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有爲

不繼續給糖,就告你違憲!

今年入春以來,北半球紛紛出現「有史以來最熱的X月」現象,台灣,自不例外。隨著這蒸騰惱人的熱浪一波波襲來,中元節的腳步也逐漸逼近。如果我們先不論宗教的意義,在世界上的俗民文化中,以盎格魯薩克遜國家為主的萬聖節,也和中元節一樣,有「鬼節」的意涵。

不一樣的是,東亞的中元節,通常是在節日當天以普渡的形式超渡亡魂,長輩們會告誡特別不要在節日所在的農曆七月去危險的地方嬉戲,免得被孤魂野鬼「抓交替」;過萬聖節的國家與地區,則在南瓜、蕪菁上雕刻出鬼臉,做成燈籠,放在門前作為驅鬼之用。

和我們這邊告誡小朋友不要去危險的地方嬉戲相反的,過萬聖節的地區,常有小朋友在這一晚,盛裝打扮成各種鬼怪,在社區中挨家挨戶敲門,一等住戶開門,大聲高喊「不給糖,就搗蛋!!」而被這些妝扮成各種小精靈鬼怪拜訪的住家,通常也會準備一點糖果餅乾,大家同樂,在一片歡樂的氣氛中渡過鬼節。這股萬聖節大人小孩一同歡樂的習俗,甚至從昂格魯薩克遜國家,蔓延到類似法國這樣的非盎格魯薩克遜人佔多數的老牌天主教國家。有些城鎮在萬聖節當晚,還會在市長令下關閉路燈,讓大人小孩一起瘋鬼節。

在不過萬聖節的台灣,炎炎夏日裡,隨著各式各樣轉型正義工程的推進,倒是出現了一批跟歐美萬聖節要糖果的小朋友類似的人物。據這些人物說,所謂轉型正義太過空泛,只是一種政治意識形態,將轉型正義化為法律,則是不確定法律概念。在轉型正義大概念之下,因應台灣政治歷史所設置的機構,如黨產會;制定的法律,如《黨產條例》,都只是一種政治追殺,違背憲法上的各種規範。看看這些人振振有詞的樣子,除了欠缺歐美過節常有的調皮歡快,被他們的憂憤咆哮所取代,不然,還真像是小朋友過萬聖節「不給糖,就搗蛋!」的遊戲,在炎炎夏日的台灣提前上映呢。

依據台灣某些人的說法,黨產會違背憲法,因為它破壞憲法上的權力分立原則。《黨產條例》在這些人眼中更是荒謬無比,因為它根本違背法律的無罪推定原則。圖片來源: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YouTube頻道

根據這些人的說法,轉型正義不能當作一種法律概念,因為太空泛了。同樣根據這些人的說法,黨產會違背憲法,因為它破壞憲法上的權力分立原則。《黨產條例》在這些人眼中更是荒謬無比,因為它根本違背法律的無罪推定原則。然後,在大法官至今尚未受理任何相關聲請的今天,就鬼哭神嚎罵道現在總統權力太大了,根本沒人制衡得了,以前馬總統的立法院還是馬總統施政的阻力,現在根本失去阻力,行政院固然是總統的隊友,其他四院根本對總統加行政院無可奈何,云云。

還有更好玩的是若干前總統提名,國民黨多數的立法院通過的監委,他們只因選民認為《黨產條例》違憲,馬上聲稱他們展開調查權,發現《黨產條例》違憲,硬是要大法官接受他們這種不知到底行使了哪門子職權而來的憲政疑義。他們也根本不顧《大法官審理案件法》根本就是在他們掌握立法院多數時訂定的法律,更不管倘若哪個人民只要懷疑他自己權益受損而行政院不對立法院提出覆議就可以對監察院陳情,監察院自然可以介入聲請釋憲,這樣等於將《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中關於人民聲請釋憲部分的規定掏空。當然,這些對《黨產條例》通過後國民黨黯淡命運痛心疾首的監委,意在言外的,更是要將監察院權力瞬間膨脹成立法院之上的太上立法院,享有法律「第四讀」的權力。

無怪乎,在威權時期敢於衝撞體制,捍衛言論自由的媒體人物,在民主化更為深化的今天,憂慮國民黨命運的同時,發表文章要大法官一定得開後門接受監察院的聲請釋憲。觀看其中幾篇文章內容,對黨產會的意見千條萬條,終歸一句話,就是他們認為黨產會把國民黨往死裡打,只剩下大法官可以制衡。

在台灣都已經開始民主化幾十年之後,現在聽到、見到這類言論文字,除開小小的失望,坦白說還真是有點過萬聖節的喜劇效果。

轉型正義當然可以作為一種全國性,經選民認可後的國家政治改革方向綱領,進而訂定各種法律,或者修改既有法規,以期清理彌補各種過去不正義的作為下的禍害,甚至達成最後的和解。圖片來源:促轉會官網

事實上,轉型正義可否作為一種全國性,經選民認可後的國家政治改革方向綱領,進而訂定各種法律,或者修改既有法規,以期達成國家政治的改革,釐清歷史爭議,清理彌補各種過去不正義的作為下的禍害,甚至達成最後的和解?當然可以!只要看看德國對於過去東德極權政府的轉型正義改造工程,就可以得到最好的例證。

黨產會是否破壞權力分立而應被歸屬於違憲組織?只要看看過去兩次真調會條例一拖拉庫違憲、違背權力分立的立法設計是否被拿來用在這次的黨產會,大概就可以得到結論。真不知過去一再主張真調會絕無違憲之處的人,怎會有那種憲政見解,栽贓黨產會違反權力分立原則?!

而在指控黨產條例違背無罪推定原則之前,是否指責的人該好好想想,到底是怎樣的歷史背景與怎樣讓人民毫無抗拒之力的威權與軍事鎮壓,可以讓一個逃難敗退到台灣的黨,可以在台灣落腳後順便將無法細數的日產、台產,狼吞虎嚥吞下後還能明目張膽佔為己有!而時至今日,這個黨還是不願正視這段黑暗漫長的歷史,動輒以對手違憲,違背民主,打壓鬥爭為名,竊佔好處不還還要栽贓別人是強盜。

至於因為這些轉型正義工程,哭喊總統權力太大,立法院都配合行政運作的人應該好好想想,現在立法院的多數,是基於怎樣無能亂政的過去而來?這些人吹捧的馬前總統,又是如何在任內違法監聽立法院院長電話,對於攸關國家生存的服貿條款,又是如何不照該有的立法程序走,縱容黨籍立法委員演出強暴自己天職的「半分鐘事件」,激起了震撼國際的太陽花學運,導致後來的兵敗如山倒?!

隨著農曆七月中元節的接近,媒體開始出現中元普渡拜拜相關商品的廣告。看到這些因為轉型正義工程而引發的鬼哭神嚎,在感慨時光苒荏又是中元節的同時,還真有些萬聖節的樂趣。對這些人而言,不繼續給過去的威權政黨糖吃,不繼續維持那樣不正當的既得利益,就是違憲。要他們把過去的不當利益自清乾淨,顯然是毫無期待可能性。想要在台灣建立健康的民主憲政,轉型正義工程絕對不可半途而廢。為何我敢如此說?只要看看近日促轉會行文教育部要求配合清理威權時期的若干象徵,結果還不知公文是否到了部長那邊,已經有國民黨立法委員得知公文內容這件事就可以知道,轉型正義的必要性,就可見一斑。

作者為台大社會系學士,台大法研所碩士,巴黎第一大學法學博士。在巴黎歷經一段極為漫長、崎嶇之學術奧德賽式的旅程,對於憲政體制學說,特別是半總統制,先右後左,最後再從右等不同角度深入解析,希望能為台灣的憲政體制健全化,為彰顯台灣的民主力量,為保障台灣人民之尊嚴與基本權利,盡一點小小心力。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