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崩壞,功德中興

Sunday, October 7, 2018

 

教師節前夕,敝校的一張徵才公告令高教界乃至全國議論紛紛,讓曾經身為校務會議學生代表的吾人有所感慨:三年前中興大學景觀與遊憩學士學位學程方因貼出「無薪講師『義務』授課」徵才公告,受到輿論排山到海的炮轟,三年後獸醫系又再因徵「0元講師」引發各界譁然。

 

 三年前中興大學景觀與遊憩學士學位學程方因貼出「無薪講師『義務』授課」徵才公告,受到輿論排山到海的炮轟,三年後獸醫系又再因徵「0元講師」引發各界譁然。圖片來源:Youtube華視新聞

 

對此,網友們嘲諷興大是「全國最會做功德的學校」、有學者痛罵根本是「高教之恥」、高教工會也直批此舉涉嫌違法,連主管機關教育部都覺得不妥,跳出來要求改正。種種聲浪讓當天上午還嘴硬說這是「行之多年合作模式」的校方,到了中午態度就放軟說「以後不會了,會依循教育部的規定支給鐘點費」。

 

身為國立知名大學竟一再把教學當「義務」,如此踐踏專業人才或許令外人詫異,但作為興大生我倒覺得沒什麼太大意外,畢竟校方高層總常要學生犧牲「做功德」,因此會壓榨基層講師自然是可想而知。今年爭議頗大的學雜費調漲,可說是學生完成的「功德」一件。校方雖以「本校學費已經14年沒調漲」云云哭窮,然諷刺的是,立法院《各國立大學校院校務基金107年度預算評估報告》卻指出「中興大學近年國外旅費均發生超支併決算情形」,並要求加強經費控管,怪不得有學生反諷說難不成所謂的「沒錢」,是因為校方人員出國不懂得節用所以要學生「做功德」買單。

 

更有甚者,校長薛富盛除了要學生多付錢外,還把許多表示反對學雜費調漲並批判校方黑箱作業的學生全都「消音」,在《遠見》雜誌的專訪上宣稱「學生都舉雙手贊同漲學費」。猶記三年前薛校長剛上任時恰巧遇到反課綱學運,那時他說「大人要思考年輕人暑假不去做自己的活動,反而要站出來的理由」,如今今年暑假興大生卻也無法進行自己的活動,得去教育部與監察院抗議校方不當漲學費,聽來還真是諷刺至極!校方保證這筆調漲的額度未來用「『專款專用』於學生身上」(這也是教育部通過興大漲學雜費的主因),然看看校長都能在雜誌上公然說出如此悖於事實的話了,學生們又怎會相信行政單位接下來的作為真會「說到做到」?

 

回到「0元講師」的議題來,即便不論背後不尊重尊業的意涵,退萬步言,校方的作為是有違法之虞的。依據教育部《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第八條規定「兼任教師待遇以鐘點費支給,授課期間並應按月發給。」、「公立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鐘點費支給基準,由教育部擬訂,報行政院核定。但依國立大學校院校務基金相關規定得支給較高數額者,不在此限。」也就是說,政府是有明確規範及保障國立大學兼任教師之薪資標準的,校方不能以「兩造合作模式」就逕自不依法行政。

 

憲法保障大學自治,但這可沒容許大學可逾越相關法令隨意為之,而不顧所有利益相關人(教職員生)基本權益是否受損。知法犯法的師長,教不出守法的好公民。站在教育的觀點上,如果堂堂一個國立大學(還是中部最頂尖的大學)都能如此視法規如無物,而帶頭以身試法,校方又有什麼正當性要求學生要遵守校規?

 

如果堂堂一個國立大學(還是中部最頂尖的大學)都能如此視法規如無物,而帶頭以身試法,校方又有什麼正當性要求學生要遵守校規?圖片來源:石川 Shihchuan@flickr

 

此外,這也反映高教商品化過度的問題,把辦大學當成辦公司、把做教育當成做商品,教育從良心事業淪為只有利潤導向的行業,致使教師工作權與學生受教權雙雙受損。

 

從打壓學權到0元講師,校方高層總是樂於讓基層師生「做功德」,那麼興大何不把校訓由「誠樸精勤」改成「功德無量」?

 

當然,興大的案例也只是高教崩壞的冰山一角罷了。

 

 

 

作者曾任大學校務會議學生代表、台中市政府第2屆青年事務審議會青年代表,參與過反黑箱課綱學運、婚姻平權遊行等不少社會運動,對時事及民主人權等相關議題多所關注。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