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足賽是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

Thursday, July 19, 2018

除了有線電視的老大心態之外,台灣觀眾最有感的競爭應該是這屆世足的場邊廣告吧。萬達、蒙牛等熟悉的中文字不斷出現,讓人感受到中國品牌在世界的實力。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世界盃足球賽於七月中旬精彩閉幕,台灣雖然沒有代表隊進入比賽,但也和世界同步瘋足球。無論是愛爾達的幾場戶外轉播、或是冠軍賽之夜華視的凱道戶外轉播,都看到絡繹不絕的人潮。而代表有線電視集團利益的「台灣有線寬頻協會」也以「體育賽事近用權」、「全民收視權益」之名,要求取得在台所有轉播權利(all rights)的愛爾達提早給華視轉播16強之前的賽事、讓必載華視的各有線電視系統也能免費享受。此舉反應全民瘋足球的現象,也揭露了世足的競爭不僅僅在場內的事實。MOD企圖藉著愛爾達獨家轉播世足來衝高MOD的訂戶數,而長期擁有通路優勢卻不思內容產業改進之道的有線電視業者,這次也想搭便車,坐享其成賺廣告。

 

除了有線電視的老大心態之外,台灣觀眾最有感的競爭應該是這屆世足的場邊廣告吧。萬達、蒙牛等熟悉的中文字不斷出現,讓人感受到中國品牌在世界的實力。而本次中國贊助商廣告費用之高,也創下中國企業贊助世界盃的新紀錄。不僅場邊廣告露出的中國品牌, FIFA工作人員配發的智慧型手機、現場用的智能環保空調,隨處都能感受到中國的崛起。

 

中國並未參賽,為何要投資大筆金錢於世足?圖的是什麼?

 

FIFA的主要收入是電視轉播權和企業贊助,以2014年巴西世界盃為例,收入有54億美元,電視轉播權和企業贊助分別帶來24億與16億美元的收入,可抵消20億美元的世界盃營運成本。從贊助廠商觀點來看,世界盃也非常具吸引力,由於世界盃是全球收視人數最多的活動之一,大企業向來都會積極爭取相當有限的贊助商名額。

 

然而,近年來國際大企業贊助FIFA的盛況不再。根據國際媒體報導,2015年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和美國國家稅務局刑事調查司(IRS-CI)調查後,一舉起訴了超過40個和FIFA相關的貪汙、詐騙和洗錢案。這些罪名讓FIFA原本的企業夥伴擔心受牽連,影響其企業形象和財務。包括Sony、阿聯酋航空、嘉實多、嬌生等知名國際品牌在贊助合約到期之後就拒絕展延,因此FIFA聲譽大減的同時也爆發財務危機。

 

這屆俄羅斯世界盃總計有34個贊助商名額,卻只有19個贊助商,其中就有7家中國企業。與巴西世界盃當時贊助商擠破頭卡位,開踢之前全部賣光的情形,不可同日而語。FIFA在醜聞爆發後談成的新合約,全都是來自俄羅斯、卡達(2022年世界盃主辦國)和中國的企業。

 

而這次舉辦的地點在俄羅斯,也是贊助商卻步的原因。俄羅斯和歐美國家關係不好,不久前俄羅斯才涉及英國的情報員暗殺事件。

 

所以說,中國這次投入大筆贊助經費,本質上並不是中國品牌全球露出的商業行為,而是一種政治操作,也是抓住機會展現中國的影響力。利用FIFA經濟拮据的機會,進去主導組織,希望以後能主辦世界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身是位足球迷,也明白表示過,希望中國可以主辦世界盃,再次踢進世界盃,甚至是贏下世界盃。

 

眾所皆知,世足賽是最典型的國族主義運動, 這滿足了中共政權鼓吹民族主義的政治意圖。此外,中國官方利用經濟力來影響他國或組織的例子屢見不鮮。中共試圖在其境內的所有企業(包括在中國的外國企業)設立共產黨的黨支部,加強控制。而中共插手企業、設立黨支部的目的,並不在加強公司營運績效,而是了解公司內部是否有反抗共產黨的情緒,要從人員、思想、組織上做完全的控制。

 

孔子學院也是中國在國際上發揮影響力的重要組織。過去十四年來,平均每一至兩週,世界上就會出現一所新的孔子學院。根據其官網資料,截至去年底,中共已在全球146個國家(地區)建立525所孔子學院和1,113個孔子課堂,其中以歐美國家最為密集。「孔子學院」其實和孔子和儒學無關,只是個名字,是打著文化和教育大旗的洗腦活動。接納孔子學院的學術機構多是因為經濟因素。目前有少數幾所北美的大學機構因孔子學院對言論與思想自由的箝制而結束與孔子學院的合作關係。

 

冠軍賽中Pussy Riot(暴動小貓)三女一男打扮成警察,於下半場第52分鐘時衝進場內,她們的行動主要在訴求「釋放所有政治犯」。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如同拒絕孔子學院的學術機構,台灣觀眾也應洞悉世足賽中的中國、俄羅斯的威權力量。冠軍賽中Pussy Riot(暴動小貓)三女一男打扮成警察,於下半場第52分鐘時衝進場內,此舉絕非是華視播報員所説的「就只是一些想紅的人罷了」,「如果是在美國,根本導播就會直接cut掉這個鏡頭,讓你根本沒機會作秀」。成軍於2011年的俄羅斯女性主義龐克樂團,長期以音樂和行為藝術關注該國民主與自由人權問題,她們的行動主要在訴求「釋放所有政治犯」。

 

所以作為球評或球賽轉播,如果看到台灣國旗或抗議標語,就說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那是鴕鳥心態。這屆世足盃的金錢遊戲與政治角力,就充分反應事實,而暴動小貓的抗議行動就是世足賽中最大的亮點。其要求釋放政治犯的訴求,不僅是說給俄羅斯聽,也是說給場邊大作廣告的中國政權聽。

 

簡而言之,這屆世足盃活像是威權政權與道德形象受損組織之間相互取暖的結盟,理應出現的抗議聲音,終於在最後一場頂尖對決中爆發。還在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嗎?真是好天真!

 

 

 

作者國中時綽號為費雯,大學念台大經濟系,研究所念新聞,於日本京都大學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曾任公共電視研究員,現在在傳播學院教書。關注各國影視產業發展,也喜愛追劇以及考察各種庶民史,相信數位時代中仍存在著具支配力的媒體,因此需要公民持續監督。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