制的可能性,於是才會出現從2016年到2018年的北農政治鬥爭。而吳音寧跟韓國瑜的總座位置就牽動到台灣農業利益體系,也是中央與地方派系的決戰戰場,北農於是成為了媒體各種吹捧或抹黑的風暴核心。

 

也因此,我們要稱呼韓國瑜為「賣菜的」或「最強菜販」,根本上是去除了背後張家「農業黑金」的背景脈絡。

 

而韓國瑜及張家這套系統,甚至又牽動著台灣對中國外交政策,例如韓國瑜在北農任內,創立「國貿部」,大量進口中國農產品,這個政策實在不像是照顧台灣農民應該做的事。是一直到吳音寧上任為止,才終止這名不符實的「國貿」部門。

 

將韓國瑜及張家當成農產業的救星,就像是找吸血鬼來開捐血車,找面具傑森當急診室醫生一樣。他們只是將農業當成恩庇侍從式的、家族式的企業在經營,如同韓國瑜在北農任內任意晉用大量「自己人」、任意發放工作獎金、有不滿意的員工就用調夜班等方式逼走一樣。讓台灣農業距離「公共化」、「制度化」及「透明化」的改革腳步越來越遠。

 

總之,不管台灣農業如同鬼王們所論述,是要走向TPP等自由開放政策為主;還是要走向保護產業、發展地方微型加工及合作社為主——最基礎的土地制度、生產拍賣物流制度及基層農政體系都必須有合理的規劃及規範。

 

但過去幾十年,地方黑金政治已經滲入農業體系的肌肉骨髓當中,而韓國瑜就是這套腐敗體系的其中一位關鍵人物。他在距離選舉所剩無幾的假日,捨棄高雄激烈的戰況不顧,反而到彰化、雲林地區站台,可見韓國瑜佈局的不只是個人形象,而是整個國民黨本土派的未來命脈。

 

 

 

作者為台灣大學台文所博士生,前彰化縣溪州鄉公所秘書,曾參加台灣農村陣線活動。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