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運會是川普所揹的一顆大石

Wednesday, October 3, 2018

 

今年三月,我從加州柏克萊搭車前往舊金山機場,同車遇到一對要飛回東岸的老夫婦。那位老太太是退休老師,在社區圖書館義務教英文,不少亞洲移民是她的學生。我們很快就聊了起來,在即將抵達機場前,他們問我對於槍技管制的看法如何?這需要問嗎?正常的外國人都不會認為這是一個需要討論問題,全世界只有美國擁槍團體才堅持「是人殺人,不是槍殺人」之謬論。不過,基於訪客的禮儀,我推說這是美國的內政問題,外國人不便表示意見。在下車前,他們說這個國家近來變得「太乖戾」(wacky) ,已經不再是他們一輩子熟悉的美國。

 

的確,自從川普在2017年就任總統以來,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層出不窮。總統用推特發表治國理念,其直白的用語葷素不忌,兒童不宜。白宮成為了「誰是接班人」的政治實境秀,每天提供脫口秀節目用不完的話題。就如同其他獨裁者一樣,川普要的是絕對忠誠,只有要一絲忤逆之意,就會被宣告「你被開除了」,其受害者也包括依法中立的聯邦調查局長。至於那些忠誠的支持者,有些已經向法院認罪,因為他們涉及在選舉中勾結外國勢力,或是支付嫖妓買春的封口費。

 

一個堂堂民主典範搞成這幅德性,美國人不會生氣嗎?

 

正常的美國人當然憤怒。八月中,《紐約時報》才登刊一篇自稱是來自於政府高層的投書,宣稱一場抵抗運動已經浮現,要阻擋川普對於美國政治體制的傷害。我這學期在哈佛大學旁聽一堂環境政治的大學部課程,授課講師是聞名國際的科學研究大師。我認真算過,從開學至今以來,只有兩次她沒有提到當今聯邦政府的各種倒行逆施之政策,包括退出《巴黎協定》、放寬甲烷釋放限制、刪減環保署科學研究費用等等。

 

抵抗運動當然不只侷限於華府高層或是長春藤菁英名校,無權勢的美國人早就發起各種抗爭。非裔美國人的「黑人的命也是命」( Black Lives Matter )運動四處蔓延,已經成為新時代的民權運動。高中生為了抗議校園槍枝暴力,發起了「為了我們的生命」運動。非法移民的下一代在美國出生、受教育,但是卻無法享有其他美國人的權利,這些「夢想者」( Dreamers ),在近來也發動了強而有力的動員。事實上,由於川普常將負面的媒體報導攻訐為所謂的「假新聞」,由《波士頓環球報》所發起的抗議聲明獲得美國超過三百家的報社支持

 

然而,就政治效應而言,這些抵抗可能遠比不上這兩週成為熱門新聞的大法官任命案。卡瓦諾( Brett Kavanaugh )是川普任內提名的第二位最高法官候選人,原本以為憑在共和黨在參議題的多數席次,這位根正苗紅的保守派應該可以輕易獲得任命,進而讓最高法院進一步向右傾倒。卡瓦諾有完美的學經歷,不只耶魯名校出身,也有豐富的從政經驗,連自由派的反對者都不容易找出可以攻擊的缺點。只不過,由於 Christine Blasey Ford 出面指控,在二十多年前,仍是高中生的卡瓦諾試圖性侵犯,這椿看似陳年往事的罪行成為全美談論的議題。

 

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不僅有完美的學經歷,不只耶魯名校出身,也有豐富的從政經驗,卻由於Christine Blasey出面指控,一椿看似陳年往事的罪行成為全美談論的議題。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在9月27日上午,Ford 參與了參議院聽證會,她用冷靜的口吻表示,百分之百確定當年卡瓦諾試圖強暴。在當天下午的會議,卡瓦諾否認這項指控,他表示雖然從小到大都喜歡喝啤酒,但是從不曾喝到不醒人事。卡瓦諾更進一步宣稱,這一切都是民主黨與左派的陰謀,試圖毀壞整個政治體制。Ford 沈著而冷靜的控訴與卡瓦諾激動的否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對比。受害者與疑似加害者的角色對調,這樣高張力的政治表演十分符合美國個人化、好訴訟的文化。因此,共和黨也不敢強推卡瓦諾的任命認案,在全院投票之前,啟動了聯邦調查局的偵察程序。

 

卡瓦諾的任命案經常與1991年的 Clarence Thomas 相提併論,因為 Anita Hill 的出面指控性騷擾,使得最高法宮任命案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在當時,清一色的老白男人參議員公然質疑 Anita Hill 的說詞,這樣完全輕忽女性經驗的作法至今已經完全不能接受。在今年,共和黨參議員只得委託一位女性性侵犯專家來擔任質問者的角色。

 

是否卡瓦諾終究會獲得任命,仍是有其變數,因為沒有人知道聯邦調查局的處理結果,也很難預料共和黨的多數席次是否會出現倒戈。除了這項任命案,十一月初的期中大選也是重要的關鍵。婦女票已經大幅倒向民主黨,如果共和黨處理不當,將可能加劇這項趨勢。目前看來,共和黨非常有可能喪失眾議院的多數,但是萬一連參議院的優勢也搞丟,那就是川普的頭痛大問題。無論如何,訴諸於女性受害經驗的 #MeToo 運動已經展出其巨大的動員能力,成為川頓時代的最顯著社會抵抗。

 

一年多前,好萊塢女星群起指控製作人 Harvey Weinstein 長年依仗權勢,犯下多起性侵害。這場自發的運動沒有領導中心,也沒有組織,但是透過個人經驗的訴說與見證,已經在全世界的娛樂產業、媒體、學界、政界掀起巨大的影響,至今已經有許多人判刑入獄(例如《天才老爹》Bill Crosby),或是下台(例如民主黨參議員 Al Franken )。

 

#MeToo 運動將過往不能說、不敢說的傷害公諸於世,挑戰了私人與公領或的界線,這使得許多婦女產生共鳴,因為她們很容易在這些控訴中找到自己的經驗。社會運動通常是依靠人數的邏輯,越多人願意走上街頭,就是對於政府形成更大的壓力。然而,#MeToo運動的強大感染力卻是來自於個人故事的敘說與分享,社群網路更加速這些敘事的傳播。

 

Christine Blasey Ford 勇敢的見證是 #MeToo 運動的歷史高潮,接下來值得觀察即是美國婦女選民的動向,以及其對於期中選舉的衝擊。

 

Christine Blasey Ford 勇敢的見證是 #MeToo 運動的歷史高潮,接下來值得觀察即是美國婦女選民的動向,以及其對於期中選舉的衝擊。圖片來源:路透社

 

 

 

作者為六年級前段班的中年大叔,目前育有一女一子。從小在繁華的西門町長大,看盡台北西區的沒落與重生,結果當教授的薪水在台北買不起房子。現在是靠研究與教學為生,任職於台大社會系。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