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管決策方式的眼界要擴大

Tuesday, July 3, 2018

塑膠吸管確實有害而該改,但限期禁止使用只是可能的方向之一,其他方向至少還包括回收和發展替代品。圖片來源:Pixabay

 

塑膠吸管會傷害某些水中生物,因此環保署決定要逐步禁用,但卻引來一些惡評。從政府決策的觀點,這項政策的目的既保護生物,應該是正確而會被支持的;但政策的方向是採取禁止或回收或其他方向則有討論空間,而政策的實際做法和說明則可能有更大的改善空間。其他政策也常有類似的問題值得檢討改進。

塑膠吸管確實有害而該改,但限期禁止使用只是可能的方向之一,其他方向至少還包括回收和發展替代品。不同的方向如何選擇或搭配運用,是決策前值得先思考研究的問題。禁用只是較直覺而不必要腦筋的方向之一而已。而採用不同方向或兼採幾個方向搭配時,實際或細節的做法也將可能不同。

例如目前環保署想的是禁用,而禁用後會改變消費方式,例如須改用嘴直接喝,或用湯匙吃,因此禁用令得先由較能用這些吃法的地方─如學校或是室內─先做起。然而政策若以回收或同時重視回收,則這些場所反而是更容易有效回收而不見得該先禁用的地方。其實我們的回收工作雖然做得甚好,但也仍有許多可以更好的做法。若塑膠吸管真的特別有害,我們也可想想更方便有效的回收機制,不必只靠未來的禁用或無害替代品。

至於發展替代品這方向,該有的做法更多。有人可能認為只要明定禁用的時間和範圍,業者自然會主動想出替代方法。例如先進國家訂定未來汽車的環保標準,各大車廠自然努力研發去達到需求的標準,但吸管畢竟不是生產業,使用吸管的業者也不同於生產吸管的業者,因此只靠禁止不見得能逼出替代品的創新。從政府整體來看少用或禁用吸管若是一項不得已的選擇,發展替代品也該當成一個附帶而來的機會。政府可藉機發展某些產業或改善人民的生活。環保署在研擬政策時應先和經濟部及相關研究單位討論可能的替代品及技術,而將吸管使用政策和產業發展政策配合推出。友人曾說某位政壇先進即使跌倒,也要趁機看地上有沒有錢可撿。國家政策就是要這樣隨時隨地尋找可能的機會。

就算要以禁用來逼出替代品,禁用的時機也要配合替代品可能成功的時間,不能太早而把商機讓給技術發展較快的外國。而現在所訂立2030年才全面禁用,也未免太小看業界的研發能力了。2030這時限恐非依技術發展評估做出來的,而是政治上想降低反彈的拖延之計而已。其實替代方法古已有之。一百多年前就有紙吸管發明,60多年前我第一次看到的吸管就是用紙捲成的,吸管也被稱為稻草管(straw),因為早期人們也曾用草管來當吸管。最近麥當勞在英國也改用紙吸管。所以替代品不是很難甚至不可能的事,我們應在這方面同時努力,而且不必等到遙遠的2030才全面禁用。

 

不鏽鋼吸管。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環保署想到較多的是替代方法如用嘴喝、用湯匙吃、或用可重複使用的吸管,這些替代方法雖然不大須用腦筋就可想到,但它們的其他作用則應較用心去想。政府要帶給人民的幸福之一就是方便,而這些替代方法似乎不太方便。泡沫紅茶和珍珠奶茶是台灣少數風行世界的飲食生活文化,政府應該設法加以發揚光大而非隨便改變它們,甚至使它們衰敗。在達成環保目的之前提下,政府應更仔細研究吸管的替代品或替代方法來維護人民的生活方式,甚至創造出更豐富的產品和相關產業。吸管政策不只要有經濟部的意見,也要餐飲和文化人士的意見,還有青少年的創意,不宜只看吸管不爽就簡單地決定把它禁掉。

政策要有更廣的視野的思慮,而需要更多單位的協調合作,但也需要各單位不能隨便把責任往外推。近日法務部長邱太三說,酒駕收容人數最多的是宜蘭、花蓮和台東,其原因很簡單,主要是這些地方連公共汽車都沒得坐,只好酒駕騎機車回去。他說:「這凸顯經濟上不平等連區域上也不平等。當政府沒有給予基本的交通基礎建設,晚上連公車都沒有,民眾只好鋌而走險。」但在多山的東部地區,很多部落住家零散在大量山區小路上,即使台北市或富裕國家都不可能每晚用公車送喝酒的人回山上。邱部長沒想成本就指責政府不公平,實在不知是想得遠或想得淺。

 

 

 

作者為台灣智庫榮譽董事長,台灣知名經濟學家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