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化為東廠的抹黑反映了何種愚昧?

Tuesday, September 25, 2018

 

 

回顧幾個星期以來,從外交官由於假新聞死亡的悲劇、到促轉會由於內部成員失言導致的正當性危機,在在都彰顯了台灣社會對於真理、人權與正義價值的追求意志不堅。而這又與國民黨長期以來鎮壓人權觀念、政治參與,灌輸台灣社會將公共利益解釋為黨派之爭、唯個人利益至上的意識形態有關。在今天,一般的社會大眾評價一個政黨的政治事業的成敗幾乎都是以個人私利為基準,並且也將符合公眾利益的施政看作黨派利益。雖然以民主、人權價值來倡議的團體與個人不在少數,但從國民黨夥同對岸以假新聞與對轉型正義的抹黑〈例如將轉型正義抹為東廠〉,在對執政當局的攻擊上獲得一定的成效來看,民主人權價值的基準並未成為台灣社會的標竿。

 

 近來由於促轉會前副主委張天欽的失言,有很多評論將民進黨打成與國民黨一樣的獨裁地位,然而這是故意混淆焦點與胡亂比喻。圖片來源:Youtube華視新聞

 

這一切都不得不讓人擔憂,歷經殖民、王朝與獨裁不義的歷史,是否又會在這座善於遺忘、無所堅持的島嶼上重演?特別是在漸漸成為與美國對抗的海峽對岸強權,他們對台灣人祭出名為居住證實為身分證、損害台灣實質主權的今日,這樣的擔憂並非聳人聽聞。可以說,中共已經打過來了,只是我們還不這樣認為而已。我們必須要做的,就是澄清這些被國民黨弄臭、誤導的政治價值,並且重申這些價值的必要性。只有這樣,才有擋下因為民主退潮、飽受外國勢力入侵危機的可能性。

 

為什麼轉型正義,或者說人權是最重要的?

 

眾所周知,我們現在所認為理所當然、保障人權的現代國家其實還很年輕,是法國大革命以來的產物。在那之前國家屬於教會與王室,人民最多是宗教與國王底下的附屬品。與王室和教會的殘酷鬥爭之後,迎來的是人民主權與人權保障所主宰的現代國家,這是理性精神的必然發展,如果我們不想當王朝底下溫順的臣民或者被當異端來審判。然而這樣的精神在後來的戰爭與獨裁統治下的屠殺浩劫中遭遇挑戰,轉型正義就是對這些浩劫的反省(Nie wieder,意即「永遠不再),以及對於人權至高性的重新確立。用簡單的話來說,就是將人權價值放在政治當中最高的地位,防止獨裁者用國家暴力重演屠殺與人權侵害的悲劇。

 

試想,經濟發展得再好、資產攢積地再豐厚,如果國家一聲令下可以收奪所有的財產甚至生命,這樣的生活方式真的是可欲的嗎?活在一個被大規模屠殺、侵害人權的地方,執行這些不義施政的團體與協力者還能持續存在,甚至還可能再次獨攬統治大權,這樣的政治環境是可以忍受的嗎?如果照人類正常理性與常識判斷都可以簡單答出「不」的答案,那麼為何台灣仍有一票人要拿台灣保障人權的政治權利與環境跟獨裁政權交易?而配合獨裁政權侵害人權的打手不但逍遙法外,甚至還能競選直轄市的市長?艾希曼(Adolf Eichmann)或者戈林(Hermann Wilhelm Göring)若再世,德國人會容許他們進入政府機構或加入政壇嗎?台灣轉型正義受盡阻撓的發展,除了成為世界政治史上難解的謎題,更是橫亙在台灣前途與民主道路上必須解決的難題,我們必須一起克服的難題。

 

用失言否定轉型正義,猶如嬰兒與水一起倒掉

 

近來由於張天欽的失言,有很多評論將民進黨打成與國民黨一樣的獨裁地位,然而這是故意混淆焦點與胡亂比喻,民進黨再怎麼不讓人滿意,至少也沒有幹過屠殺人民、拋屍野外、沉入海底、暗地裡殺人連婦孺都不放過的勾當。如同德國人再怎麼不喜歡基督教民主聯盟(CDU),也不會拿來跟納粹相提並論。這樣顯而意見、簡單明瞭的歷史事實,在台灣居然能被忽視,而依照法治來施政的促轉會,居然拿來比附東廠(無論此概念出於官員的失言還是拿來當話柄的反對黨)這樣王朝底下的維穩機關,東廠追求人權與歷史正義嗎?說出此話的官員當然是觀念偏差,但也開脫不了趁火打劫的政黨的無恥。

 

雖然將轉型正義抹黑為肅清政敵的手段,向來是國民黨不吝使用的策略,但是不隨之起舞,是具備正常理性與人權觀念的公民之美德。轉型正義這樣的工程確實不一定要由民進黨來進行,但由於政策推動需要最具備政治實力的政黨加以落實,現階段則不得不由民進黨來實施,而基於不會有人拿石頭砸自己的腳且國民黨從來沒有要反省的跡象,轉型正義本來就不能期待由國民黨來推動。這樣的觀念應該符合常理與實情。

 

近日以來官員偏差的觀念與失言,就該負起必要的責任,不該妨礙或者抹黑轉型正義的落實。因為轉型正義的價值早就超越黨派,成為一個正常民主國家深化民主與人權概念、進而鞏固民主的必經之路。任何將之解釋為黨派之爭的意圖,或者某些報系在相關報導上的抹黑都是無知而且邪惡的。

 

轉型正義所要追求的,是制度的公正化(不任用曾經侵害人權的加害者並在法律上予以制裁,除垢法是此一精神的體現)與人權價值的深化(讓後來的公民記憶這段歷史,避免悲劇重演)。要台灣人放棄轉型正義,就是要讓台灣人忍受持續存在的不正義且「不具備人權觀念地活著」,其結果,就是讓台灣人變成容易統治、對於獨裁政權的恐怖統治不會反抗的「群畜」。這樣的危機在中國步步進逼的今天愈趨深刻,轉型正義所彰顯的精神是一個正常的現代國家所要進行的基本職責─伸張人權、避免獨裁。如果我們不想倒退回王朝或者獨裁統治,如果我們追求的是自由而非臣服與奴役,轉型正義的觀念在現代世界中,就如同呼吸空氣一般,稀鬆平常而至關重要。

 

如果上述的論述過於艱深,不妨如此設想:如果因為一個警察的瀆職而否定整個司法體系是愚蠢的,那麼用一個官員的失言推翻對人權與歷史正義的追求,又該當何種愚昧呢?

 

 

 

作者努力學習外語、攝取外國新知卻(暫時)出不了國的、自我意識過剩的悲情研究生。關懷德國、日本,當然包含祖國臺灣在內的種種人文社會思想議題。希望有天渺小的自己能為臺灣及其周遭的弱小民族盡綿薄之力。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