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小妹邪惡的俗套濫調

Sunday, August 12, 2018

這幾天來鬧得沸沸揚揚的全聯廣告事件不只引來了一波對台灣人的歷史意識的激烈討論,同時也出現針對廣告拍攝業者在呈現其理念的手段上所進行的批判。知名的網路評論人廣告小妹在昨天指責廣告導演羅景壬將其政治意圖藏在由全聯所委託的廣告案裡違反了業者與顧客間的信賴關係。

 

羅景壬導演很明顯的是以策略性的方式去宣揚自己的政治與歷史理念,而這些理念反而因為成功偷渡喚起了台灣社會對過往歷史的重視。圖片來源:全聯福利中心影片截圖

 

就主顧間的信賴原則來說,羅導確實是打破了與全聯之間的信賴關係,然而在人類社會裡卻不只有這層信賴關係才具有價值。羅導很明顯的是以策略性的方式去宣揚自己的政治與歷史理念,而這些理念並不因為其手段在商業關係上有任何一點瑕疵而減損,反而因為成功偷渡喚起了台灣社會對過往歷史的重視。

 

反觀廣告小妹一昧地宣稱自己只關心商業上的信賴關係,甚至表明自己從不相信有真正的正義。這讓筆者不禁想到猶太裔哲學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在1961年旁聽德國納粹黨行政官員艾希曼(Adolf Eichmann)接受以色列官方審判時所寫下的報告。艾希曼宣稱自己將猶太人送到集中營的行為只是依照上級命令行事,並且還引用康德的道德律令來為自己的聽命行事做辯護。鄂蘭注意到艾希曼的所作所為並不是因為自己智能不足或是仇恨猶太人,而是因為他在知道一切的情況下卻不願深入思考,不願意判斷自己所做的符不符合社會正義。同理,廣告小妹將這次廣告事件的批判放在有沒有違反商業的信賴原則,刻意忽略了台灣的社會現況和歷史脈絡,說明了她並非如她所稱不相信有正義,而是她不願去思考何謂正義。

 

「裝睡的人叫不醒。」台灣民主化後30年的今天,筆者相信居住在台灣島上的大部分人或多或少都知道台灣悲慘的歷史過往,以及困難重重的當下。但有多少人會認真去面對這些真正的問題呢?廣告小妹所體現的正是我們日常生活中所可能造成的邪惡,一種「邪惡的俗套」(Banality of Evil)。這種邪惡不是任何一個人刻意去做了甚麼壞事,而是人們將自身的問題窄化到了眼前利益或瑣事上,忽略了自己身為社會一分子所應該注意的正義問題。最糟糕的狀況就是當有心人刻意操弄時,所有的人不只察覺不出來,甚至還跟著不正義之人站在一起迫害追求正義之人。

 

近來的台灣社會來行一種論調,認為「要談正義就要拳頭夠大才行」或著「要談正義也要有錢賺才可以」。筆者不否認要施行正義,沒有「錢」和「拳」不行。但是,正義並不會因為沒有後兩者而不存在,它一直是我們維持社會存續的重要原則。試想,一個社會如果每個人都不關心她的話,那麼社會上的不正義想必會漸漸將社會變得不平等,甚至破壞殆盡,而你個人的財產與人身安全更不可能在沒有健全的社會基礎上得到保障。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思考正義的問題。同樣地,廣告小妹所不齒的轉型正義也是想藉由理解過去、清算過去來達到提醒社會上每一位還活著的公民要提防過去所犯下的錯誤才能讓整個社會健康的延續下去,自身的權益才有可能受到保護。

 

筆者認為中國成語中的「削足適履」最能表達筆者對廣告小妹的評論,它意味著削正義之足而適商業原則之履,也意味著削台灣之足而適有錢人、有權者之履。當廣告小妹叫囂著沒有正義、要沒有資源的人自己想辦法表達自己的訴求時,實際上早已在為那些不正義的人與事進行護航。身為網路上的知名人物,卻以一種庸俗的濫調轉移了人們對不正義的討論。當人權價值的位階淪落到商業買賣的糾紛時,我們很難想像人在這樣的社會裡是否還會被當成人看待。

 

 

 

作者現職為研究生,專攻西洋政治思想史,將英國史家愛德華‧卡耳的名言:「歷史是過去與現在的不斷對話」作為座右銘。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