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中任教要面對三座大山

Monday, September 17, 2018

 

赴中任教風險分為大學環境的風險與日常生活風險。

 

大學環境風險主要包括升等、薪資與研究案申請的不確定性、教師授課自由度問題以及參考教材因出版言論管制、翻譯的錯誤等等。升等、薪資與研究案申請大致是目前赴中任教台灣教師共同面臨的難關,升等部分,台灣教師是與中國教師一起競爭?通常大學教師升等已非常激烈,台灣教師的升等是算在編制名額內還是特例處理?有無明確規則?「台灣人」身分在此可能是變數。薪資部分,不少輿論報導中國大學大氣魄砸錢吸引人才,不過,其中薪資結構部分可能因兩岸制度差異理解有異,有的諸如「科研啟動費」等實際上是實報實銷,有的如「住房補貼」在高房價高租金下形同參考。

 

赴中任教另一個風險是日常生活風險,西進任教經常家人陪同,因而也將面臨「三座大山」。圖為南開大學所在的天津。圖片來源:中國天津南開大學官網

 

至於授課自由度問題,習近平上台之後,言論緊縮,這種控制不分台灣或中國教師。此外,參考教材也是個大問題,問題之一是言論管制下的刪節,例如《想像的共同體》簡體版中「歷史的天使」一章全數刪除,類似問題族繁不及備載。問題之二則是浮躁氣氛下的錯誤翻譯頻出,經典案例是一位教授在討論中俄關係的著作中,把蔣介石(Chiang Kai-shek)譯為常凱申。此外,浮躁氣氛下,出版社委託大學教師翻譯,教師再依章節發包給研究生,錯誤因而經常發生,近日筆者最新聽聞是後現代主義(post modernism)翻譯為郵政現代主義。

 

赴中任教另一個風險是日常生活風險,西進任教經常家人陪同,因而也將面臨「三座大山」的日常生活風險。「三座大山」的說法語出毛澤東,他原來的說法是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猶如三座大山壓在中國人民身上以致人們無法喘息。教育、買房和看病分別指小孩上學難,從小學到大學的學費高漲問題到大學擴張、房價高漲一般人買不起房、看病則是沒錢看不起病,一切都與錢有關。

 

上不起學最嚴重的反而是在基礎的教育,想就讀公立幼兒園因粥少僧多,想要進入就讀就必須繳上萬人民幣的贊助費,贊助費是中國社會眾多潛規則的一環,必須有足夠關係才有資格繳贊助費,意即家長的關係與金錢成為關鍵。對於台灣人來說,小孩子在中國讀小學還有個值得討論的問題,就是小學教科書裡的愛國主義成分,依筆者之見,約有四種愛國主義論述:一是領袖神話(如周恩來為中華崛起而讀書);二是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如一顆蘋果);三是趕超神話(如生物學家童第周留學比利時的故事);四是國族疆域的神話(如阿里山與武夷山本同源)。事實上,部分受這類教育成長的中國大學生,在大國崛起的背景下,愛國主義得到強化,也成為大學環境的風險。

 

買不起房則是大都市房價過高,資金亦然,大城市大學薪資結構裡的「住房補貼」根本無濟於事,大學理論上都有「周轉房」已將對低廉的價格租給新進年輕教師,但在高房價背景下,原先住進的只進不出,形同無解的僵局。

 

至於看不起病,對一般人來說是看病難,中國醫療結構不像台灣如金字塔結構,街道很多診所可以吸納病症輕微的病患,較嚴重的症狀再到醫院就醫。中國是幾乎所有病都到大醫院去看,一方面醫生為求醫院利潤,無謂檢查與開較昂貴的藥成為醫院常態,另一方面,大家都往醫院討的結果又跑出新的中介─「號販子」(黃牛),中國醫院的醫生掛號價格各不同,專家號一號難求,病患只有向號販子買號。此外,開刀送紅包的潛規則在醫院依舊存在。中國不少二線三線城市大學也爭相向台灣教師招手,不過,也許喊出的薪資結構嚇人,但醫療方面的風險其實也更大。

 

 

 

作者為輔仁大學法學士、台灣大學法學碩士、北京大學哲學博士,曾任天津南開大學傳播系副教授,在中國居住十二年。現為文化評論者、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兼任助理教授。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