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民的進階與外來的突變種

Monday, September 17, 2018

 

酸民是一種網路現象,誘發這種現象的成因是人群的聚集。聚集的人群讓酸民得到被注視的成就感和重複其行為的動機,而酸民的聚集誘發並養成了更多的酸民。網路和網路上的人群,提供了聚集和觀看的場域,創造出這個新生的族群。

 

最常見的酸民是虛無主義的信徒,他們對任何主張都報以「無效」、「不重要」的否定態度。對一切事物進行否定是他們追求的成就。這些酸民並沒有特定的價值體系或者主張目標,他們只是隨意地對眼前可見的事物進行一個否定的動作而已。圖片來源:Youtube華視新聞

 

最常見的酸民是虛無主義的信徒,他們對任何主張都報以「無效」、「不重要」的否定態度。對一切事物進行否定是他們追求的成就。這些酸民並沒有特定的價值體系或者主張目標,他們只是隨意地對眼前可見的事物進行一個否定的動作而已。

 

這種酸民的行為在社會心理學上通常被歸因於兩個原因:傷害他人的本能慾望和心理防衛機制的創傷轉換。

 

進階的酸民是懷疑論的,或者說抱持「基進」態度的。這些酸民可能同時具有某種價值認同,例如說極左或者極右的政治觀點。他們對一切事物進行任何可能的批判,目的在於揭露世界深層的運作規範和本質。他們的酸化言論的目的在於「淨化」這個社會,以及社會上的人群的思考,進而揭櫫自身所信仰的真理的價值。

 

另一種台灣社會常見的酸民是政治的,或者說立場優先的。他們並沒有統一的價值體系,在這一點上接近於虛無主義酸民,但不同的是,他們的虛無態度僅只限於針對敵對陣營的主張或行為的檢視,對自己陣營的言行中的矛盾卻視而不見,而且在批判對手時所依據的理由和價值標準可以隨時轉換,呈現「滾動式的邏輯」,今非昨是或者今是昨非都沒有罣礙,唯一的目的是攻擊敵人。

 

大部分的酸民是無害的,他們的言辭僅只於一種語言上的刺激,被酸的人不管是無名小卒還是達官貴冑,都可以一笑置之甚至不理不睬,但在某些特別的場合中,酸民造成的傷害卻是巨大的,這種傷害不僅只在於個人層面。不僅只造成個體的傷害,甚至可能造成社會整體的暗傷。

 

這種傷害的來源在於虛擬世界與實體世界的交錯纏雜。當我們認為某件事情只發生在虛擬世界裡,我們的態度是輕淡的,像是電玩中的車禍甚至殺人,關掉電源之後就消失地一絲不剩。所以我們大膽地轉動方向盤,射出子彈。因為那些傷害都是虛擬的,所以根本不是傷害。

 

網際網路改變了虛擬世界的存在本質,從被動的「完全虛擬」進化到主動的「人格虛擬」,在網際網路裡,使用者選擇了自己的avatar,同時選擇了替身的人格,一個虛擬但真實存在的人格,暗示了頭像背後真實存在的個體的虛擬人格。

 

社交網站的興起則加深了這種交纏。不管是ptt還是FB、Twitter等,在設立之初,都預設了「單一真實使用者」的規範,也就是說,將網路上的ID嚴格對應到真實世界中的個體。這樣的政策在初期獲得巨大成效,因為這種真實性提升了網路互動的價值,我們不再是對著一個不存在的虛擬人格進行互動,而是對著一個真實存在的人類個體在說話,我們所說得每一個字都和真實世界中說出的話一樣真實有效,而且更加有效,因為觸及的層面更廣更大。

 

難以預想的是,由於種種原因,這些社交網絡上的實名機制受到了挑戰,最主要的原因來自於「匿名」的需求,或者說匿名的自由。在臉書興盛之初,每個人的發言都很謹慎,因為臉書文字所面向著的是「真實的人」而非空氣。臉書上的一言一行都很可能在真實世界得到真實的反應,其中有些可能會對真實人生造成巨大影響。

 

但隨著越來越多「不在乎」的使用者的加入,社群媒體的謹言慎行已經成為明日黃花。難以辨認的「類真實」使用者的加入,多重帳號的蔓延擴散,都讓社群媒體在某個面向上回復到虛擬時代的無秩序狀態。但麻煩的是,社群媒體和真實世界的連結卻是堅固確實的。這就造成了,在某方面來說,災難性的後果。

 

「群聚」造成了現實世界中原本就存在著的霸凌現象的擴大和普遍化,受害者無處可逃。這是前幾年最顯著受到討論的社群網路畸形現象。而這一兩年來,另一個新興的、更嚴峻的挑戰,正考驗著全球的社群媒體經營者和人類社群本身,這問題就是政治性酸民的職業化,或者說,職業網軍的組織化、巨大化。

 

2016年美國大選之後,美國政府發現「有組織的網路言論供輸體系」嚴重介入了大選。某個特定的國家級力量,透過精密設計的傳播系統,在美國選民之中,散佈了假造的、扭曲的、針對性的言論,試圖影響投票行為。

 

這幾年來在台灣社群網路中,類似的現象也可以被觀察到,某些不像是前文所提到的三種「標準酸民」的另類酸民出現了,這些行為迥異於「原生酸民」的外來酸民,聚集於特定政治場域,抱持特定政治立場,針對特定政治傾向的言論和陣營進行攻擊。受到這些外來酸民的影響,本土原生酸民也開始產生了質變,而這樣的質變,許多人認為,已經影響到了過去幾年中的選舉結果。

 

酸民並不可怕,酸民不過就是人,有人就有酸民。但網路的無國界特性、匿名性、難以究責性,可能會讓這些系統性地進行有對象的扭曲和抹黑,目的在於混淆事實達成特定目標的酸民成為腐蝕台灣社會,進而導致整體的崩解潰塌的催化劑。

 

 

 

作者非文字工作者,只是好奇於世間事物的各種變化而進行著各種觀察的一個身在邊緣狀態的閒散之人。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