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區老二

放棄正名就不會停辦東亞青運嗎?


中共以「東京奧運正名公投」違反「國際奧會模式」為由,在北京發動「第一屆東亞青年運動會(East Asian Youth Games,EAYG)臨時理事會」,表決結果6:1(日本棄權)決議停辦由台中取得主辦權的第一屆EAYG。圖片來源:沈清楷(Chingkai Shen)臉書

中共以「東京奧運正名公投」違反「國際奧會模式」為由,在北京發動「第一屆東亞青年運動會(East Asian Youth Games,EAYG)臨時理事會」,挾其理事會主席國及擁有中、港、澳三會員票數之優勢,以表決結果6:1(日本棄權)決議停辦由台中取得主辦權的第一屆EAYG。

此舉猶如中共陸續策動台灣邦交國與台斷交一般,除了引起藍綠及其支持者雙方(現在更有將矛頭對準柯文哲者)島內互打免費以外,對於劇情一再重覆上演的外交困境,於事前情報的掌握蒐集是否有疏失、整體外交談判策略的擬定與執行、乃至事後求償等各方面迫在眼前、未來仍很可能繼續發生的難題,依然不見執政者及社會嘗試建立凝聚共識的機會。

事實上,「東京奧運正名公投」僅是中共藉機打壓台灣國際生存空間的藉口而已,以台灣為名義參加奧運並未違反奧會模式,相反的,是中華奧會與國際奧會協議以「Chinese Taipei」名義參與奧運與相關國際賽事的「洛桑協議」才違反國際奧會為解決中國代表權爭議所訂下的「實際控制體育領域」原則。

此原則從1959年起經國際奧會召開4次會議,先是在慕尼黑會議中提出以「實際控制體育領域」,亦即將各國奧委會會名與其實際控制領域統合作為解決標準,當時「台灣奧委會」就是此會議所構思預擬的我國參賽名稱;其後再經巴黎會議確立,決議各國雖可自行訂定其奧委會名稱,但國際奧會保留最終根據其實際控制的體育領域指定會員奧運代表隊名稱的權力;而在舊金山會議重申「「中華民國奧林匹克委員會」必須改名為「台灣」之後,羅馬奧運也指定其奧運選手應以實際控制體育領域的名稱即在「台灣」名義下參加比賽。

這也是為什麼紀政在其所參加的1960年羅馬、1964年東京、1968年墨西哥等三屆奧運,皆是以台灣名義參賽的緣由。也就是在「實際控制體育領域」原則之下,才能解釋港澳參賽權及其名稱。因此,東京奧運正名公投的意義,與其說是改變現狀,毋寧更是變更違背「實際控制體育領域」原則的洛桑協議,使其與國際奧會模式相符。

我國奧會名稱之所以在1980年後因與國際奧會簽訂洛桑協議而從「台灣」名義退到「中華台北」,問題並不是出在台灣兩個字,而是我方始終堅持使用的「中華民國」奧委會名稱為中共所反對;由此可見,中共的打壓始終與以台灣為名義、或是否牴觸國際奧會模式無關,而是中華民國這個政治實體的存在,即使退到接受中華台北名義什麼都不做,邦交國斷交及美國更改台灣航空名稱等計畫性打壓從來沒少過。

值得注意的是,東奧正名公投是民間團體發起的提案,甚至一度被中選會駁回,也就是說,這非但不是台灣官方政策,甚且是一個政府始終沒有正式表態的議題,但中共的干預手段和強度卻已進逼到對台灣人民的言論自由也不容許。

請問國內有些主張不挑釁就沒事了的人,如胡志強說「什麼事都怪別人也不對」,丁守中說改名「只是自己爽」,明示暗示台灣人民應委曲求全放棄公民權利;然而縱觀台灣當前處境的難堪,不怪外國勢力打壓,就只能怪國民黨囉?為什麼你們當年不顧全大局避免挑釁國際社會乖乖接受台灣奧會名稱偏要搞什麼抗議呢?又是誰因黨國意識形態作祟而使中華民國被逐出聯合國並被排擠在國際賽事之外,以致1981年只好吞下從「ROC」變成「Chinese Taipei」這個和French London、Korean Shanghai與Tibetan Dharamsala意義一樣的流亡政府名稱呢?我們還要掩耳盜鈴的說「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嗎?

這件事最重要的啟示是,執政黨應該站出來保護人民的憲法基本權利不受國內外不當勢力的侵犯,對國家地位表達明確的立場並提出對策,更不該違背選前承諾,在婚平法和轉型正義等重要議題上被動軟弱的坐視人民互相傷害而置身事外;同時,台灣人民也應該認識到,這不是你支持哪一個政黨,或認同中華民國還是台灣的問題,因為退到中華台北結果也是一樣,再退難道要跳太平洋了嗎?如果我們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任何黨派或國家名稱都將是繼續遭到打壓的對象,不必等到統一,就先成為香港。

作者左手寫詩,右手填詞。台大法律系畢業。曾獲台大文學獎、宗教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等。撰寫各報社論及專欄,使好人興奮、壞人羞恥,這種既興奮又羞恥的感覺,大法官謂之猥褻,故有「猥褻詩人」之稱。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