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紹德高牆開裂吧!

Sunday, October 28, 2018

 

2018年政治謀殺並不罕見,但10月2日《華盛頓郵報》評論員哈紹吉(Jamal Khashoggi)死於沙國駐伊斯坦堡領事館,卻迅速在國際社會引起了巨大的反響。不但美國總統川普多次表達對此謀殺案的意見,德國宣佈了取消對沙國的軍售並呼籲其他西方強權跟進,法國總統在公開場合被記者追問是否要跟進制裁而面露不悅,加拿大總理也公開承認陷入了龐大軍售利益與伸張正義、維護法治的兩難,連郭文貴都在直播中透露在紐約 Metro Club 一場班農與諸多金融菁英的聚會中,手段極其殘忍的哈紹吉謀殺案成了熱點話題。

 

2018年政治謀殺並不罕見,但10月2日《華盛頓郵報》評論員哈紹吉(Jamal Khashoggi)死於沙國駐伊斯坦堡領事館,卻迅速在國際社會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然而,這件命案本身的兇殘和土耳其總統充滿高明政治算計的揭露過程還不是最重要的問題。曾經和沙國王室高層保持良好關係,反目後仍在西方主流媒體上對沙國政情頻頻發言抨擊的哈紹吉之死,是否讓美國和沙國長期緊密的關係急轉直下,甚至牽動整個中東局勢的權力平衡。才是最值得關注的焦點。雖然目前已經有換掉年輕但高調、躁進王儲的風向出現,美國中情局局長也親赴土耳其聽取事發現場的錄音,但事態的發展還需要觀察。

 

本文則是要趁此政治謀殺還是國際熱點的當下,快速回顧沙國極為特殊的政經發展模式,與穆罕默德王儲上任後的一連串作為,來反駁他是個年輕有為改革者的迷思,並主張美國應該施壓加速他的下台,對於美國在中東的利益和整個中東局勢才是有益的。

 

雖然沙國長期以來對外封閉,但身為世上第一大產油國,仍然讓沙國在國際政治舞台上有相當的影響力,所以其內部大致的政經社狀況仍然有相當多的報導。特別是在911事件後,當世人訝異地發現策動和執行這場史無前例恐攻行動的成員,竟然大部分來自這個美國的長期盟友時,沙國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便成為國際政治的焦點話題之一。

 

曾任《華爾街日報》主編和發行人,鑽研沙國長達30多年的凱倫.豪斯女士在她的大作《中東心臟》第二章中,對沙國紹德王室能長期維持這種仿彿與世隔絕,但又在國際舞台上有一席之地的獨特模式有很好的概括:第一就是將開國國王對沙漠部落分而治之的手法,對當今的社會團體和外國盟友如法炮製。第二個方法是聰明的運用財富──不論是開國國王的金幣,還是今日幾千億的油元──去買得忠誠或順從。第三個方法是利用無所不在、緊迫盯人的宗教,去教導人民服從阿拉就等於服從紹德家族。紹德家族不像西方的王朝只是世俗的政權,他們還是阿拉在人世間的代言人。最後,就是沙烏地社會的順從性。

 

融合了這四個元素的政治配方,雖然有效的運作了很久,但從各種媒體的報導與學術研究中,我們也看到種種的後遺症:女性權力受到極大的壓抑、本國人長期依靠國家福利而缺乏專業技能,造成需要引進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的大量外勞和歐美專業人士來執行低階和高階的工作、為了支撐統治正當性扶植回教基本教義派思想,而成為培養恐怖份子的溫床。以及為了保持回教世界的霸主形象,和什葉派代言人伊朗在中東各地的權力爭奪。

 

這些長期累積的問題一直要到911事件後才開始得到廣泛關注。在2005正式接任國王,但此前已取代年邁的第五任法德國王,掌握實際權力的阿布都拉便開啟了一系列溫和的改革:比方讓人民可以投票選舉市議會成員、推進女性教育,並任命了史上第一位女性擔任教育部副部長,(在他死後)實現了讓女性投票與競選市議會公職的承諾等創舉。

 

因此,當今在國際媒體上高調宣揚改革計畫的王儲沙拉曼,並非如他自己展示的如此有革命性。我們甚至可以說他的一連串動作,只是為了鞏固他不穩的權力和正當性。因為在他被立儲之前,有兩位他叔輩的重量級王儲先後被廢,一位是開國國王承認,在世的最後一位親生兒子:穆格林親王。他是戰鬥機飛行員出身,並在當時和一起服役,後來長期駐美的班達親王建立良好友誼,在2005接任情報局長,負責對外情報,但在阿布都拉國王過世後才三個月他就閃電被廢,沒有任何原因。繼任的王儲納耶夫來頭更大,他長期掌控沙國的刀把子——情報機關、警察機關和緊急任務部隊,被公認是聰明、勇敢、行事高效且孚人望,是反恐和壓制國內反對勢力的第一把交椅,而且最重要的,他沒有子嗣。

 

沙烏地阿拉伯王儲謀殺、肢解記者事件,對王儲和沙烏地阿拉伯形象造成重大創擊。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反觀取代納耶夫親王的穆罕默德,也就是沙爾曼國王的兒子,他既非國王的長子,也還太年輕,更沒有國外留學的經歷,與良好的英文能力。但在被扶正為王儲後,沙爾曼國王馬上把國防部長和皇家法院主席的大位交給他,還讓他成為一個跨部會委員會的主席,手握財政經濟大權,這樣雲霄飛車式的躍升到底為沙國帶來了什麼呢?

 

先跳過已經在媒體上被廣泛報導的願景2030計畫,他一上任主導的支持葉門政府軍對抗伊朗支持的青年軍叛亂戰爭,便造成一場人道大災難,沙國的空襲傷害的多是貧民(儘管他在《時代》雜誌的專訪中用失誤輕描淡寫的帶過)。戰爭曠日廢時,耗費國家大量資源,到現在仍然沒有結束。他曾經提高油、電價格,但遭遇反彈後便縮手。雖然他開放女性開車的政策贏得廣泛好評,但也是他將當初爭取女性開車權的女權份子關在牢裡。

 

而舉世矚目,也是他經濟改革指標的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的百分之五釋股案宣佈於2016年1月,並強調在2018年一定會完成,卻在今年8月以暫緩的名義正式流產。失敗的原因除了2兆美金的估值受到質疑外,還擔心如此的股份上市後要面臨嚴格的監管要求。另一個引起廣泛報導的就是在2017年10月他火速將數百位王公貴族關進首都利雅德的Ritz Carlton 酒店,用法律之外毫不透明的手法令他們交出了巨額財富,在迫切需要資金投入各項石油之外的新產業的時刻,竟然用如此粗暴的手法對付國內最有經濟實力的菁英,讓人懷疑他真正的目的只在於清除潛在的反對勢力。

 

相形之下,韓國獨裁者朴正熙政變上台後,雖然也以非法累積財富之名逮捕了一群當時的大資本家,但他對他們提出了一個交換條件:將這些「非法財富」拿出來進行生產性投資。最後一個讓國際社會瞠目結舌的計畫就是和日本軟體銀行的孫正義合作願景基金,來投資先進國家的高科技產業,這個本來看起來是最有成功機會的項目,現在也因為哈紹吉命案而面臨叫停的命運。從以上簡短的回顧可以看出,他的所作所為頗有好大喜功,欠深思熟慮之感;如果再拿其他的所做所為加以對照,我們會對他的行事風格有更清楚的認識。

 

今年四月,穆罕默德曾在美國進行了長達三周,橫跨多個城市的訪問,並接受主要媒體專訪。在他的行程中,他以時而現代、時而傳統的服裝先後見了國防部長馬蒂斯、前總統柯林頓、前紐約市長彭博、國際貨幣基金總來拉嘉德、微軟比爾.蓋茲、維珍航空總裁理查.布萊森、亞馬遜總裁貝佐斯等人。

 

在媒體專訪中,他也顯露了豐富的產業知識,對抗極端主義伊斯蘭份子的決心、並提到要追求更多法治和自由與讓沙國變的更宜居以吸引人才,這聽起來都很美好,但在這個似乎雄才大略的年輕改革者形象底下,他卻有號稱是沙烏地阿拉伯班農的顧問 Al-Qhatani 專門組織大規模網軍來騷擾、恐嚇甚至讓對他政策提出批評的網民噤聲。而在西方主流媒體有很好影響力和高層關係的哈紹吉也成了他的眼中釘,趁哈紹吉必須要進到領事館處理離婚認證的機會,他派出了精銳的特勤小組老虎隊和法醫專家,將哈紹吉在領事館內活活肢解。要不是土國情報已偷偷設局蒐證,恐怕會以失蹤人口的名義草草結案。

 

在媒體專訪中,王儲顯露了豐富的產業知識,對抗極端主義伊斯蘭份子的決心、並提到要追求更多法治和自由與讓沙國變的更宜居以吸引人才,這聽起來都很美好,但他實際並不是這樣的人物。圖說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從這兩周沙國一變再變的官方說詞,與穆罕默德在沙國投資論壇上厚顏的撇清,甚至還強迫召見死者的兒子的種種行為來看,他只會繼續用強硬的態度來應對他就是幕後主使者的質疑,更不會對上述所提到一連串並不成功的新政策有所反省。而這件惡行已經讓不少國際商業金融大頭開始和他拉開距離,紛紛取消出席本次的投資論壇,更重要的是,從其他國家改革成功的經驗來看,固然集權有一定的重要性,但讓獨裁者自己的行為受到某種規則制約,以保障合作者的人身、財產安全更是不可或缺的要件。

 

但到目前為止,王儲交出的是一張完全不合格的成績單。除此之外,在中東局勢上,沙國為了維持穆斯林世界霸主而產生對伊朗的偏執敵意,在王儲身上也是變本加厲,所以表面上和沙國保有良好戰略關係可以讓美歐獲得大筆軍售訂單(在歐巴馬時期,總金額是六百億,川普出訪時雖然簽下了一千一百億的新訂單,但多數尚未實現),但繼續讓這位經驗不足、志大才疏、容易爆衝的王儲掌大權,對中東本身的自由,還有整個區域局勢的穩定都沒有好處。長期來看,美歐反而要付出更多代價幫他收爛攤子(這此事件還讓同樣形象不斷下墜的土耳其總統艾爾段漁翁得利)。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是該停止對沙國紹德家族的姑息,思索一個全新的中東政策了。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