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叫絕的另類人脈龐式騙局(上)

Sunday, September 30, 2018

 

2018年5月9號舉行的馬來西亞大選迎來了了舉世矚目的六十年首度改朝換代,而造成巫統領導的國民陣線敗選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同樣受到國際關注的一馬發展基金弊案。

 

這個在2009成立基金不但完全沒有達到一開始的期望──靠在清潔能源領域的投資帶動馬來西亞不分種族的一體化經濟發展,反而累積了大約七十億美金的債務,名下的資產卻極其有限,還引起了美國、瑞士、新加坡司法機構的洗錢調查與資產查封。更讓人訝異的是,這個可能是史上最大金融盜竊案並引發嚴重政治效應的巨大醜聞幕後主導者是一個三十多歲,平民背景出身的馬來西亞華人劉特佐。

 

隨著國民陣線敗選,同樣受到國際關注的就是一馬發展基金弊案。這個基金不但完全沒有達到帶動馬來西亞經濟發展,反而累積了大約七十億美金的債務。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劉靠者絕佳的人脈能力和大膽利用國際金融體系監管的漏洞,持續盜取一馬發展基金的資產,建立了一個橫跨石油、房地產、電影、藝術品的私人王國,還屢屢因為奢華至極的party和中外女明星的緋聞登上小報和八卦雜誌,更是馬來西亞前任首相納吉2013年靠灑錢驚險勝選的幕後金主以及促成美國總統五十多年來首度訪馬的推手之一。

 

透過閱讀兩位《華爾街日報》記者三年多來鍥而不捨的追查後寫成的心血結晶《鯨吞萬億》(Billion Dollars Whale,這是個絕佳的機會來回顧這個牽涉到無數當今世上頂級政、經、娛樂名人的超級弊案,點出構成這個金碧輝煌的貪腐地圖的關鍵節點,並思考為什麼劉特佐可以一路空手套白狼享盡世間榮華富貴,卻沒有一個吹哨者能挺身而出阻止這場荒謬的竊國大戲。

 

到底劉特佐如何「盜」得第一桶金?

 

在劉特佐還在賓大念華頓商學院時,便趁假期赴阿布扎比拜訪中東裔同學引介的主權基金高管,此後便立志要自己弄出一個規模一樣龐大的基金在國際市場上呼風喚雨。在他畢業後回馬來立公司後,經過一番努力尋找機會和建立人脈,終於成功的為柔佛州的伊斯堪達城項目引入阿布扎比的Mudabala基金的投資,雖然他很失望的發現最後他並沒有得到常見的高額仲介費。

 

之後更透過身為該項目合作的建設公司董事的機會,認識了同樣是董事的登嘉樓(Terrengaru) 州蘇丹的姊妹,贈送了蘇丹劉成立的投資公司的乾股,之後劉更大膽提議以該州豐富的石油儲備為擔保來發行價值高達14億美金的伊斯蘭債券,並由日後和劉在為一馬基金募資密切合作的高盛銀行家Tim Lessiner來當顧問。可惜保守的蘇丹在最後一刻想要打住、關閉基金,然而此時天祐劉特佐,救星出現了,不是別人,正是在危局中背負者巫統大老期待接任首相的原副首相納吉,而納吉也需要一個可以控制的金脈來籠絡黨內的盟友,於是登嘉樓投資管理局便更名為由中央政府管理的一馬發展基金。

 

接下來由劉促成的一場2008年9月的關鍵遊艇會議成了之後長達數年的金融犯罪的開端,經由一位非洲裔為達官貴人安排吃喝玩樂、高級伴遊的掮客引見,劉認識了PetroSaudi公司的老闆Turki王子和主要管理者Obaid,Turki雖然貴為沙烏地阿拉伯的王子,但地位相當邊緣,經營的公司只是一家沒什麼資產的空殼公司。但劉的高明之處在於,他讓納吉夫妻相信這位王子有機會帶來沙烏地阿王室的可觀資金,於是才有了這場在法國Alfa Nero豪華遊艇上的密會。而對劉的人脈感到更加滿意的納吉便決定要和PetroSaudi合作,由PetroSaudi注入其在土庫曼和阿根廷的25億美金油田資產(這個估值是買通分析師刻意抬高的),馬方則投入十億美金到一馬基金中。

 

在十億美金的資金到位後,劉就展開了一系列非法的巨額資金挪移陸續將錢轉到他自己在塞席爾群島設立的空殼公司,而一下擁有數億萬美金在手的劉特佐開始了在美國舉辦邀請頂級明星、歌手、模特兒蒞臨的超級奢華派對,並購買紐約高價房地產,和李奧納多.迪卡皮歐結成莫逆,又和納吉的繼子Aziz成立電影製作公司Red Granite籌備拍攝由馬丁.史柯西斯導演、李奧納多擔任主角的《華爾街之狼》等大手筆開支。

 

之後又在一個美國地產收購案中認識了管理高達700億美金的資產的主權基金阿布扎比國際石油投資公司(IPIC)的主要管理者 Al Qubashi,於是劉有了更大膽的想法,一樣由高盛的Lessiner來執行,請阿布扎比的主權基金為一馬基金在美國發行35美元的債券做擔保,雖然這在投資銀行界看來是非常不合理的怪招,但最後還是順利進行,只是和之前一樣,募得的資金又持續被劉特佐繞過層層的銀行監管,轉移到自己遍布各地或是Al Qubashi私設的、名字和IPIC子公司極為類似的離岸空殼公司。

 

這場盜國大戲的配角們

 

在舉出一些實例來說明為何劉可以如此人瞠目結舌的一擲千金前,一定會有很多人想問,為什麼他有辦法這樣膽大妄為,從《鯨吞萬億》的兩位作者的記述中,我們可以歸納出以下三個當劉來說有利的條件:

 

一,納吉的政治支持:由於納吉也是在巫統在馬國相當不公平的選舉中面臨反對派聯盟越來越強的挑戰下上台的,他一方面需要靠拉動已經下滑的經濟成長來贏取選民支持(而劉特佐畫的大餅對他來說很誘人),一方面需要有個小金庫可以支援政治盟友、收買反對黨,於是有個可以控制的政府基金便是順理成章之事,而在書中我們的確也看到一馬基金會透過高盛把債券或是資產以大幅優於市場行情的價格賣給一些馬國企業家,但之後這些企業家會以企業的名義捐款給一馬基金旗下的基金會來利益輸送。因此即使在基金成立不久,就有德高望重的董事質疑資金流向不明,但在無法得到滿意的解答後只能憤而辭職。而一馬基金的財報更是幾年內就換了兩次簽證的會計師事務所(從一開始的KPMG,換成Ernst & Young再換成Deloitte)。

 

當然還有一個最後不可告人的動機就是,有了這個小金庫讓劉特佐不停的搬錢到國外,劉才能為購物欲如無底洞的第一夫人羅斯瑪買單。

 

二,2008金融危機後投資銀行的瘋狂逐利:在2008美國次貸風暴之後,頂尖投行如高盛為了要彌補在歐美下滑的業務量,於是將目光轉到崛起的新興市場,而即使投資銀行家贏來的案子看起來很可疑,有很多監管、法律上的問題,投資高層為了賺錢,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以才會有高盛的明星Lessiner兩次幫一馬發債,卻不合常理的讓高盛自己全部先買下(但已經私底下都找好各國接手的買主),但以承擔高度風險為名,竟然在兩個deal中收了六億美金的仲介費,是同類案子仲介費的一百倍之多。而下令成立跨部門單位,積極爭取主權基金的案子,並從高層給予Lessiner支持,冷凍警告聲音的高盛亞洲大頭David Ryan的,就是後來成為川普政府首任總統經濟顧問的前高盛銀行家Gary Cohn。

 

除了大型的投資銀行,一些小型、專精於私人財富管理的私人銀行為了貪圖替劉特佐進行資金移轉帶來的可觀利潤,也是頻頻不顧法律規定,或是主動配合劉在文件上造假。最經典的例子就是當劉已經開始被美國調查,資金調度出現困難的時候,劉想要自己收購一家小銀行來轉錢時,竟然由Lessiner出具信函保證劉的資金是來自家族財富。

 

三,白宮一廂情願的東南亞政策:在歐巴馬執政時期,為了要持續對抗極端伊斯蘭勢力,馬來西亞被當作一個溫和、經濟繁榮的伊斯蘭國家典範,因此歐巴馬受到國家安全顧問Ben Rhode的影響,把納吉當作一個能帶來改變的人物並且說對抗中國影響力的盟友,無視於他上台後對政治自由的收緊。

 

另外Ben Rhode會有這樣的看法,也是受到前馬國駐美大使Jamaludin遊說的影響。而更弔詭的是,Jamaludin的女兒Ania曾在高盛實習,並和前面屢次提到的高盛明星銀行家Lessiner有過婚外情。而更增添劉特佐這個幕後金主光環的,是李奧納多在《華爾街之狼》上映後兩天,便和納吉繼子、電影公司和夥人Aziz 還有納吉的兒子Norashman一起到白宮致贈歐巴馬一片電影的DVD,有如此正面的公關活動加持,對劉資金來源的質疑便會減弱。

 

幸好馬來西亞畢竟還是一個保有一定政治競爭和言論自由的地方,隨著有越來越多的關於一馬基金、納吉和劉特佐間曖昧不明關係的耳語在社會流傳,開始有一些關心此議題的國內外人士開始進行調查。另一方面,一馬基金的第一個合作者PetroSaudi,其中一位離職員工因離職糾紛遲遲得不到解決,心一橫決定拿出私下請前同事收集的公司內部郵件,要當這個驚天弊案的第一個吹哨者。這些人後來揭發了了什麼,讓人們終於了解到劉為何能這樣肆無忌憚的四處撒錢,以及劉究竟為何會如此高調,事情爆開後,納吉和劉特佐如何自保,到最後終於還是防線潰提,在失去政權後一個終於被補、一個四處流竄,會在下篇中繼續探討。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