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遊「新潮」的吉光片羽

Wednesday, October 10, 2018

那些年,我們的「新潮文庫」
向張清吉先生致敬主題徵文

 

知道志文出版社,是從「新潮文庫」開始的。案頭上的卡夫卡、佛洛伊德、奧古斯丁陪我度過高中跟大學歲月。雖然字很小,密密麻麻,但絲毫不減求知的渴望,青春在一本本新潮,找到西方或日本文學的偉大心靈世界,我微小的個人與他們神往知惜,芥川龍之介、三島由紀夫,你們都好嗎?

大學生活接觸精神分析(Psychoanalysis),中世紀哲學(Medieval philosophy),存在主義(Existentialism),開始了解人的意識有一大部份是我們不清楚的,不瞭解的,透過夢,透過信仰,人在未知的世界找到存在價值。「新潮文庫」正是這最大推手,我是文庫的晚近讀者,千禧年之後,如此慢接觸「新潮文庫」,見證新潮永不退流行。每當我讀譯者序都能感受到那時代亟欲獲取西方文明的熱情,轉介給台灣的學子,與國外接軌,「新潮文庫」是國際化的先驅者。

 

在網路出現前,書店是獲取知識的主要來源,對比現在年輕人,簡直是兩個世界,知道「新潮文庫」的人似乎成了稀有動物。其實,經典就像是恆星,每個階段閱讀,都有新的體會,心隨境轉,各有不同。又好比燈塔般在暗夜大海,照亮每艘思想的船隻。「新潮文庫」是台灣出版界不朽的燈塔,感謝張清吉先生高瞻遠矚,為出版鑄下理想,成就一代又一代的知識分子在學海中,悠游自得。

 

還記得,在台北國際書展剛開始的前幾年,志文出版社有參展,好多已經絕版的書,都在那時候出現,真是讓人開心,我不禁買了一堆抱回家擺進書櫃,「新潮文庫」的書在家中儼然佔據一方。新潮跟其他的書不太一樣,因為它始終是簡單設計,封面白底彩圖,內頁直行白底黑字的一目了然,不走浮誇路線,卻有着最豐富的內涵深度,等待讀者進入大師桃花園,接受思想洗禮。

 

錢志純(1926─2009)主教翻譯法國哲學家笛卡兒(René Descartes,1596─1650)《我思故我在》(Cogito, ergo sum),於一九七二年出版,是我大學讀哲學概論的第一本書,上頭有我勤奮的筆記,笛卡兒對方法的重要曾說:「良知是世界上分配得最公平的東西,因為每個人都擁有足夠的良知。」給我莫大的啟發,再加上笛卡兒認為成見是我們錯誤的最主要的原因,為防備它,於是想出懷疑的方法,將一切以前認為確實的知識,都予以拷問。感到有趣的是,志文出版社「新潮文庫」我認為就像笛卡兒的思想態度,不僅探索人性在各種不同角度的表現型態,更激盪讀者在文字間看到自己與作者的相互輝映,享受知識樂趣。

 

錢志純(1926─2009)主教翻譯法國哲學家笛卡兒《我思故我在》(Cogito, ergo sum),於一九七二年出版,是我大學讀哲學概論的第一本書,上頭有我勤奮的筆記

 

如何從日用而不知的生活疲倦中,跳脫出來,閱讀新潮是一種逃逸,因為打開了視角的窗口,我可以看見卡夫卡在《變形記》中的蛻變,杜思妥也夫斯基在《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的存在主義辯證,在人的有限性得到超越的可能。這些是「新潮文庫」帶給我的收穫與快樂,因為透過它,彷彿活過好幾次,每次都精彩。

 

假使要我推薦什麼書給台下的學子們閱讀,我毫不猶豫會告訴他們,「新潮文庫」是你們應該要去讀的,儘管它在圖書館架上並不起眼,小開本,很少人注意它們的存在,但卻是思想的巨人。同樣,我也會一直閱讀新潮,從中汲取創作靈感,讓靈魂得到洗滌,這是經典的魅力所在,千變萬化。

 

再次感謝張清吉先生的付出,貢獻畢生精力出版新潮,讓文庫成為臺灣出版史上不可抹滅一頁,造福無數的知識分子,心中永遠不會忘卻的恩情。

 

 

 

作者為天主教輔仁大學宗教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那些年,我們的「新潮文庫」
「向張清吉先生致敬」主題專區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