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轄區現場》與侯友宜的文化大學宿舍案

Wednesday, July 4, 2018

《轄區現場》之所以好看,在於編劇讓觀眾知道,警察也是人,也會受到感情、利益、信念、理想各種因素的影響,但是又必須扮演好警察的角色,劇情張力,由此而生,侯友宜的人生亦如是。圖片來源:tvN臉書

 

 

延燒數月之久的文化大學大群館事件,在六月三十日由侯友宜親自出面召開記者會解釋之後,主管機關台北市政府亦在七月三日表態認定是違規使用,隨後侯友宜陣營則發出聲明稿,宣布將會和文化大學解約。

 

解約的舉動,固然有著徹底止血、讓事件落幕的意味在內,另一方面也可順勢影響輿論,往「民進黨為了選舉,無視學生住宿權益」的方向發展,但如此一來,做出違規認定的台北市政府,勢必也將承擔一部份責任。因此,柯文哲在受訪時為了讓避免火延燒到自己身上,主動提出「由侯友宜親人經營的又昱公司直接出租即可」,甚至更表態本案「在法律邊緣,就想辦法把它弄合法,在法令解釋過關就可以」。

 

以柯文哲的立場,此舉還有其他政治上的效果:凸顯自己不藍不綠(或曰超越藍綠);以與人為善、照顧學生權益優先的態度,用最小的成本,來解決文化大學大群館的問題等。最重要的,則是要建立起「這種遊走在法律灰色地帶的案件是政治陋習,我柯文哲一定會出面解決」的「白色力量」形象。

 

從這個意義上來看,雖然柯文哲和侯友宜都用「素人、正義」的形象來包裝自己,然而經過這一次的交手,柯文哲倒是扮演了「絕殺」的角色,將侯友宜的「正義神探」,定調成有如「五億探長雷洛」般,亦正亦邪,也會屈服於人性貪婪弱點的灰色警察。另一方面,回到台北市長的戰場,柯文哲也成功的透過本案和姚文智競爭淺綠選民、邊緣化丁守中,掌握選戰節奏的主導權。

 

相較於文化大學宿舍所引發的藍綠白三方政治攻防,讓我更好奇的,反而是警察出身的侯友宜,他的形象竟然與目前受到廣泛注意的韓劇《轄區現場》中許多角色的特質,有重疊之處。這樣的巧合,透過劇中人物的展演,或許讓我們能從另一種角度,來看待侯友宜的參選之路。

 

《轄區現場》是由韓國諧星李光洙所主演的連續劇,故事大綱為炎尚守(李光洙飾)和其他同樣為生活所困的年輕人,為了尋求一份正職工作,晉升社會主流,而投入警察考試,在派出所第一線的故事。由於韓國和台灣的文化及社會氛圍相近,在看劇集時,除了文字跟語言不同外,基本上非常容易帶入到台灣的場景中。

 

相較於主角群們許多「第一次」所造成的情緒張力,另一條主線,或許可以說是派出所老鳥們的人生百態。有的前輩認真、有的前輩圓滑、更有的前輩只想打混摸魚,遇事就閃。在這些前輩裡,吳洋村(裴晟佑飾)算是最獨特的。獲獎無數的他,心中所想的就只有不停的辦案,即使會踩到轄區間的勢力衝突地雷、冒犯到上級長官的利益都在所不惜,所以也不意外的,被高層誣陷之後,貶到基層派出所。

 

《轄區現場》之所以好看,在於編劇讓觀眾知道,警察也是人,也會受到感情、利益、信念、理想各種因素的影響,但是又必須扮演好警察的角色,劇情張力,由此而生。

 

從這個角度出發,來回顧侯友宜的「警察形象」,似乎活脫脫就是《轄區現場》各個角色的綜合體。他曾經從南非武官的宅邸中,抱出驚慌的小女孩人質;他也率隊逼迫鄭南榕自焚:在更早年的階段,他更在前台灣省諮議會議長高育仁的婚外情案中,扮演著在沒有搜索票的情況下,破門進入婚外情對象住宅,搜索「重要物品」的第一線角色。

 

作為一個基層警察,或許這些都有些不得已,或是稍稍縱容人性中想要飛黃騰達的一面,就像在沒有明顯違法的情況下,一塊土地登記九十九的門牌,合法,但並不合理。作為一個基層警察,這種人性中的小奸小惡,或許我們都能理解。

 

但是,侯友宜一路升到了警政署長、新北市副市長,遊走於藍綠之間,現在更投入了新北市長的選戰。這時候的侯友宜,已經不是那一個你我都能找到影子的「基層上班族」。一旦他當選了新北市長,握有全國最多人口直轄市的行政權與資源,難道不應該用更嚴格的標準,來檢驗侯友宜嗎?這時候的侯友宜,或許更像是炎尚守、吳洋村等基層可望不可及,可能也不屑及的高層了吧?

 

 

 

作者目前是快樂聯播網「子瑜生活二三事」節目主持人。之前待過民進黨中央黨部、立法委員蘇治芬國會辦公室、聯合國INGO地方政府永續理事會高雄中心主任,還一度跑去非洲查德吃頭路。雖然跟韓國周子瑜名字很像,但身為中年大叔,路線不可能走甜美風,只能運用就學時期的歷史學與政治學訓練,以吐嘲政治人物來博君一笑。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