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哥

《東京流浪者》:摸索鈴木清順風格的啟蒙片

高雄電影館在今年7月,為鈴木清順導演舉辦專屬影展,《東京流浪者》就是他的代表作。圖片來源:豆瓣電影

日本電影自1950年代末期,發起新浪潮運動,催生多位具有代表性的導演。特別是在2017年春季去世的鈴木清順,懂得在劇情通俗的黑幫電影,藉由背景、物件和顏色等,結合成相當有獨特風格,能在影像中展現極有驚豔的視覺感受。

只是,在個人創作加入想要呈現的風格,難免擔心沒人會看懂,危及往後創作生涯。觀眾沒弄懂不要緊,就怕是電影公司上層不明白,故基於鈴木清順待在日活電影公司,所拍的幾部片,該公司社長堀久作無法從中理解片中傳達的理念和影像風格,就以否認鈴木清順的實力、其執導作品為公司帶來恥辱等,作為解僱鈴木導演的理由。一解雇,反倒引起巨大的風波,直到以日活給導演100萬日圓的解僱金,結束這漫長的訴訟鬥爭。

恰好,高雄電影館在今年7月,為日本電影帶來改變的鈴木清順導演,特地舉辦專屬影展,也榮幸能在該活動特映會,目睹導演代表作《東京流浪者》。所以,為了讓更多人認識鈴木清順,如何透過這部片,展現獨有的創作風格,就拿片中裡面的部分關鍵劇情,與其他人事物,一一做說明。

顏色

開場完全以黑白二色呈現,顯然導演用意在於,要觀眾專注於劇情發展和人物舉止。只是,輪到大塚幫首領講話沒多久,穿插一段他看中要挖角的敵方手下,在全黑畫面,身穿閃亮西裝外套,持槍對付衝他而來的黑衣人。無疑地,強調出被看中的人,光槍法厲害到能瞬間解決敵人,可見這人身手不凡,也襯托他在片中所透露的外號「不死鳥阿哲」,並說明他在片中的強大存在。

要說整部片用色彩表達意念,具有強烈性的作用,拿最後槍戰,就是佳例。同樣是以黑白強調畫面,但跟開場不同的點,這回是在彩色畫面中,故意讓主角阿哲與他的愛人千春穿白衣,其餘等著阿哲要迎戰的對方,通通一致性全套是黑。有趣的點,在那橋段的背景,上下以白色為主,看得出要呼應到阿哲這對情侶的立場。黑白經常被用來對立場景的詮釋,而此段槍戰明顯就是如此,表示阿哲與黑衣人之間的立場,完完全全是背道而馳。尤其是在照顧阿哲多年的倉田老大,為了私利,不惜跟昔日對手聯合,走上要解決掉昔日愛將的絕路,更在他那身全黑服裝,顯得更加諷刺。

同個動作,不同解讀

在本片人物多以男性扮演下,有二名女角戲份相當多,分別是浜川智子飾演的吉井底下秘書睦子,和松原智惠子飾演的歌手千春。此二角同樣有倒地前持續做同件事的場景,並個別倒下牽連到愛情層面。前者是中槍而倒,倒下之前她還看著漫畫笑個不停,根本不在乎周圍對她有多大的風險在,諷刺的是開槍誤殺她的倉田,根本不知道她參與到由大塚幫策劃的陰謀。所以,才會在事後警方,前往槍殺現場,針對她與後來被槍殺的男友,是否歸類為情殺的案例這問題,大大顯示在螢幕上,留給觀眾去思考。

後者是聽到愛人阿哲已死而昏倒在地,卻不是在頭回聽到後,就立即倒下去,反倒堅持住精神,盡責地顧好歌手的本分,繼續唱下去,反映出千春的冷靜沉穩和敬業精神,直到那消息聽到第三遍,才沒再唱下去而昏倒,表明對阿哲生死有多麼的在乎。

就二者狀況,看得出通通是女角昏倒,導演能表達出不一樣的概念,傳達觀眾進行思考。以前者帶來的安排,觀察到這對情侶槍殺案,所牽涉的層面,恐怕不是只有愛情方面那麼簡單。否則,就不會特別在大螢幕上,刻意提出那問題,給予開放式思考的空間。

聲音處理

聲音方面,就有用心的橋段,在吉井進入舞廳後台後,原先那些年輕人跳得熱烈的吵鬧氣氛,通通消失得無聲無息,為揭露誤入大塚幫陷阱那刻,營造出暴風雨前的寧靜氛圍。

另外,劇中以飾演阿哲的渡哲也,藉由本身培養的歌唱實力,在面對敵方的侵襲,從容演唱電影同名主題曲,表現出對個人實力的信心,不管處境對自己多麼不利,照樣能三兩下解決。

總結

鈴木清順在《東京流浪者》,不單單顧及到帶給觀眾的娛樂性,更能在通俗劇情當中,打造出以色彩、動作與聲音等元素,獨特的個人風格,為往後推出的電影鋪路。所以,當時日活電影公司上層,以老是拍得不明不白的電影,作為開除鈴木清順的理由,實在蠻冤枉。畢竟,任何關係到創作理念的事物,必然要經歷改革和突破的過程。反之,不做點改變,早晚無法生存,連鈴木清順都這麼嘗試變通,何況是其他創作者呢?

作者熱愛歷史、超自然現象與電影的動漫迷,本身經營「毛骨悚然撞鬼經驗同好會」粉專多年,並在網路上開「修哥怪談分享Time」,探討超自然現象方面的議題。

Tags: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