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明修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的主軸討論


繼2017年底上映《與神同行》後,終於在2018年父親節全國首映續集《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掀起一股觀看熱潮。圖片來源:采昌亞洲電影世界 CAI CHANG Asia

繼2017年底上映《與神同行》後,終於在2018年父親節全國首映續集《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掀起一股觀看熱潮。這回延續上一集結尾,三位陰差使者帶著冤死鬼金秀鴻,踏入地獄,進行幾道關卡的審判。審判途中,安插陰差們一千年前活著的往事,與成造神藉陰差解怨脈,以及李德春在旁協助,如何解決許家祖孫問題的過程。


首映當天,看完這部片,感覺不錯看。可是,比起上一集來說,筆者認為有處理不當的部分。因此,論及技術和電影架構時,道出一些關鍵劇情,方便明白第二集於某種層級,作為參考本文思考二集內容的起點。


這集保住上一集特效水準,讓貴人金秀鴻隨陰差江林先後進去的地獄,秉持自第一集登場以來的造景與審判流程。即便地獄審判制度,礙於貴人死因爭議,無法給所有審判官亮相機會,但上場的大王們,照樣以服裝和妝容塑造的形象,搭配各自掌管地獄的環境,凸顯每位大王的審判作風。


動作場面,開場江、解二人對抗大量阻礙貴人路時,持刀迎敵而迸出的聲響與火花,感受到他們奮鬥中的壓力。再來,解怨脈到陽間為完成閻羅大王指派的任務,前後對付成造神與刁難許家祖孫的團體,展現身手敏捷的速度,快到看得目瞪口呆,引起相當驚艷的視覺效果,也適度製造令嘴角上揚的笑點。


可惜地,迅猛龍蜂擁而上地包圍金、江他們四周的方式,沒有合理解釋,足以說服觀眾願意接納這樣的發展。只是,無意間使用滄龍,自沙漠抵達背叛地獄的模式,實現江林的期望,感到新奇又好玩。講實在,綁著貴人當誘餌,上鉤的食人魚成群結隊地猛攻,與利用滄龍通往下個地點相比,大可替換別種套路。


第一集大略交代金秀鴻,到這集簡單帶過他生前事蹟,自然軸心放在陰差。的確,上一集埋下江林在世伏筆,當作全片揭曉陰差們過往的起跑點,無疑替續集刮起一波話題。偏偏回憶畫面安排順序,同上下場景營造的氣氛,無法銜接起來。比如,說明解怨脈生前為身經百戰的古代高麗將軍,協助李德春等人解危的眼神與氣魄,非常引人入勝。然而,講完一個段落,對到解怨脈望著李德春擺出的姿勢和神情,破壞原先鋪成的磅礡氛圍,帶來哭笑不得的滋味。


慶幸地,陰差前世回憶支線收尾結合現代情節,繼承第一集審判金自鴻跟追溯他過去二邊輪流,持續一致情緒的優勢,算是恢復對這部戲的信心和好感。


解李二人憑以前形象,各自更深入點出他們當今行事風格。前者死前打過不知有幾輪的戰爭,所歷練而來的模樣,對應到他到陽間奉命行事期間,輕而易舉擊倒一個團體的實力。後者的善良,完全從還活在世間專注率團避難的焦急,貫穿至接令拜訪陽間而接觸孩子的互動。


認真來講,成造神的表現,促使筆者替馬東石的演出打抱不平。一度當過陰差的他百般阻饒後輩帶走祂看重的對象,配合魁梧高大的體格,以及媲美解怨脈腳速的一對一鬥爭,甚至是快速掩蓋負面教材以免教壞孩子的畫功,短時間打造這家神具備威脅且可靠的特性。可是,上述的不再使祂大顯神威,幾乎變成工具性質的角色,頂多發揮引來開懷大笑的暖場作用,並硬添邏輯不通的設定,更削弱家神最初建立好的存在感。另外,河正宇明明第一集演技還行,卻在這集懺悔與隨後迎接受害者隱性原諒的呈現,摸不透他飾演的江林,當下心境是如何,反倒彰顯對方輕鬆看待的處事態度。


隱藏片尾有二段,前一段基於原作裡大力幫助金自鴻過關的律師,無法出場,運用埋頭苦讀法律的金秀鴻,參照原作漫畫第一部結尾,改成往後戲碼的開放想像,驗證導演取自原作內容改寫劇本的能力。後一段闡釋上一集的閻羅王,特別針對江林的動機,對筆者而言是股衝擊,而且化解江林待遇為何不同於另二名陰差的疑惑。


整體來看,這部在特效、支線轉換與人物刻劃,通通有毀譽參半的觀感,不容易催生大多消費者買單的效應。所以,這是否構成接下來幾周的票房收益成長率飆漲的障礙呢?就交給大眾繼續觀察,才會知曉這答案。




作者熱愛歷史、超自然現象與電影的動漫迷,本身經營「毛骨悚然撞鬼經驗同好會」粉專多年,並在網路上開「修哥怪談分享Time」,探討超自然現象方面的議題。

Tags: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