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山蕉農的困境

Wednesday, June 27, 2018

近日媒體報導香蕉崩盤,鳳梨崩盤。台灣農民的困境都一樣,很難翻轉,令人噓唏!圖片來源:Pixabay

 

 

 

近日媒體報導香蕉崩盤,鳳梨崩盤。台灣農民的困境都一樣,很難翻轉,令人噓唏!

 

香蕉問題,蕉農種植的長久病因,我是旗山人,今年六十九歲,從小學看到現在。家開著雜貨店,聽到蕉農在香蕉溜滑梯跌價時大駡三字經。然後,在繳交埔場看到堆積如山,給豬剁碎吃或當肥料,傾倒在楠梓仙溪廢棄,當然不會不知道是產銷結構出問題。

 

旗山區面積94.61平方公里,百年來種植香蕉都是台灣最重要的產地。日治時代就有兩個繳交集貨的埔場,其他產區只一個。全盛時期種植面積2千7百公頃,佔耕作面積百分之78。直到現在,依然種植密度全台最高,因此,很早以前即被稱為「香蕉王國」與「香蕉的故鄉」,旗山又名蕉城,有錢的旗山人走路有風,乃拜香蕉種植有利可圖之故。

 

戰後1960─1968年是旗山香蕉的黃金時期,之後,開始走下坡。在25年前,在《蕉城雜誌》刊載「即款夭壽黨」,大批當時執政的國民黨政客,官商勾結主導以台灣蕉苗移植去越南與海南島廣種香蕉,這是旗山多位老蕉農告之,最幹的是越南與海南島蕉還銷回台灣市場,與弱勢台灣蕉農爭利。

 

 

回顧蕉神吳振瑞對日本商社的縱橫捭闔,對台灣香蕉產業貢獻卓著,推行五五制讓蕉農獲利,香蕉成為「金蕉」,的確可圈可點。圖片來源:蔡其達提供

 

回顧蕉神吳振瑞對日本商社的縱橫捭闔,對台灣香蕉產業貢獻卓著,推行五五制讓蕉農獲利,香蕉成為「金蕉」,的確可圈可點。

 

全盛時期佔輸日八成,但外面人不知道,菲律賓香蕉種植大量面積,蕉苗提供是台灣產地(旗山溪洲尤多),一株五元,買者是日本商社,促成這事談判者是吳振瑞。因此,到旗山溪洲、圓潭、手巾寮等地問問老蕉農,一半人說起「吳振瑞」三字,會大駡三字經,也就是說:成也吳振瑞,敗也吳振瑞。為何,後來菲律賓香蕉在日本市場,會取代台灣香蕉,事出有因。

 

憶起中學時代,算是戰後香蕉的黃金時代,仍有幾件令人記憶深刻的事情。我讀初一的1962年葛樂禮颱風,席捲南台灣。當時,我們曾在颱風過後,與家人或友人結伴去割倒下不要錢的山上竹筍,經過颱風吹倒香蕉園,看到一對年輕的夫妻,互相擁抱痛哭,那場景永遠也忘不了。原來新婚不久夫妻,趁著未生小孩,要好好拼一下,當時香蕉炙手可熱,租地種香蕉,當然租地不便宜,以為新夫妻同心勤快,等待收成可以撈一筆。萬沒想到,為怕颱風在每一棵蕉樹以竹柱綁住,施肥噴農藥,面對象鼻蟲與黃葉病的侵襲,借錢資金都投資進去。結果是葛樂禮颱風太強了幾乎株株吹倒,有保護竹柱,仍毀於一次摧毀。颱風過境後,年年五月到九月,甚至碰到十月颱,香蕉脆弱不敵風強,必有損失。

 

戰後,國民黨執政時期最久,累積香蕉崩盤情況多到無法細數,農委會無法解決問題。民進黨執政先後十年,也難逃滯銷情況,農委會也無法解決問題。農委會主委,是專家是學者是卸任縣長執掌,一樣沒辦法解決問題,印象最好的戴振耀當副主委,我認識他,採訪過他,對蕉農最為關心,也沒能真正解決香蕉崩盤的問題。

 

整理旗山蕉農諸問題,四季種植香蕉的情況,如一般人所講的台灣沒三日的好光景。戰後旗山人因種植香蕉而致富為耆老們津津樂道。六○年代,當時旗山的機車數量全台第一,旗山農會存款全台第一。旗山的街市熱鬧,風化場所「三腳步一間茶室,五腳步一間酒家」,而有「北有九份子,南有旗山」,可說是香蕉帶來了經濟繁榮的景象。

 

舉認識的現年97歲柯金吉老翁,他說種50年香蕉,黃金時期約1950─1970年間,從僱男工一天20元,女工一天10元(古德福說割一芎香蕉,可請女工一個月),種一甲地可賺20萬元,全盛時期的1963年種一萬棵,收成,蓋了一棟自己設計的房子,全家人住到現在。頂懷年吳振瑞執掌香蕉輸日的黃金歲月。

 

香蕉由盛而衰,吳振瑞「金碗案」入獄坐牢,接下來理事主席戴成增接掌之後,輸日的香蕉逐年敗退,黃金不再。旗山香蕉的長久病徵,香蕉種植產銷的結構性問題,由來已久。面對旗山香蕉史,深深感到文字的無力,蕉農受了崩盤委屈狀況,解決無方。香蕉滯銷的問題,花蓮台東一窩風改種香蕉,往往都在夏天,大量出貨,這時候多汁的水果出現,西瓜、鳳梨、哈密瓜等一一進入市場廝殺,況且此時的香蕉在四季中口味不佳。夏天,你到Seven與全家,香蕉都會賣到呈黑斑點。

 

歷年來農委會與農學院及相關單位,提出可行之道的紙上談兵,沒有翻轉香蕉的命運。旗山蕉農長期面臨的困境與興革:

 

1.香蕉的種植:七○年代之後,菲律賓香蕉產業崛起,過去台灣佔日本市場被菲蕉取代,然後,黃葉病蔓延,台灣使用土地的施肥與噴農藥塗毒所造成土地敗壞受傷,加上勞力工資上揚,生產成本提高,削弱競爭力。

 

2.蕉農耕作人口老化:種植香蕉最多的旗山,八○年代後,年輕人不願回鄉村種香蕉,鑑於市場不看好。如果外銷日本暢旺,年輕人會再投入,根本問題是外銷出路受阻。旗山溪洲蕉農幾乎是老農在場,種蕉成為夕陽農業。

 

3.香蕉的產銷:南部原種其他水果改種香蕉,最明顯的台東花蓮改種,沒有外銷,內銷市場飽和,加上豐收更慘。夏蕉產量多,是最盛產的時機,便逐漸崩盤,香蕉產銷失衡,每隔一陣子發生。香蕉盛產的滯銷,香蕉產量過剩,產地價崩盤,蕉價持續低迷。

 

4.香蕉的沒落:2300萬人口,內需供應能支撐台灣市場嗎?面對其他水果進入市場競爭,進口奇異果、葡萄柚、蘋果等也一併加入戰圈,香蕉面臨夾殺,加上產銷不健全導致農產品跌價,甚至崩盤。

 

5.農作登記預警:落實香蕉數量掌控,因為內銷每每在夏季滯銷,原因由於盛產豐收,但不定的颱風,可能損失的是他人,以為倒楣輪不到自己。響往改種香蕉者濟收益,有利可圖,才會改種,但往往生產過多的產銷失衡,保障農民穩定收入,才能保護蕉農生計。

 

6.強化外銷供應網:當吳振瑞「金碗案」發生後,當局採取處罰措施,外銷日本節節敗退,變成一趴,這個一趴,是旗山溪洲蕉農郭文明搶得先機,租地糖廠百甲大量種蕉,自己公司嚴格管理,在規格與衛生方面,全然符合日本進口商條件,因此,年年賺錢。

 

旗山溪洲蕉農劉吉和表示,一公頃土地種香蕉,政府的收購價格根本不夠成本,再算上人工費、肥料、農藥、豎柱資材費,至少得賠100萬元之譜。旗山蕉農卓文後指出,香蕉產地價格很不錯,從每公斤新台幣110元好價格,然後下滑到崩盤。手巾寮古德福老蕉農導覽,長期說香蕉與蕉農傳奇故事,對著一生種植的蕉田,從父祖時代的信心到灰心,他一度改種鳳梨,也沒甚麼獲利。旗山百年香蕉滄桑,深深感嘆昔日已遠。(註)

 

註:黃旭初編著《金蕉傳奇──香蕉大王吳振瑞與金碗案的故事》,屏東縣政府。

 

 

 

作者1950生,高雄旗山人。著有《歪打樂》《十八奇女》《蕉城滄桑》《蕉城人物誌》《李旺輝傳》等十多冊。繼葉石濤,鍾鐵民之後得「鳳邑文學獎」等。11月出版「顏秋雨傳」,並有30本書待出。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