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在野黨「毫無存在感」的南韓

Monday, August 13, 2018

 

 

歷經兩韓與美朝峰會,為南韓總統文在寅與執政的進步派共同民主黨,帶來政治利多;執政黨在地方選舉狂勝,如今,漫長的蜜月期隨美朝談判進展放緩,加上連串經濟問題而消逝;而作為最大在野黨的保守派自由韓國黨,卻始終低迷,「走下坡的執政黨」和「不振的在野黨」,成為當下南韓政局另一困境。

 

自由韓國黨迎來了一位新任的「黨外人士」金秉準,擔任過渡時期的非常對策委員長;但金秉準近來的發言似乎就是不對焦。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川金會後隔天的地方選舉,共同民主黨橫掃全國,文在寅總統的支持率也重逼8成大關,但隨後,美朝兩國針對非核化的談判,並無實質進展,甚至處於延宕,「北風」(北韓議題為南韓政治帶來的影響)逐漸耗盡,南韓民眾逐漸將目光轉回與自身息息相關的民生經濟上。

 

上回專欄中曾提到,經濟表現欠佳、最低薪資調漲引發社會震盪,力圖擴大財政支出來振興內需不見效果,對財閥的改革也躊躇不前,因而引發保守與進步派選民的同時夾殺,讓文在寅政府民望下探。

 

蓋洛普公司於8月第2週的民調顯示,文總統支持率首度跌破6成,來到58%,執政的共同民主黨也從原本的50%上下,下探至40%左右。

 

但在此同時,最大在野黨─保守派的自由韓國黨,聲望並未隨著民意對政府的支持基盤減退,而有所提升。

 

連續數週,韓國黨支持率一直在10%徘徊。反而是比共同民主黨訴諸更激進左派路線的進步小黨正義黨,院內代表(國會黨團總幹事)魯會燦承認收受額數極低的政治獻金而輕生,反而引發各界對小黨的同情與聲援。

 

席次只有5席的正義黨,現在不僅入黨人數踴躍,支持率也從地方選舉前的8%,翻倍至現在的16%,支持率超過了在國會擁有112席的自由韓國黨。自由韓國黨如今陷入「名義上最大在野黨」的難堪局面。

 

韓國黨地方選舉慘敗後,被譽為「韓版川普」的黨魁洪準杓辭去職位,遠走美國,目前黨內陷入空前危機。日前才有一位韓國黨中央幹部向筆者透露道:「我們黨在地方選舉,丟失掉絕大多數的執政權與議會席次,連帶造成黨籍首長與議員,每月繳交的黨費鉅減,現在已陷入財政困難了。」

 

由於金費減少,大幅影響黨務運作,韓國黨更被迫搬離在首爾汝矣島駐紮11年的中央黨部,移轉至地價較低廉的永登浦路一帶。

 

在這波低潮中,韓國黨透過常任全國委員投票,決定迎來了一位新任的「黨外人士」─國民大學教授金秉準,擔任過渡時期的非常對策委員長,實行黨內改革與處理黨務的工作。

 

金秉準曾在進步派的盧武鉉執政時,擔任青瓦台政策室長,最後更官拜副總理兼教育人力資源部長,這段期間,他也和在盧武鉉旁邊輔佐的文在寅(先後擔任青瓦台秘書官與總統秘書室長)一同共事。

 

2016年底,崔順實干政案爆發時,當時的朴槿惠總統在未徵詢朝野的情況下,閃電提名被視為「親盧」人馬,且有進步色的彩金秉準擔任國務總理,希望能平息民怨,卻引發更大的反彈,提名案在6天後宣告撤回。

 

如今,韓國黨力圖透過吸納過去立場不同,而且形象溫和,又有學者風範的金秉準,來逆轉洪準杓時期走向極端保守又因連串惡言而嚇跑傳統支持者與中間選民的路線,並開展在干政案後,「親朴」、「非朴」成員間的矛盾化解與改革。只是,就任非常對策委員長後,金秉準的發言,再次引起爭議。

 

近來,考量國民健康問題,南韓食品與醫藥品安全處宣布,自9月中開始,小學、中學與高中,將禁止販售咖啡;而有鑒於肥胖帶來的疾病問題,日趨嚴重,保健福祉部也考慮對網友現場直播品嘗美食的「吃播秀」等近來熱門卻可能滋長肥胖的傳播文化,提出因應做法。

 

對此,金秉準在7月底的非常對策委員會上公開說道:「政府說要規範『吃播秀』,決定相關準則,我認為這本身就是『國家主義』的文化,『國家主義』的現象不只侷限在文在寅政府,而是長久下來存續的傳統,我們現在不能再坐視不管,而得把問題給提出來。」

 

金秉準將政府考量規範「吃播秀」定調為由中央政府高度操作與主導,並要求所有人接受的「國家主義」,但事實上,保健福祉部只是在改善肥胖文化的對策文件中,提及「改善誘發與滋長肥胖的文化環境」、並研擬開發相關廣告的準則,完全未到「討論規範」的地步。

 

而胡亂抨擊完政府將限制「吃播秀」後不久,金秉準又對學校禁止販售咖啡的問題大加批判:「要不要販賣咖啡,交給學校決定就好,連這部分,國家都有必要介入嗎?如果我還是青瓦台政策室長,盧武鉉總統一定會對這法案行使否決權的。」金秉準將矛頭指向文在寅政府,批評國家權力過於專斷。

 

只是,該法案是在今年2月由國會通過,當時不僅執政的共同民主黨,更有多數自由韓國黨議員,投下贊成票。而且,就連金秉準擔任青瓦台政策室長的2006年,當時盧武鉉政府也成功推動校園內禁止販售碳酸飲料,這樣的指責無異是在對自己「打臉」。

 

連日來,金秉準不斷砲轟文在寅政府「過度干預」是「國家主義」的復闢,不是資訊錯誤,就是標準不一,讓人開始質疑,這位標榜「親盧」精神、如今力圖帶領保守派走出困境的政治人物,所強調的「政治觀」究竟為何,是真的要找回保守價值,走向和解與良性競爭,還是又淪為另一個「烏賊戰」?

 

而金秉準的「國家主義」說一出,也引來共同民主黨的嘲諷與批判:面對近來遭揭發的國防部機務司令部監控民間人士與密謀發布戒嚴與武裝政變風波,還在甚囂塵上,保守派還未檢討問題,反過來以「國家主義」扣人帽子,這跟過往洪準杓動輒直呼進步派「赤色份子」,並無二異。

 

進步派政府聲望逐漸走衰,在此同時,最大在野黨使出的政治角力,也未盡到該有的事實釐清、政策揭示與監督制衡作用。不斷淪為眾人笑柄的自由韓國黨,存在感日漸降低,甚至讓保守派走向擠進滅亡的堪憂道路。民主體制,若無有效與理性的制衡力量,不論文在寅政府人氣高低,都是大韓民國的不幸。

 

 

 

作者為定居首爾的駐韓獨立記者,《韓半島新聞平台》創辦人,長年採訪與評論南北韓時事,希望注入具有台灣觀點和現場觀察的韓半島新聞。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