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虔豪

一顆天燈,再度牽扯出南韓公安大漏洞

10月7日,星期日上午11點多,南韓京畿道高陽市,出現一陣巨大爆炸聲響,並竄起了高聳烏煙,首爾市全境往西北方、仁川市全境往東北方一看,都能目睹到一大片黑煙,不斷升起,並蔓延數公里。



起火地點在一處大韓輸油管公設的儲油所,緊急趕到的消防隊,噴水並出動消防直升機鎮火,40分鐘後,一度控制火勢,但中午過後,儲油槽的火勢,再度竄升。


引發火勢的這個國有儲油槽,半徑28公尺,深達8.5公尺,由於裝著440萬公升的揮發油,使大火持續延燒17小時,已到消防隊都難以靠近收拾的地步,直到隔天早上才消退。


高陽市廳則在當天中午,發送警戒通報簡訊到居民手機,提醒留意。但震耳的爆炸聲、又高又濃的黑煙,加上刺鼻瓦斯味四散各處,讓鄰近居民陷入恐慌。南韓從未發生過儲油槽火警,消防當局也研判,儲油槽自己起火的機會極低。


歷來,南韓最為世人所知的火災,莫過於被稱為「國寶」古蹟的首爾崇禮門(南大門),遭人縱火,最後遭祝融付之一炬


南韓不時發生大型公安意外,從1994年,連接漢城(今首爾)南北端的聖水大橋崩陷,然後隔年位於江南的三豐百貨公司坍塌,2003年大邱地下鐵中央站遭人縱火,到2014年發生世越號船難,都造成嚴重死傷,所幸這起儲油槽的火勢消退後,確認無人傷亡。


但更荒唐的事在後頭,警方在事發隔天,調閱周遭地區監視器調查後,以造成失火嫌疑,緊急逮捕一名27歲、在事發地點附近高速公路工作的斯里蘭卡籍移工,並公開表示,儲油槽起火原因,是這名移工當時在離儲油槽距離300公尺的鄰近山坡地上,施放天燈,最後落在儲油園區而導致。


只是這名移工遭逮捕後,迅速引發另一種反彈聲音─作為國家重要設施的儲油槽,僅僅因一個天燈就發生大型火災,更令人不解的是,儲油槽的自動感應設施,並未因起火而發出警報,而大韓輸油管公社在該地也設有人力觀看各處共45處現場畫面的監控站,當時值班員工卻全未察覺異狀。


警方在10月9號公布周遭監視器畫面,發現這名男子在上午10點多,在工地山坡撿起鄰近小學前晚使用後掉在地上的天燈,再次施放。


天燈飄上空中不久,墜落在儲油槽旁邊的草皮上,當時男子一度追著飄浮在空中的天燈奔跑,最後在遠方看到掉在地上,不疑有他而離開。但天燈上火苗並未熄滅,掉落在儲油槽草地上,持續燃燒並蔓延至10公尺旁的儲油槽本身,經過22分鐘後,儲油槽就發生爆炸起火。


逮捕這名移工的爭議在於,距離儲油所800公尺的小學,每到秋天都會舉行親子露營放天燈活動,已長達8年之久,先前都是在同樣周圍地區放天燈,而且校方人士也表示,過去天燈也都往儲油槽方向飛去,卻也沒意外,這就顯示,不會只有這名移工可能造成火災,過去無事故,都只是僥倖。


而天燈墜落在儲油槽草地,若熱能偵測設備、警報設施與自動滅火裝置有效,園區工作人員也隨時注意儲油槽情況,就有相當充足時間應變,避免引發爆炸。


但沒去釐清儲油設施的設備與管理疏失,卻單單拿個人來開刀,引發「失火」(而非縱火)時,是否已知自身所處的環境與行徑會引發風險,都有各種解釋,警方是否要大動作逮捕,已有諸多可議空間。


媒體又接連跟進報導「斯里蘭卡移工遭逮捕」,不僅沒能解決根本問題,更會引發擴散效應,助長南韓對移工甚至外籍人士不必要的歧視。


而一個小小天燈就能引起國家基幹設施長達17小時的大火,遑論若儲油槽遭外力刻意與多發攻擊時,會有什麼更具毀滅性的後果。在輿論反彈後,目前警方也更進一步朝向輸油管公社的管理不實偵辦。


去年上路的南韓《消防基本法》修正案第12條第1項第1款中規定:「包括天燈等小型熱氣球施放,經認定為火災預防上有危險,得以禁止或限制。」儲油槽屬於需要高度防範的設施,周遭區域就得適用相關規定,而地方政府也得加強對民眾宣導,不過,這些措施長年來都未做到。


一個天燈,牽扯出南韓重大公安問題;在台灣,放天燈更是常見,為避免釀成意想不到的災害,政府或許也該藉此機會,重新檢驗安全應對機制,讓大家安心施放之虞,也不會對公安造成衝擊。




作者是定居首爾的駐韓獨立記者,《韓半島新聞平台》創辦人,長年採訪與評論南北韓時事,希望注入具有台灣觀點和現場觀察的韓半島新聞。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